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前的我,還是一個喜歡流連在籃球場與學生社團裡愛作夢的毛頭小夥子。在專科畢業前的那一年,才開始窩在圖書館裡囫圇啃食著書本,期盼著能夠插班大學繼續學習自己有興趣的東西,至今依然難以忘記當時的那種心情,那是一種似乎迫不及待地要去探索世界和追逐夢想的的渴求。雖然當時只想說,如果能夠大學畢業找份自己喜歡的工作做做,便應該會心滿意足了吧,並沒有想像到自己有一天會居然能到國外唸碩士班,甚至有機會長期在海外從事人道援助工作。如今,十年過去了,也逐漸更瞭解自己,自從踏出了自我選擇的第一步後,接下來的每一個步伐或許總會有些挫折,且前方的終點似乎仍然遙不可及,但心理卻很篤定這就是自己要走的路。

2004年初,在泰國已度過十數年頭的TOPS前領隊林良恕,與泰國籍甲良族的Sawoo攜手步入禮堂,並定居在泰緬邊境的這個小鎮,實現要陪伴甲良族群度過一生的承諾。而我則接下了良恕姐所交下來的棒子,開始擔任泰國工作隊負責人一職,即便自己曾經擔任過一年期的TOPS海外志工,從良恕姐和工作同仁身上學習了許多事情,但在接任前後仍然感到相當地惶恐不安,由於自己過去所學習的是社會學領域,對於難民協助事務和泰緬邊境狀況可以說是非常的陌生,且自己的各項能力仍有所侷限,因此深怕自己無法勝任這個職務。成為領隊之後的這些日子以來,不但得要參加大小不斷的會議,還得要執行方案規劃、計劃評估、工作報告,以及預決算等工作任務,我也唯有認真地面對接連而至的挑戰,並且在眾人協助下尋找出解決問題的途徑。老實說,自從開始獨當一面領導團隊和執行計劃後,一股壓力至今仍有如塊巨石般沉重地壓在自己的肩頭上。

不過,真正要感激的是,由於泰國工作隊的所有工作同仁,對於工作的執著態度與認真付出,以及對於我這個新領隊的全力支持,讓我逐漸累積起信心並能夠全力以赴。因此,我們透過定期性內部的討論與分享聚會,不但將服務經驗隨時進行整理與反思,也促使團隊彼此間更加親近,並且得以將長期性的工作方向逐漸釐清和確定。同時,我們也深信在眾人的團隊合作之下,將能夠順利執行並改善各項援助發展方案,藉由服務的介入與夥伴的參與,將可促使受助對象建立起自信與自立自助的能力,最終得以脫離貧困的窘境。

2004年至今,在偏遠泰鄉村發展計劃部分,由於多年來TOPS透過持續的教育援助和社區發展工作,不僅建立起與8個服務村落的緊密夥伴關係,還逐步將公部門和其他組織的資源導入村落,評估在未來兩年內,地方教育部門和社區將有能力獨自經營這些山區小學,繼續提供甲良部落的基礎教育服務。還有TOPS去年和今年分別在兩個村落所推動的小型水力發電計劃,雖然今年六月份由於大雨沖刷而造成部份設施的損壞,但村民們卻能夠自發性地運用社區的力量,成功地修復損壞及擔負起維護發電設施的責任,這份社區自我動員的力量展現,更讓我們深信社區參與式的援助發展工作之必要性。此外,泰鄉村計劃負責人Watit更於年初順利當選跨組織的泰鄉村援助發展協調會議主席,負責定期召開工作會議,並且協調各國際組織的服務資源,至今已協助改善多所公立小學的硬軟體設施。關於高等教育獎助方案,九位甲良族大專學生不僅能夠自我管理生活,並且在宿舍裡自行耕種菜園和蓄養家禽,再者,學生們也利用寒暑假至偏遠甲良部落從事社區服務活動,學生們也都許願在畢業返鄉後將努力成為教師或村長,以為族人服務與族群未來而努力。

在難民營援助計劃部分,TOPS持續在難民總數近八萬人的Mae La、Umpiem Mai和Nu Poh三個營內,協力營內自助團體-甲良婦女會(Karen Women Organisation, KWO)經營34所學前幼兒學校,共聘任並訓練187位營內難民成為幼教工作人員,提供學前教育、幼兒照顧與營養午餐等服務給3700餘名3至5歲幼童。另外,近年來在泰緬邊境的甲良村落新設置不少的社區幼兒中心,但由於泰國公部門仍然較忽視幼兒發展的重要性,並缺乏完善的幼教協助系統,在TOPS今年進行的田野調查中發現,幾乎所有的幼教工作者皆缺乏相關的訓練和督導,教學和照顧的品質仍相當低落;同時,調查結果也發現,由於近年來大量的緬甸民眾以打零工或受雇於工廠的方式紛紛移居泰境,造成這些緬籍勞工多無力照顧自己的子女及不具有合法居留身分,這些孩童也完全無法獲得任何泰國公部門的服務。當這些偏遠地區的村童以及移工子女在缺乏完善照顧與教育之下成長,他們的未來將可能是更加無法脫離貧困的生活。

因此,TOPS以多年來在難民營內舉辦學前教育的實務經驗,加上蒐集相關資料和吸收理論知識,並開始著手使用甲良文編撰學前幼童發展的基本概念書籍,以及融入當地文化與利用當地素材之教師工作手冊,並且計劃將於明年翻譯成泰文及緬甸文。目標在於發展出一套適合泰緬邊境地區的學前幼兒發展的實用參考書冊,並計劃於未來透過師資訓練、研習舉辦與教案發展的方式,來提昇泰國社區型幼兒教育的品質,以及協助移工社區建立起幼兒照顧的機制,更期盼不久的將來能夠將這套書冊與操作方法提供給至緬甸境內的貧困村落。我們期盼將來能夠協助在地夥伴成立甲良兒童發展基金會,並且扶植甲良族群具備自行經營的能力,並提供泰緬邊境的所有甲良孩童一個永續的照顧和教育。

雖然這條海外援助的路途依舊漫長且困難重重,但我們卻不會感到孤單, TOPS與許多的在地團體已成為好夥伴並協力合作,同時也得到了許多來自台灣民間社會的協助與支持。今年4月,中原大學資訊系吳肇銘主任親自到泰國工作隊評估合作服務方案的可能性,並在TOPS的協調下,同Tak省教育廳順利地簽署正式合作備忘錄,允諾將派遣學生志工及提供硬體資源進行「縮短數位落差服務方案」,以長期協助來提昇泰緬邊境資訊教育的品質。暑假期間,一群來自台灣的原住民大學生和公共電視原住民新聞雜誌的記者,至泰緬邊境與甲良族的青年團體進行文化交流活動,不但擴展了自身的國際視野和瞭解人道援助工作,同時也分享了台灣原住民的族群發展經驗,誠如一位政大民族所學生所言:「台灣原住民已經有力量到海外參與其他少數民族的發展歷程。」9月初,感謝政治大學幼教所徐聯恩所長的熱心促成,國花文教基金會蔡葉偉博士與其夫人朱芳美園長在百忙之中抽空至泰國工作隊,主持為期一週的幼童發展議題之研習課程,毫無保留地分享他們二十年來的豐富經驗,讓所有工作人員皆獲益良多並增進專業知識。我們真的非常感謝這些來自台灣的熱心協助,最讓我們感動的是,這些來參與過的朋友都認為這已是個長久的友誼,並且還熱情邀請泰國工作隊的工作同仁前往台灣參訪和學習。

此外,台北辦公室同仁文卿在這數月來盡心盡力地在台灣協助各項聯絡事項,並且積極地尋找各項協助資源,始終扮演著泰國工作隊最佳的後勤支援夥伴,讓我們得以順利地推展各項援助服務方案。還有,自今年初來到泰國工作隊擔任一年期志工的台大社會所博士班學生-趙中麒,不但分擔許多的行政事務工作,並且長期進行關於甲良族群的田野研究,還計劃明年將以攝影展的方式向台灣民眾述說甲良族群的故事。對於我自己而言,來到泰緬之後的600多個日子裡,得到了許多人的幫助而不斷自我成長,在參與援助發展工作的過程中,尊重以及關懷所有的生命,雖然如今的我已經不再是當年的毛頭小夥子了,但喜歡作夢的心卻沒有任何改變,就是因為愛作夢才深信將會有「世界和平」的那一天,並且會一直努力去過著築夢踏實的生活。

泰緬邊境至今仍是缺乏穩定政經體系的地區,泰籍甲良族群努力增強自我來面對主流文化及現代化的衝擊,成千上萬的緬籍甲良人民離棄深愛的家園只為尋求一頓溫飽和棲身之處,且緬甸境內依舊充斥著戰亂殺戮和百姓流離的情景。在這裡,常可輕易地感受到這群人的悲困處境,但也同時體會到他們不斷展現對於生命的那份堅韌,因此,TOPS要做的且一直在做的則是與這群朋友的相互扶持和陪伴成長,期待將來有一天他們能夠以自己的力量過著安居樂業的生活,泰境邊境的孩子們不再重複著他們父母所經歷過擔心受怕和飢餓貧困的日子,而是要健健康康地成長和無憂無慮的學習,也能夠如同世界各地的兒童一般有個美好未來。

 

最後,最要感謝的是長期來默默伸出援手的台灣民眾,由於您多年來的資助和支持,TOPS才能夠得以持續幫助這些貧困無助的孩童,並且要與您共同來允諾這些孩子一個更美好的未來願景。近四分之個世紀的日子,TOPS堅持了下來,長期在中南半島這塊傷悲的土地上扶助著遭受苦難的朋友,只為了一個最單純且真摯的信念—愛與關懷並沒有國界之分,相互扶持是人性最真善美的展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