包括新台灣國策智庫及一些民調均顯示,蔡總統施政滿意度低迷不振,其中20到30歲的年輕族群對她的不滿意度相當高,顯示支持蔡英文的青年階層正在流失。

這和民進黨執政後的立法策略罔顧青年世代的需求有關,蔡政府無法化解「青世代」的苦悶,反而讓社會充斥「仇恨、報復、反動、抗爭」,使得「青世代」成了「崩世代」和「厭世代」。對「青世代」造成不利影響的法律工程有不少。例如4年前的太陽花學運,雖是青世代不滿政治的憤怒展現,但執政黨一味挑選「民粹」議題,卻無力改變「分配正義」,加深了世代之間的無力感。

日前司法判決太陽花學運陳抗無罪,讓陳抗具有了一定正當性,卻反而加深了青年對於法治社會失序的恐慌。 在同婚合法化方面,執政黨並未考量循序漸進融合世代歧見,幾乎沒有留給《同性婚姻法》特別法的立法空間,反而以大法官釋字第748號宣布《民法》違憲,等於製造了更多的世代對立。在《勞基法》方面,進行兩度修法,一變再變的勞資立場,也未留給青年發言的空間。

在促進轉型正義方面,執政黨一再針對國民黨進行政黨鬥爭,連屬於青年組織的「青年救國團」也將其視同附隨組織,納入肅殺的行列。殊不知,救國團除了上一代的感情聯結外,至今它仍是這一個世代重要的活動場合;縱然過去國民黨執政時常從救國團甄補青年人才,然而這就是當時彌補世代鴻溝、符合「分配正義」而產生的做法,自有其時代的功能,與其打壓救國團,不如讓其轉型為「準政府」或「協助政府」的角色,落實青年服務。執政黨停滯的青年政策,留下了低薪、過勞、高房價的爛攤子給青世代,也難怪面對大陸發布惠台31條,能對青年階層起了召喚作用,這是自由市場競爭的結果,蔡政府一味責怪大陸也無法解決台灣所處的困境。

行政院對惠台31條提出8大策略因應,表示「涉及我國公權力之運作,對可能影響國家安全及傷害人民基本權益的措施,維持禁止。」其中包含禁止赴大陸投資基礎建設,也強調《教師法》規定公私校教師未經許可不得赴陸參與教育計畫、應聘。行政院做法顯然過於消極。 在國際競爭中,人才跨國移動、企業全球布局是必然趨勢,我們必須以更宏觀的角度,為台灣青世代做好「法律工程」,制定法案鼓勵青年有更多歷練的機會,以及更自由參與國際市場的空間。政府幫助下一代找到自信與方向,才能創造世代共贏,讓台灣有更美好的未來,而不是只為政黨的利益和選票來操弄青年族群,讓他們只會叫囂、潑漆等黑社會的伎倆,一再加劇社會世代對立。

資料來源

http://opinion.chinatimes.com/20180320004681-2621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