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讀正修科大運動健康與休閒系的雲林縣籍舉重選手許淑淨,勇奪奧運銀牌,單是學校就送出百萬獎金加專任教練職務,讓她無後顧之憂;高市籍舉重選手黃釋緒也有奪牌機會,但比較高市府只編四十二萬元的奧運銀牌獎金,也無工作保障,明顯比正修矮了一大截,引發議論。
促修獎助法 納入工作保障
游泳教練梁國禎感嘆說:「穩定ㄟ頭路比獎金擱卡重要啦!」他強調,別說選手,連為高市培育人才的約聘僱教練都「苦哈哈」,得擔心隨時遭裁撤。
他疾呼市府儘速修改體育獎助辦法,將工作保障納入,以凸顯政府的關心,並將人才留在高市。
即將在八月一日出賽的女子六十九公斤級好手黃釋緒,也被評估十分具有奪牌希望,舉重界人士轉述黃釋緒的心境強調,雖然第一銀行很照顧她,但她非常希望在高市擔任專業教練,將所學傳承給下一代,就像許淑淨的恩師吳奇宸一樣,為雲林縣培育出奧運銀牌選手。
因此,舉重界鼓勵黃釋緒務必在奧運好好衝刺,奪得獎牌後,盼能促使高市府加速修改獎助辦法,保障教練及選手的工作權。
高雄市體育獎助金發給辦法規定,凡設籍高市兩年以上選手參加奧運,頒發參賽獎金三萬元,奪得金牌的獎金為七十二萬元、銀牌四十二萬元、銅牌三十萬元、第四名十八萬元、第五名十萬元、第六名八萬元。
金牌獎金加碼 銀牌銅牌未知
市長陳菊月前到左訓中心慰問選手時,特別將金牌獎金提高到一百二十萬元,但銀牌及銅牌獎金是否跟著提高,陳菊未當場承諾。
高市體育獎助金問題早在今年四月的全國身障運動會時,就被教練、選手及家長詬病,市府以「財政拮据」、「將全盤檢討」回應。
(資料來源:2012/07/31 自由時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