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世界和我的世界有很大的不同我知道,

但是我們都要好好地生活,

如果我們在世界的哪一個角落碰了頭,

再來聽聽彼此的生活,一起分享生命中的美好…

雖是打著志工服務團的名號,但我卻從一開始,就不敢奢望自己能在短短14天中,帶來多大的幫助貢獻,一直到這趟旅程完全落幕,回想起來,我也的確沒有在改善他們的生活上,幫上一點忙;真的能夠說的上提供了實質助益的,是義診團的服務人員,以及長期關心這片土地上的需要的TOPS,或是許許多多深入災難貧苦地區的NGOs。相較之下,我們這種短暫的停留、走唱藝人的表演,可能只是增加他們生活的娛樂吧!

然而,這個活動所賦予我們的責任,也許本就不是期待我們扮演救助者的角色,而是希望我們打開心胸,去接觸其他的文化,給自己一個機會體驗生命的不同風貌。在數天和山上居民朝夕相處下,常常會有「啊!原來他們是這樣的生活著…」的神奇感受,不同的空間與時間背景,文化發展的異與同卻有了蛛絲馬跡可循。

其中性別角色的模糊,是我感受最深的文化差異,甲良族是母系社會,都是男生嫁到女生家,家中精神地位最高的象徵是奶奶,但善良團結的甲良族,並沒有因此造成「男卑女尊」的相對地位,反而是在家事責任、家務決定權上,男女有非常平等的工作和聲音;常常看到背著小孩或唱搖籃曲的爸爸,媽媽則砍柴下田、也會對公共事務提出意見,在甲良人身上,英勇和溫柔是同時存在的性格,因時因地而展現,而不是性別特質,不是社會眼光造成的束縛。

而在另一方面,他們的生活除了較為簡陋外,似乎又可以看到一些自然形成的文化特質,是我們所熟悉的。像是在家裡寒冷的人家,圍著火爐取暖、一人一口酒象徵感情的傳遞、男子具備蓋房子,女子學會織布的生活技能才能成家立業、有肉食先給家裡的小孩和客人吃,這些現象在許多文化中,都是共通的!文化,其實是人類多年累積傳承下來的,也許在不同的環境下,發展出不同的結果,但是卻不必心存比較;從我們參與他們的生活,懷抱善意感受他們的世界,我接收到他們對於不同文化背景的我,也是用一種寬容開闊的眼光來看待,這種美好的感覺,如一道暖流,溫柔的深深的流過我的心。

我多麼希望,世界上的文化相遇的時候,都能不要考慮利害關係,也不必硬要將自身的主流價值觀,加在別人身上,只要能懷有一顆善意的心,彼此願意去聽、去了解,讓經濟優勢、宗教優越感、軍事立場這些界線都消失於無形,那麼就可以避免很多紛爭了。讓世界上每個角落的人都能好好的生活,相遇的時候也好好的分享生命中的美好,是多麼美麗的願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