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月二十五日專程拜訪泰國獄政廳處長雷娃康女士,話題圍繞在我國在泰國監獄服刑的七十八位同胞的身上,甚至那些未來可能增加的不知名的台灣同胞。三月三日在我返國之際經駐泰代表處鄭博久代表特別安排、張副組長泰來陪同下專程赴曼谷中央監獄探望八位重刑犯,刑期最輕者判三十三年,其餘均被判無期徒刑,八位中服刑最短者三年,最長者已長達十八年、九年甚至二十年。這是我去年三月接任協會秘書長之後,詳閱歷年有關「泰囚案」的陳情資料,讓我既震驚又哀痛的事情。然後我分別邀請陳情的家屬一一懇談,並分別拜會監察院、法務部、立法院尋求政府部門可能的援助。近幾個月曾經連續接到受刑人連署的信函,希望我有機會到泰國探監,我直覺的反應是,他們有太多信中不方便說的話要「講清楚說明白」,促使我決意要親自去探望他們。結果他們用「男子漢大丈夫」不輕流的熱淚來迎接我,並用熱淚潸潸依依不捨送別了我,讓我內心百感交集,步履沉重不已,我不知道「後會有期」會是多久以後?也不知道下次何時見面,有那些人依然健在?雖然是初次見面也很可能今生永別,坐在回國的飛機上,我心隨著雲層起起伏伏。

基本上這些受刑人反應獄中生活條件不佳、衛生醫療設備欠缺重病無法保外就醫,甚至遭受次於其他國籍受刑人的不公平待遇,希望政府及人權團體能向泰國政府反映改善。尤其泰國與二十餘國已簽署外籍受刑人遣送回國服刑之協定,服刑四至八年即可遣送回國服刑,受到自己國家監獄及法律較好之處遇,這些都是此行與泰國獄政廳官員協商之重點。

在協商過程中,本人先表明由於中國人權協會長期接到受刑人及其家屬的陳情,訴說種種不合理、不公平的處遇,事實如何有待深入瞭解,因此請獄政廳說明,如有檢討改進之處請站在人道立場、人權保障之考量儘速改善,以免影響泰國形象。同時並表示本案陳總統、呂副總統極表關切,本人在去年十二月九日總統府人權茶會中亦曾特別提出報告,為維護兩國人民之友誼希望泰國獄政廳對我國受刑人避免有「差別待遇」之情事。由於國內媒體一再披露國人在泰國司法、獄政上受到不公平待遇,社會大眾亦有蘊釀向政府反映拒絕泰勞入境之反對聲浪,為免情勢惡化希望儘速獲得合理之改善。在協調過程中氣氛尚稱良好,本人亦介紹我國獄政進步之措施並主動邀請獄政廳來台參觀訪問。初步達成以下共識,可謂獲得重大之進展:

一、 以往受刑人家屬須探監才能寄存現金轉交受刑人,此後可在台灣直接匯寄駐泰代表處專戶並按月專人送達。

二、 遇有重病或及急病,由駐泰代表處會同獄方二位戒護人員戒護下可保外就醫。

三、 遇有特殊節慶或特別需要,可由駐泰代表處派員攜手機供受刑人與在台家屬通話。

四、 如台灣醫師義診團願意為受刑人健康檢查可由駐泰代表處專案申請。

五、 同意放寬台灣受刑人家屬探監時間。

六、 台灣與泰國因無邦交故無法簽署以國家為主體之協定,但若循其他方式達成遣返服刑,獄政廳樂觀其成,但權責機關為該國外交部。

此行終能獲得重大突破,實有賴於鄭代表博久、張副組長泰來全力支持,以及陳總統、呂副總統長期以來的關心,外交部及法務部給予最大的幫助,足見政府在「泰囚案」負責、積極的態度。改善監獄內處遇只是一小步,未來仍要在如何早日實現遣送回國服刑方面積極努力,讓泰囚窗外也有一片藍天!不要讓流落他鄉異域的同胞,有生為台灣人的悲哀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