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庭正義自槓桿平衡始
作者/許文彬理事長
法庭程序的運作如何實現司法正義,攸關廣大人民的法律感情;法官和檢察官的角色扮演固有制度設計上的區隔,然而追求「毋枉毋縱」、或退而求其次「寧縱毋枉」,其執法的理想目標應是一致的。此所以立法者於刑事訴訟法「總則」編第一章「法例」,開宗明義就這樣規定:實施刑事訴訟程序之公務員,就該管案件,應於被告有利及不利之情形,一律注意。
今天在最高法院大廈門口,有澎湖地檢署吳巡龍檢察官跨海前來靜坐, 吾人對於吳檢察官以個人名義靜坐,勇於表達公益意見,相較於一般公務員每持明哲保身的保守心態,固然願予以正面的評價。然而其訴求之爭點,其實並沒有那麼嚴重到須要大動作地掀起一場司法實務界風暴。
因為現行的刑事訴訟法第一百六十三條第二項本來就是已經明定「法院為發現真實,得依職權調查據」。也就是說,法官有權主動調查事實的真相,不限於對被告有利或不利之證據。只是這法條加了一個「但書」,強調針對「維護公平正義」或「對被告之利益有重大關係」的事項,法官不可以不調查。
觀乎如此的文義解釋,其實法律是著眼於「找出事實的真相」,毋枉毋縱,讓法官不受限於「當事人進行正義」之概念,而得以主動介入證據之調查。而被批評的最高法院刑事庭總會議的決議內容,也只不過是針對前述法條的「但書」部分,作了「寧縱毋枉」的詮釋罷了。從而,只要法官們於執法之際皆能本乎職權把事實查清楚,根本不需要咬文嚼字地去爭論:「調查證據」究竟是法官的「權利」、還是「義務」?
倒是讓人從吳巡龍檢察官的大動作裏,警醒到當今司法實務界「檢察官角色」,是否真能恰如其份地扮演如他所訴求的公平正義使者? 今日吳檢察官靜坐訴求正義,正好可讓法曹諸公集體謙卑省思:徒法不足以自行,執法者們都應扮演好自己的角色!廣大人民正額首仰盼司法正義真正實踐之ㄧ日!
(作者許文彬為中華人權協會名譽理事長)
※本為轉載自2012/06/04 聯合晚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