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益世案 試煉特偵組
吳景欽/真理大學法律系副教授
行政院祕書長林益世涉嫌向地勇公司索賄,檢察總長黃世銘立即裁示,將此案交由特偵組為偵辦。如此明快的抉擇,確實該給予鼓勵,惟若從這幾年的辦案成績來看,特偵組恐得加把勁。
 在二○○八年二次政黨輪替後,特偵組最關注者,當屬阿扁無疑,而對一位卸任總統所涉及的貪瀆案件為起訴,不僅符合特偵組在對抗高層公務員貪腐的成立目的,也可豎立檢察體系不畏權勢、客觀公正的角色定位。惟特偵組對阿扁起訴的案件雖不少,但至現今,真正判決有罪確定者,竟只有龍潭購地案及此案所衍生的洗錢罪,但事後卻傳出證人指摘檢察官教唆的情事,而特偵組也毫不避嫌的,以查無實證為簽結,而使此案留有相當瑕疵。更讓人納悶的是,對於阿扁的案件,竟還有遲至今年才起訴或仍在偵辦者,如此的訴追效率,實讓人不敢恭維。
 又如對邱義仁涉及的侵吞外交經費案,特偵組當初亦是大張旗鼓的偵辦,但在經兩個審級判決無罪後,由於《刑事妥速審判法》第九條第一項的規定,即只要第一、二審皆判無罪,則只有在判決所適用的法令有違憲或違判例下,才可上訴第三審,這代表檢方上訴成功的機率,可說是微乎其微,本案終將以無罪判決確定。如此的結果,要非是檢方濫訴,即是其未盡舉證之責,不管何者,皆必然對檢察權的威信造成損害,並使應保持中立的執法機關陷入不必要的政治漩渦中。
 而除了泛扁案的訴追外,特偵組在其他案件的表現,實屬乏善可陳,勉強可提起者,當屬對於江國慶冤罪的咎責案,但此案在經過特偵組全面調查,且藉由新的DNA鑑定技術,而找出新事證來證明江國慶確屬冤罪後,對於陳肇敏等人的刑事責任,卻以追訴權時效已過或罪證不足等因素為不起訴處分。此案雖經高檢署發回北檢續行偵查,但至現今已快整整一年了,仍遲遲未有下文,又讓人對檢方的公正性產生極大的懷疑。
 所以若從這幾年特偵組的「戰績」來看,實難給予高度肯定,而在此次媒體所爆發的案件裡,涉案者雖位居行政院祕書長之職,但其並非屬於《法院組織法》第六十三條之一第一項第一款所列的院長或部會首長層級,惟基於如此的高位及其所帶來的影響,檢察總長仍可依據同條項第三款,以有涉及重大貪瀆為由,而指定特偵組為偵辦。因此,於法、於現實,如此的指定確實有其必要性,也是特偵組擦亮招牌的好機會。
 只是此案的發生地在高雄,所以高雄地檢署亦已簽發他字案為偵查,而行政院政風處基於自律自清,亦將此案呈報廉政署,則在不久,亦可能有駐署檢察官指揮廉政官為介入。這雖然突顯出,肅貪機關對此案的高度關切,卻易出現多頭馬車致造成力量分散的狀況。尤其是此類案件,涉案者往往位居高位,即便已經下台,仍可能利用其影響力來阻礙偵查,而使相關證據因此消失或被隱匿,若肅貪機關各自為政,不僅力量分散,更會喪失蒐證的黃金時機。則如何基於檢察一體,整合這些人力與資源,而能有效率的為肅貪工作,正考驗特偵組的智慧能力。
 對於檢察總長明快果決的,將行政院祕書長所涉嫌的貪瀆案件,指定由特偵組為偵辦,確實該給予一定掌聲。不過各界更期盼肅貪的效率性,若當事人有罪,自應全力為論告與定罪,以免使人產生僥倖心理。而在強力肅貪的同時,更不能罔顧人權保障與無罪推定原則,若當事人真屬無辜,亦須能儘速還其清白。惟有毋枉毋縱,才不辜負人民對於特偵組的殷切期待。
 (作者為真理大學法律系副教授)
※本文轉載自2012年6月30日 中國時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