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界有句俚語:「警察怕議員、議員怕流氓、流氓怕警察。」警員錢玉山執法時無端挨打,長官卻想要他向施壓議員道歉,以「息事寧人」,再次說明這種警察文化,令基層警察士氣大受影響。警改會發言人馬在勤律師痛批,基層警員嚴正執法,長官卻不挺自家人,還要向民代低頭,「要這種沒擔當的長官有什麼用!」

公權力淪交換利益
馬在勤指出,台灣縣市警局的預算落在議員手上,高階警官賣人情或給民代方便,已是多年陋習,造成民代動不動就拿預算要脅,「警方公權力淪為交換利益工具,很要不得,更令人厭惡。」馬在勤舉例,五年前高雄市警局交通隊為做公關,幫一名市議員抽掉數百張交通違規罰單,還幫忙關說處理市議員的選民酒駕,結果不僅交通大隊長等官警被判刑,連被迫抽單的基層警員也跟著遭殃被法辦;但警官拍馬屁、做人情的文化始終難斷。中華人權協會名譽理事長、律師許文彬亦指出,小警察依法執行公務,政府表揚都來不及,長官卻屈服地方勢力,「這樣的長官侵犯警員人權和尊嚴,更傷害國家行政倫理。」馬在勤建議,高階警官若要做人情,應自己去面對,不要拿基層警員擋子彈,更不該讓嚴正執法的小警察受委曲。
(資料來源:2012/5/10蘋果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