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Generator: eWebEditor */
p.MsoNormal, li.MsoNormal, div.MsoNormal {margin:0cm;margin-bottom:.0001pt;font-size:12.0pt;font-family:”Times New Roman”;}
div.Section1 {page:Section1;}

/* Generator: eWebEditor */
p.MsoNormal, li.MsoNormal, div.MsoNormal {margin:0cm;margin-bottom:.0001pt;font-size:12.0pt;font-family:”Times New Roman”;}
div.Section1 {page:Section1;}
ol {margin-bottom:0cm;}
ul {margin-bottom:0cm;}

本會為保障廣大勞工權益,促進兩公約之落實執行,特於勞動節前夕舉辦「 兩國際人權公約與勞動人權研討會」,針對當天會議所討論之內容,進行紀錄及彙整。茲提出檢討與建議如下,供主管機關及各界卓參。

檢討與建議
立法院於民國98年3月31日三讀通過《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經濟社會文化權利國際公約》及其《施行法》;並經馬英九總統簽署後,於同年12月10日正式施行,使《兩公約》具有國內法之效力,同時《施行法》第8條規定,各級政府機關應檢討所主管之法令及行政措施,若有不符兩公約之規定者,應於施行後兩年內完成修訂。
兩公約簽署至今將屆滿兩年,勞工過勞死、派遣員工權益遭剝削、青年貧窮等問題仍層出不窮,如何落實《兩公約》之精神,重新審視國內勞動相關法規,保障國內勞工權益,俾與國際勞動人權基準接軌,值得政府與民間共同重視!
保障勞工權益是《兩公約》的重大議題,大致分為「集體勞動權利」、「禁止就業歧視」、「保障勞動條件」、「就業安全」及「社會保障」等等。茲就會中官方、學者專家及勞工界運動人士所討論之部分,提出檢討與建議。
一、 資訊不公開:
目前勞委會的政績很多是進步法令的修訂,但這些新法是基於何種基礎所修訂,或新法令頒佈後,實際的執行狀況如何,還有台灣的勞動現況等,都看不到勞委會的公開資訊。
這對於勞動界、學界及國際檢視台灣勞動現況造成很大的困難,也無法讓台灣勞動權益能夠有更好、更長足的發展。因為能夠提供資訊的必定為公部門,如果勞委會能夠做到更完善的資訊收集和公布,對於勞動相關的研究才能有更好的發展。
二、 基本工資:
臺灣現行基本工資為17,880元,是否足以維持勞工本人及家人的基本合理生活確實有疑問。誠如李處長所言,這樣的薪資要在台灣能夠養家活口基本上是不足的,應該藉由補強社會福利對於個人的支持,讓制度更為完善。藉由提昇基本工資的方式,讓勞工能夠獲得與消費水平相當之薪資固然重要,但社會福利等配套措施應由勞委會更積極與內政部商討,做一整體規劃。
三、 勞工保險:
目前尚未強制四人以下之單位需為員工保勞工保險,這部份應擴大保障。未雇用四人之單位的員工,多是中低收入,在台灣工會並不發達的情況下,要求員工自行參加工會代為保險,或自行保險,多會造成員工額外負擔,在經濟壓力下不願加保,發生職災時,便沒有相關的保障。強制投保應擴大適用範圍至每一位勞工。
四、 家事工作者:
家事工作者特殊的勞動處境,造成很多勞工保障措施上的困難,需要更細緻的討論及設想。如家事工作者適用對象多為弱勢勞工,法規上讓勞動條件由勞資雙方協商,易造成剝削勞工的現實狀況產生。目前勞委會以制定「家事勞動保障法」草案,已於今年報請行政院審議,立意良善,但細項似乎應多尋求民間團體其他有關周延保障條件改善之建議。
五、 集體勞動權利:
國內尚有教師及國防相關產業無法組織工會,而部分職業工會的罷工權尚在管制之列。政府目前開放工會成立的限制是一重大突破,但工會要如何在勞資協商中扮演重要角色,似乎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
許多勞動法規借鏡國外制度,將勞資協商作為一彈性空間,緩衝政府硬性規定可能無法一體適用的困境。但國內工會組織並不成熟、普遍,在勞資協商的過程中,並沒有工會作為強力後盾,使得單一或少數勞工需直接與資方協商,原本的機制無法保障勞工權益,反而變成資方變相規避法律規範的方法。
六、 平等與反歧視議題:
本次研討會的重要議題,分為幾個部分來討論:
(一)  法律層面:針對就業歧視禁止的法律規範,目前散落於各個法律條文之中,而彼此對於禁止歧視的罰則卻未能統一,造成適用上的混亂。而罰則也過於輕微,對於勞工沒有實質幫助,對於雇主也不造成嚇阻效果。建議可參考美國民事訴訟及懲罰性賠償的制度,讓歧視禁止達到確實的效果。
(二)  平等就業主管機構:目前各縣市皆有設立平等就業委員會,但目前看來僅有在台北市等都市較有實施成效,而其他縣市者則未能具有保護勞工免於遭受歧視待遇之責,甚至從未開會。勞委會應督促機構,確實達到設立之目的。另外為統整各地仲裁與保障可能大小不一之情況,應考慮設置全國性之平等就業委員會,作為整合主管單位。
(三)  勞動檢查:需要向勞動所確實提出自己的個人資料,造成檢舉者的巨大壓力,會擔心檢舉資料外流。而勞動檢查的結果應具體呈現,使民眾知道成效如何。
目前勞動界皆聚焦中小企業是否有做到禁止歧視的規範,但應從公營事業及大企業去做檢視,如果連具有帶頭作用、影響最多人的單位都無法確實做到禁止歧視,更遑論規模較小的單位。
七、 外勞議題:
因外勞在台狀況較為特殊,但目前沒有保障外籍勞工在台待遇之針對性法規,導致法律規範不明。
(一)工資微薄:外勞政策採「補充性原則」,意指本國員工無論薪資多高,皆無人有意願從事之勞動工作,引進外籍勞工作為補充勞動力。但當藍領外籍勞工引進後,卻始終只拿到最低基本工資,是違反「補充性原則」之宗旨的。
(二)  強制勞動:目前來台之外籍勞工,皆需將護照繳交至仲介或雇主處。在扣留護照的狀況下,無法讓外勞爭取應有權益,加上無法自由轉換雇主,導致外勞在避免失去身分及遭到遣返的狀況下,無法爭取自己的權益。基於人權保障,不應有任何人的重要身分證件被迫交出,尤其是有權利關係的雇主或仲介,這部份應有法律保障,使其享有一般台灣勞工皆有之基本權利。
八、 教育的重要性:
(一)  兩公約與勞動法之認知不足:兩公約在國內仍為少數學者了解的內容,更遑論實際運用;勞動法在國內並不在國考之列,加上勞動訴訟非屬高獲利,導致國內無論是司法官或律師對這兩者皆不熟悉,更難能夠依此規範保障勞工。在法律圈的教育及宣導尚有賴司法院、法務部及勞委會共同努力。
(二)  勞工的身分認同:受薪階級都是勞工,但常因中產階級具有較好之社會地位等,而沒有勞工的身分認同,進而不知道自己具有怎樣的權益,也不會想為勞工爭取權益。勞委會若能培養大眾的勞工意識,對於政策的推動,將會減少阻力。
(三)  文明教化:對於弱勢勞工的處境,應該讓更多民眾了解,不但擴大民眾對於人權關懷的議題,對政策推動亦才能造成社會共識,不只是覺得損失自身利益,而立時反彈。
(四)  跨部會之政策推行整合:目前許多勞動政策都需仰賴其他部會之協助、配合,在推行上遭受許多阻力。據聞勞委會未來將改組升級成勞動部,但原有之困難並不見得就因此消除,在橫向的部會整合上,需要勞委會有更確實的因應辦法。
九、    台灣與世界:
世界公民的社會責任,台灣資本、台灣跨國公司逐漸的轉移到東南亞、大陸等較未開發之國家。在這樣全球化的結構中,台灣政府不應只顧慮到自身利益,而放任台商對待他國的勞工。應透過例如縮減海外投資的額度,去確保台商在海外也確實做到保障勞工的措施;或要求曾在國內發生重大公安的公司,不可以移出海外設廠等措施,確保台商在他國同樣提供優質的勞動條件給他國勞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