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法是國家社會公理正義的最後一道防線,因此必須堅守公正廉明的要求,使是非分明、善惡立辨,才能確保社會祥和安定、國家長治久安。

民國八十二年十一月間,由於解嚴後,民主改革浪潮興起,許多年輕法官倡導司法改革,要求「法官自治」,藉此營造一個無障礙的審判空間,確保憲法賦予法官的獨立審判空間。當時司法院適逢新任院長施啟揚就職,乃立即成立司法改革委員會致力司法改革,民間人權及司法團體以及專家學者,亦相繼提出許多興革意見,形成全國關心司法改革之風潮。八十八年翁岳生先生接任,當年七月間舉行的「全國司法改革會議」,更是歷年司法改革活動之最高潮,會議達成四十餘項共識,成果豐碩,輿論對行事作風一向沈穩內歛的翁院長頗為刮目相看。

基本上,司法改革長期以來都偏重「制度面」的改革,以致在「倫理及心靈」層面略感不足。因此,「司法革新」必先「革心」,否則一味「求新」而思想上、觀念上及作風上不能「求變」「求好」,司法雖有所「變革」,但變革的結果未必「變好」。司法改革的真正重點在於「去弊革訛」,不是為改革而改革,司法改革要改的不是形式上的變動而是心靈上、倫理上的脫胎換骨,真正的大澈大悟,「從心變革」,這才是實質意義的司法改革。

「徒法不足以自行」因此司法改革成敗之關鍵在於司法人員 能否自治與自律,「制度固然重要,人才是根本、人才是關鍵」,因此重建司法倫理、整飭司法風紀,更需經驗的累積與經驗傳承,實為司法改革首要的工作之一。

近來由於少數不肖司法人員貪贓枉法,違法犯紀導致司法風紀敗壞,其傷害司法威信莫此為甚。今後宜從治本、治標兩者「雙管齊下」。其治本方面,應加強培養司法同仁的「廉潔守法觀念」,使司法同仁人人潔身自愛奉公守法。治標方面則採取「霹靂手段」,對操守不佳、違法亂紀之人,詳加調查之後,「壯士斷腕」以澄清吏治,相信司法風紀必可收立竿見影之效。

日前法務部委託政治大學選舉研究中心,針對民眾對政府廉政觀念統計調查之結果,政府雖大肆宣揚掃除黑金績效,但去年三月、十月兩次的總體分別部分別為四十五點八分、四十五點三分,與及格分數六十分尚有一大段距離,因此,民眾對政府廉政有非常高的期望,希望法務部能根據此項調查,由檢察、政風及保護三個司級的單位積極研擬因應對策。

另外,監察院也於日前通過對五位司法官彈劾案,就喧騰一時的匯豐證券掏空案,爆出多位司法官員為龍馬高爾夫球隊隊員,並與證券商陳謙吉往來密切,於上班時間買賣股票,不分司法官尚涉及鉅額金錢借貸,顯已嚴重違反公務員服務法,業經監 察院彈劾移送公務員懲戒委員會審議,希望能做出妥適之議決以整肅官箴然而亦有司法同仁指陳,另有高階司法官涉案反而未受懲處似為選擇性辦案,令人遺憾。

其他尚有股市聞人黃任中疑遭司法黃牛勒索上億元公關費案件,經OPEN週刊獨家報導之後引起司法院及法務部嚴重關切,日前臺北地檢署開庭,黃任中供稱八十七、八年間,陸續有四人曾針對他捲入台鳳案一事,表達「不尋常關切」,甚至直言需要「花錢打點」,疑有司法人員介入,他指出接觸的四人,分別是其鄭姓女弟子、已投資股市為業的許姓男子,某知名餐飲業者石姓男子,以及一名任職時代證券、專門為黃任中處理股票交易事宜的梁姓女營業員,令檢方感到不尋常的是,上述四人並未否認曾於八十七、八年間和黃任中見面,甚至不諱言曾談及相關問題,因此,該案是否有司法人員介入已經深入調查中。尤其有人竟能「預測」專案小組的偵查動作,且事後證實完全吻合,更令人感到不可思議。

猶記得司法院翁院長就職伊始,聲言致力於「建立一個富有人性溫暖的司法」,可謂掌握了當前司法改革之重心,然而言者諄諄聽者藐藐,筆者最近接獲讀者投書反映,部分法院主管人員膽大妄為,欺下矇上,目無法紀,並濫用職權施行「白色恐怖」進行排除異己之整肅行為。其具體事件有:某北部法院編制外留用之政風主管,經常中午外出打球,逾時上班被司法院及法務部政風單位查獲之後,編造謊言謂係經先後任首長特准上班打球,並由工友長期代簽到,雖經查獲考績依然考列甲等。亦有某位政風主任並未值班,私下委由其他機關政風人員代為值班,竟向所屬機關長期申領值班費,疑涉冒領行為,其又涉其他違法犯紀情事被人檢舉,不依法務部規定予以迴避,反而自任其被檢舉案之調查人,涉嫌利用職權勾串證人偽證之後,自行移送檢察署,進行人權迫害,逼得被害人差一點想不開。上開情節如果屬實,則司法改革仍有一段很長的路要走。更何況阿扁總統在二月二十五日接見加拿大高階司法人員訪問團時表示,民主改革中,司法扮演重要的角色,也是國家民主化程度的重要指標,然而司法本是伸張正義、保障人權的重要一環,司法風紀攸關司法人員之紀律,而人權保障又是司法人員的首要工作,司法人員應該是人權的捍衛者不是侵害者,因此,司法風紀之整飭,關乎司法改革之成敗及司法形象之良窳,殷盼司法當局重視少數具體個案之糾正,使司法能向上提升避免向下沈淪,則國家人民幸甚!

〈本文曾發表於Open Week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