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外界視為陳水扁總統智囊團的財團法人「台灣智庫」於十二月三十日正式成立,多位產官學界領袖到場祝賀。阿扁總統致詞期許台灣智庫進行人才與資源的整合,提昇知識能力並與世界精英交流,動員民間「培養未來世代治國人才」,他認為,台灣在全球競爭中得以立足就是倚靠大量優秀人才,智庫最重要的使命就是培養人才,智庫就是人才庫。「中興以人才為本」所以真正的人才要為國家所用,才不會有人才虛耗之憾。

由於台灣智庫帶有濃厚綠色色彩,因此成員指出,目前已經展開的數十場論壇討論中,刻意排除政黨人士、工商大老,而是改由近年來回國或海外研究的學術、教育界人士參與實際內容的討論,最大特色是年輕化、國際化。並強調將以最迅速的方式傳達給政府機關參考。台灣智庫做為知識與政對策對話的平台,積極參與各項公共政策研究、制定與推動,對政府提出專業的對策與建言,不做「書生論政式的清談」。

根據所公布的發展方向來看有四個重點,包括建構台灣未來的發展方向;推動政治及社會改革;吸收國際思潮;提昇台灣國際地位及國際參與。台灣智庫之成立,應該可以與國民黨的智庫良性互動、良性競爭。

但站在學術中立、書生報國的立場,參與的各界精英是跨領域的結合,這種結盟合作不受政府政策的影響,智庫在政治立場 上有價值的選擇,因此在政策研究上是獨立於政黨於政府之外,不要成為「政治的附庸」,甚至淪為阿扁總統專用的「御用工具」,這是台灣智庫未來建立公信,首要釐清的角色。所幸智庫核心人物亦有此共識。

對於台灣智庫的成立,自人令人聯想到聞名的美國智庫如傳統基金會,在政治立場上保持超然獨立,研究亦獨立於政黨與政府之外,故能獲得政府與民間的信賴。因此國人寄望台灣智庫之成立,能與歐美先進國家之智庫並駕齊驅。並且與網羅國內相當多社會精英之國民黨智庫共同為國家尋找有利方向。

美國一位偉大的詩人與神秘主義者,更是一代散文大家梭羅(Henry David Thoreau)在一八四九年五月發表一篇有名的文章「不服從論」(Civil Disobedience)曾強烈反對權威與政府。這篇文章發表時並未引起太大注意,但在百年之後,不僅有千千萬萬人的個人閱讀,而且影響了千百萬人的命運。一九O七年流傳到一位旅居非洲的印度籍律師甘地手中,此人即為日後印度國父一代聖雄甘地。梭羅在「不服從論」中表示的基本信念是:國家為個人而存在,不是個人為國家而存在。國家無權強制人民去支持不公不義之事,那是違反道德自由的。人類的良心應該永遠是他自己言行思想的最高指南。同樣的,知識份子的良心應該永遠是自己言行思想的最高準則。

梭羅曾兩度安居在被人尊為「美國孔子」好友愛默森(Ralph Waldo Emerson)家中,在那兒梭羅結識了屬於「超越俱樂部」(Transcendental Club)的會員,而且很積極的參與當地有名 團體的各種討論,結交了許多作家和思想家,愛默森對梭羅的才智思想的發展影響很大,當地社團成員也給他相當大的觀念,啟發良多。我們希望台灣智庫或國內相類似的組織,都能夠為民喉舌、作為政府的諍友。希望結合更多的思想家為現代與後代的子孫找到安身立命的處所,而不是舌辯滔滔,爭權攘利。

個人是不能脫離國家而存在的,但個人如將國家視為敵對的政治實體也是落伍的想法。尤其二次世界大戰以後世界各國紛紛以「福利國家」造福人民為施政目標,因此國家不能以壓制個人的自由權利,個人亦不能以私害公,事實上有許多問題絕非個人或政府的獨力所能解決的,有待結合民間的智慧力量才能水到渠成。

〈本文曾發表於「台灣日報」、「國政評論」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