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首位裝甲司令官叛逃,加入在班加西街頭抗議的親屬的那一刻起,利比亞動亂的一個問題就揮之不去︰這是殘暴獨夫與民主反對陣營衝突、為了利比亞而戰的戰役,抑或根本上是一場部族內戰?這個答案恐決定利比亞動亂的發展與西方介入的結果。   西方國家希望在推翻格達費的民主革命旗幟下,藉由空襲使反抗軍得以團結起的黎波里西區的被動群眾。然而格達費已預測,此時的暴亂是東、西利比亞間部族之戰,結果不是他獲勝就是綿長的混亂。美國喬治城大學研究利比亞的政治學者蘇利文說︰「這是幾乎無解的關鍵問題,恐怕也令人十分詫異︰格達費下台後,才發現我們真正應付的是誰。」 反抗軍陣營也是派系糾結   目前在班加西的反抗軍政府的作為,讓人難以摸清其本質。他們的統治委員會由世俗化的專家群︰律師、學者、企業家組成,他們高談民主、透明、人權與法治,而當他們面對間諜嫌疑份子時,不是訴諸粗暴的部族正義,就是更為審慎的司法程序。   如同格達費政府,反抗軍委員會的行動充斥家族關聯,也一如利比亞國營媒體的主管,他們並不忠於真相,他們宣布不存在的戰地捷報,在關鍵據點落入格達費之手後幾天,還信誓旦旦的說仍在奮戰,並且極度渲染格達費的野蠻行徑。   對反抗軍民主承諾存疑的專家指出,在一九六九年格達費革命之前,利比亞幾乎不被認為是一個國家,它在前國王統治下分為三大區塊,每區分布許多半游牧的部族,報復性的部族謀殺與暴力是主要的正義基礎。雖然格達費努力將上述區域融合為單一國家,但他對撫平衝突文化所做無多,他下令他的革命委員會射殺革命的「流浪狗」,在鄰里廣場甚至是學校體育館公然絞死他的政敵。   歷史學家指稱,格達費也常助長許多部族的好戰文化,包括提供武器給撒哈拉部族以對抗查德邊界的其他族群,最近他提供中部沿海部族軍火,以對抗東部反抗軍。的黎波里周邊的反格達費示威堪稱和平,許多人透露,這是因為他們沒有快速取得武器所致。這與突尼西亞、埃及的示威行動截然有別。
(100年3月23日 自由時報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