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立台灣師範大學社會工作學研究所
彭淑華副教授

兒童福利的發展與當時對兒童之理念、經濟、社會文化背景有很密切相關。自西方早期歷史觀之,兒童歷經兩個「非人」時期,一為史前時代至西元四百年之殺嬰(infanticide)階段,亦即社會接受「殘害嬰兒生命」之事實,羅馬律法亦不認為殺害小孩是謀殺行為。其二為四至十三世紀之遺棄(abandonment)階段,兒童被賣為奴,或甚至被害行乞(周震歐主編,1995;彭淑華等,2004)。直至慈善事業逐漸成長後,兒童之悲慘歲月方才獲得重視,開啟了對於兒童福祉重視之路。

余漢儀(1996)回顧美國歷史上之兒童發展,指出兒童保護歷經傳統觀點(traditional view)、保護觀點(protective view)至解放觀點(liberationist view),亦即自父母為孩童的自然保護者演變至國家對兒童的保護角色、終至主張兒童應被賦予獨立個別之法定權利。Harding(1997)則自政府對於兒童照顧的發展取向,探討政府與家庭分工觀念的改變,將兒童照顧政策取向分為:(1)自由放任主義及父權制(Laissez-faire and patriarchy)、(2)國家干涉主義及兒童保護(State paternalism and child protection)、(3)尊重家庭與雙親權利(The modern defence of the birth family and parents’ rights)及(4)尊重兒童權利與自由(Children’s rights and child liberation),目前已朝向以家庭為基礎或以家庭為核心之兒童福利實務工作,支持家庭之政策理念仍持續被執行,而尊重兒童之權利與自由觀亦相繼被倡導(彭淑華,2004)。

壹、兒童人身安全政策

政策(policy)是「執行行動的指引,是一個人、團體、或政府在固定的環境中,所擬定的一個行動計畫」(林水波、張世賢,1991)。社會福利政策屬於公共政策之範疇,為政府選擇從事或不從事(choose to do or not to do)與民眾生活福祉相關之任何行為皆稱之(DiNitto, 2000)。由上可知,政策即是指導行動的一套準則、行動方案、任何之計劃措施或作為。

兒童福利政策為社會福利政策中之一環,是一套謀求兒童福祉的方針或行動準則,旨在促進所有兒童的身心社會福祉。狹義而言,兒童福利政策係針對兒童的問題及特殊需求來提供服務,如孤兒棄嬰、經濟弱勢家庭兒童、受虐及受疏忽兒童等,使有利於兒童的成長與發展;廣義而言,兒童福利政策係指涉一切能影響兒童福利的活動和政策立法,從衛生、教育、國防活動、義務教育政策到童工立法無所不包(余漢儀,1990;彭淑華,1995)。此處所指涉之兒童人身安全政策主要在狹義的兒童福利政策範疇,且侷限於對於兒童受虐或受疏忽之保護政策。

目前大多數國家對於兒童福利政策之發展,仍然偏向於尊重家庭與雙親之權利,亦即認為政府應採取支持與維繫家庭完整性之觀點,提供家庭支持性服務方案,以滿足兒童發展之需求,保障兒童之基本權益。我國有關兒童人身安全政策的立法,亦可看到背後的精神仍強調尊重家庭與雙親之權利,如兒童保護個案仍以維繫完整家庭為原則,除非窒礙難行或危及兒童之相關權益時,方才考慮將兒童移出家庭,進行家外安置或長遠規劃之議案。

有關兒童人身安全政策部分,目前主要見諸於「社會福利政策綱領」與「兒童及少年福利法」,以下即分此二方面探討如下。

一、「社會福利政策綱領」之兒童保護政策

行政院於九十三年二月修正原於八十三年訂頒之「社會福利政策綱領」,並在配合相關社會、經濟、政治情勢改變,以及福利發展趨勢,特別強調下列具體原則,包括:人民福祉優先、包容弱勢國民、支持多元家庭、建構健全制度、投資積極福利、中央地方分工、公私夥伴關係、落實在地服務、整合服務資源等。

事實上,「社會福利政策綱領」中所規範之相關福利政策皆會影響到兒童之權益,如全民健康保險之實施、社區發展之推動等,然而因探討層面相當廣泛,故此處將只針對其中特別提及兒童保護的部分加以探討,此部份主要在「福利服務」第六點規定:「政府與社會應協力營造有利於兒童與少年身心健全發展之家庭、學校、社區、及社會環境。當原生家庭不利於兒童與少年的身心健全發展時,政府應保護之,並協助其安置於其他適當之住所,以利其健康成長;不論兒童及少年在自家或家外被養育,其照顧者若有經濟、社會與心理支持之需求時,政府應給予協助。」就此要項而言,兒童福利的範疇不僅包括對於特殊需求兒童及其家庭之保護與協助,並包括一般兒童成長發展性之服務,兼具補助式與預防發展式功能。

此項福利措施事實上與台灣近十年來推動之兒童保護工作有關,政府應確保兒童之健全身心發展,除了營造一個有利之社會環境外,並提供照顧者必要之支持性服務,如兒童托育、心理諮詢與家庭輔導、家務員到宅服務、親職教育等。若兒童仍不適宜成長於原生家庭時,則適當的安置如家庭寄養、機構安置,或是親權的轉移,如收養等則是最後的替代方案。

二、「兒童及少年福利法」之兒童保護政策
在所有的福利服務法規中,「兒童福利法」是最早完成福利立法的法案。我國於民國62年2月8日即制訂公布「兒童福利法」,其後歷經民國82年的全文修正,以及民國88年、89年、91年等多次修正,並於民國88年11月20日正式成立「內政部兒童局」。
為整合對於兒童及少年的保護工作,落實對於兒童及少年的福祉照顧,民國九十二年五月二日立法院通過將原有「兒童福利法」及「少年福利法」合併修正為「兒童及少年福利法」,並於民國92年5月28日公佈施行。自此,「兒童及少年福利法」即成為我國推動兒童福利相關業務之主要法規。
於「兒童及少年福利法」中,有關兒童人身安全部分主要集中在第四章保護措施專章,故以下即針對該章內容摘要如下(陳武雄,2003;彭淑華,2004):
(一)兒童行為之禁止
1.兒童不得為下列行為(第26條第1項):
(1)吸菸、飲酒、嚼檳榔。
(2)施用毒品、非法施用管制藥品或其他有害身心健康之物質。
(3)觀看、閱覽、收聽或使用足以妨害其身心健康之出版品、圖畫等物品。
(4)在道路上競駛、競技或以蛇行等危險方式駕車或參與其行為。
2.兒童不得出入危害其身心健康之場所,如酒家、特種咖啡茶室、限制級電子遊戲場及其他涉及賭博、色情、暴力等場所。(第28條第1項)
(二)對兒童特定行為之禁止
1.父母、監護人或其他實際照顧兒童之人:
(1)應禁止兒童為第26條第1項各款行為(第26條第2項)。
(2)應禁止兒童出入危害其身心健康之場所(第28條第2項)。
(3)應禁止兒童充當28條第1項場所之侍應或從事危險、不正當或其他足以危害或影響其身心發展之工作(第29條第1項)。
(4)不得使兒童獨處於易發生危險或傷害之環境;對於六歲以下兒童或需要特別看護之兒童及少年,不得使其獨處或由不適當之人代為照顧。(第32條)
2.場所之負責人及從業人員:
應拒絕兒童進入足以危害其身心健康之場所,如酒家、特種咖啡茶室等。(第28條第3項)
3.任何人:
(1)均不得供應第26條第1項之物質、物品予兒童。(第26條第3項)
(2)不得利用、僱用或誘迫兒童從事危險、不正當或其他足以危害或影響其身心發展之工作。(第29條第2項)
(3)對於兒童不得有下列行為:(第30條)
1)遺棄。
2)身心虐待。
3)利用兒童從事有害健康等危害性活動或欺騙之行為。
4)利用身心障礙或特殊形體兒童供人參觀。
5)利用兒童行乞。
6)剝奪或妨礙兒童接受國民教育之機會。
7)強迫兒童婚嫁。
8)拐騙、綁架、買賣、質押兒童,或以兒童為擔保之行為。
9)強迫、引誘、容留或媒介兒童為猥褻行為或性交。
10)供應兒童刀械、槍炮、彈藥或其他危險物品。
11)利用兒童拍攝或錄製暴力、猥褻、色情或其他有害兒童身心發展之出版品、圖畫等物品。
12)違反媒體分級辦法,對兒童及少年提供或播送有害其身心發展之出版品、圖畫等物品。
13)帶領或誘使兒童進入有礙其身心健康之場所。
14)其他對兒童或利用兒童犯罪或為不正當之行為。
(三)禁止孕婦或任何人為有害胎兒發育之行為。(第31條)
(四)建立出版品、電腦軟體、電腦網路分級制度。(第27條)
(五)專業人員責任通報
醫事人員、社會工作人員、教育人員、保育人員、警察、司法人員及其他執行兒童福利業務人員,知悉兒童有下列情形之一者,應立即向直轄市、縣(市)主管機關通報,至遲不得超過二十四小時:
1.施用毒品、非法施用管制藥品或其他有害身心健康之物質。
2.充當第二十八條第一項場所之侍應。
3.遭受第三十條各款之行為。
4.有第三十六條第一項各款之行為。
5.遭受其他傷害之情形。(第34條第1項)
(六)協助或輔導安置兒童
兒童有下列情事之一,地方主管機關得依申請或經其同意,協調適當之機構協助、輔導或安置之:
1.違反第二十六條第一項、第二十八條第一項規定或從事第二十九條第一項禁止從事之工作,經其父母、監護人或其他實際照顧兒童之人盡力禁止而無效果。
2.有品行不端、暴力等偏差行為,情形嚴重,經其父母、監護人或其他實際照顧兒童之人盡力矯正而無效果。(第33條第1項)
(七)緊急保護及安置有立即危險或危險之虞之兒童
兒童下列各款情形之一者,非立即給予保護、安置或為其他處置,其生命、身體或自由有立即之危險或有危險之虞者,直轄市、縣(市)主管機關應予緊急保護、安置或為其他必要之處置:
1.兒童未受適當之養育或照顧。
2.兒童有立即接受診治之必要,而未就醫者。
3.兒童遭遺棄、身心虐待、買賣、質押、被強迫或引誘從事不正當之行為或工作者。
4.兒童遭受其他迫害,非立即安置難以有效保護者。(第36條第1項)
如依上述規定緊急安置時,安置期間不得超過七十二小時,非七十二小時以上之安置不足以保護兒童者,得聲請法院裁定繼續安置。繼續安置以三個月為限;必要時,得聲請法院裁定延長之。(第37條第2項)
(八)安置或輔助家庭變故之兒童。(第41條第2項)
(九)安置案件之追蹤輔導及提供必要之福利服務。(第45條)
(十)訂定兒童家庭處遇計畫
兒童有第三十條或第三十六條第一項各款情事,或屬目睹家庭暴力之兒童及少年,經直轄市、縣(市)主管機關列為保護個案者,該主管機關應提出兒童家庭處遇計畫。前項處遇計畫得包括家庭功能評估、兒童安全與安置評估、親職教育、心理輔導、精神治療、戒癮治療或其他與維護兒童或其他家庭正常功能有關之扶助及福利服務方案。(第43條)
(十一)保密兒童之姓名及身分資訊
兒童或其家庭之個案資料應予以保密。(第44條)
宣傳品、出版品、廣播電視、電腦網路或其他媒體不得報導或記載遭受第三十條或第三十六條第一項各款行為兒童之姓名或其他足以識別身分之資訊。行政機關及司法機關所製作必須公開之文書,或任何人均不得揭露足以識別前項兒童身分之資訊。(第46條)
(十二)宣告停止親權或監護權
兒童或其最近尊親屬、主管機關、兒童福利機構或其他利害關係人,對於未能善盡保護教養職責之父母或監護人得聲請法院宣告停止其親權或監護權之全部或一部,或另行選定或改定監護人;對於養父母,並得聲請法院宣告終止其收養關係。(第48條第1項)
(十三)兒童財產保護
有事實足以認定兒童之財產權益有遭受侵害之虞者,主管機關得請求法院就兒童財產之管理、使用、收益或處分,指定或改定社政主管機關或其他適當之人任監護人或指定監護之方法,並得指定或改定受託人管理財產之全部或一部。(第49條第1項)

貳、受虐兒童之救援保護機制

一、救援保護目標

(一)確保遭受虐待,疏忽或處於可能虐待或受疏忽危機情境下之兒童獲得安全且持續性的照顧。
(二)提供一個以兒童福祉為中心,家庭場域為焦點,重視文化敏感度之全方位服務。
(三)協助案家獲得必要的支持性資源,以減緩兒童受虐或受疏忽程度,或者協助家外安置的兒童返家。
(四)結合兒童保護服務相關資源與網絡,提供多面向服務。
(五)檢討評量現行兒童保護工作之相關政策、程序、技巧與知識脈絡,增進兒童保護工作的最佳決策。
(六)建構適切且周延的轉介服務系統,結合政府與民間社區資源提供後續性,以家庭為基礎的服務。

二、救援保護對象

依據「兒童及少年福利法」規定,兒童指未滿十二歲之人,兒童保護工作係指對兒童負有保護、教養責任者,或具維護兒童權益及福祉者,因違反「兒童及少年福利法」之相關規定,致使兒童遭受身體虐待、精神虐待、性虐待,或因照顧上的疏忽,致使兒童的健康或福祉遭受到損害及威脅,或因權益遭受不法侵害或剝奪時,權益或福祉受影響之兒童與其家庭成員,即是兒童保護工作的主要服務對象。

三、救援保護的服務網絡

兒童保護業務為跨專業、跨機構之專業服務,其服務網絡包括社政單位、教育單位、警政單位、衛生醫療單位、民政單位等,其主要職掌如下:
(一)社政單位
1.保護網絡之建立及受理通報。
2.通報個案之訪視調查與緊急救援。
3.家庭處遇計畫之訂定與實施。
4.保護個案之安置與後續追蹤輔導。
5.個案資料之建立及管理。
6.協調、整合相關機構及督導轄內托兒所、安親班配合兒童保護工作。
7.辦理社政單位人員兒童保護相關訓練。
8.其他兒童保護應辦事項。

(二)教育單位
1.向主管機關通報疑似兒童虐待或疏忽個案。
2.辦理就學、轉學。
3.提供必要之心理、行為及課業輔導。
4.配合社工人員訪視、調查,提供相關資料與必要協助。
5.督導轄內各級學校及幼稚園辦理保護工作。
6.加強親職教育,提昇親職效能。
7.配合執行兒童輔導計畫。
8.辦理教育單位人員兒童保護相關訓練。
9.其他兒童保護教育事項。

(三)警政單位
1.受理民眾報案,並向主管機關通報。
2.協助社工人員進行訪視調查、緊急安置及強制治療之執行。
3.保護社工人員及兒童之安全。
4.督導所屬機關辦理保護工作。
5.必要時協助醫療院所執行驗傷採證工作。
6.辦理警政單位人員兒童保護相關訓練。
7.其他應配合辦理之兒童保護事項。

(四)衛生醫療單位
1.向主管機關通報疑似兒童虐待或疏忽個案。
2.提供安全、獨立之就診環境及相關醫療措施。
3.提供相關之就診資料或證明文件。
4.督導所屬醫療院所辦理保護之醫療工作。
5.辦理衛生醫療單位人員兒童保護相關訓練。
6.其他應配合辦理之兒童醫療事項。

(五)民政單位
1.提供戶籍資料。
2.協助辦理無戶籍兒童之出生登記或其他戶籍事項登記。
3.辦理民政單位人員兒童保護相關訓練。
4.其他配合兒童保護戶政事項。

(六)司法單位
1.提供司法相關諮詢服務。
2.裁定安置個案。
3.有關兒童保護案件訴訟的裁定。
4.相關法規的研訂修正。
5.辦理司法單位人員兒童保護相關訓練。
6.其他應配合辦理之兒童保護事項。

四、救援保護工作的服務流程

(一)第一階段的服務流程:兒童保護案件的確認

此階段的服務流程包括「通報」及「接案評估」,主要目的在確認是否成為列管之兒童保護個案。如「不成案」,即可轉介社區中的兒童與家庭機構進行家庭風險評估。如經評估屬高風險家庭,即進入高風險家庭之預防服務系統,如非屬於高風險或高危機家庭,則視案家需求提供適當資源或轉介適當機構後結案。如通報案件經過調查評估為「成案」,則該案件為兒童保護案件,救援保護工作進入第二階段的服務流程。

(二)第二階段的服務流程:兒童保護案件的後續處遇

此階段的服務流程正式進入兒童保護處遇系統,主要目在協助兒童保護個案危機的解除與生活的重建。主要的服務依兒童的安置情形分為「家庭維繫」與「家庭重整」二大項服務,以下簡述之:
1.家庭維繫服務:係指經調查成案,且評估兒童仍可生活於原生家庭之處遇模式。
2.家庭重整服務:係指經調查成案,惟評估兒童於原生家庭之安全危機程度較高,宜依法安置於寄養家庭或安置機構之處遇模式。

無論採用上述何種模式,主管機關均應依「兒童及少年福利法」第四十三條規定,提出兒童家庭處遇計畫,核定計畫內容可包括家庭功能的評估、兒童安全與安置評估、親職教育、心理輔導、精神治療、戒癮治療或其他與維護兒童或其他家庭正常功能有關之扶助及福利服務方案。處遇計畫涵括的對象可包括兒童本人、父母、監護人、實際照顧兒童之人或其他有關之人。

上述家庭重整服務模式若經介入服務之後,評估兒童仍不適宜返家,則經由主管機關向法院聲請停止監護權或親權進行「長期(或永久)安置」,具體措施包括轉介出養、長期寄養照顧(至十八歲止)、長期機構安置(至十八歲止)。

若經介入服務,採行家庭維繫服務模式之個案,經評估兒童於原生家庭之安全危機已降低,無需再列入兒童保護個案之時,則可辦理結案或轉入其他適當之服務方案。採行家庭重整服務模式之個案,主管機關對於安置期滿或撤銷安置之兒童,仍應續予追蹤輔導一年,以確保兒童之安全與返家後的生活關懷與協助。

參、檢視與前瞻

未來在兒童保護救援體制中,仍有一些議題值得持續關注:

一、積極維護兒童之各項權益

如以Harding(1997)有關兒童政策取向的分類來看,目前台灣地區仍較偏向「尊重家庭與雙親之權利」取向,亦即提供家庭支持性服務方案,盡力維繫兒童與原生家庭的血緣與親情關係,但在尊重兒童權利與自由的取向上明顯不足,尤其在兒保系統中的家外安置,攸關兒童之安置抉擇、轉換安置及返家抉擇的過程中,兒童的表意權與選擇權是較少被顧及的。1989年聯合國通過「兒童權利公約」,要求各簽約國共同遵守,不啻為國際社會保障兒童權益立下一共通基準。為與國際社會接軌,順應兒童照顧與權益保障之思維,賦予兒童表意權,尊重兒童之觀點、感覺、期望、選擇與自由仍是未來我們應努力的方向。

二、落實以家庭福祉為中心之政策與服務

兒童保護工作是一個以兒童福祉為中心,家庭場域為焦點,重視文化敏感度之全方位服務。正因為兒童以成長於家庭環境為最適當之處置,故在兒童保護體系中,特別強調主管機關應針對列為保護個案者提出家庭處遇計畫。同時將親職教育輔導時數擴大為8至50小時,不接受親職教育之罰鍰並提高至3千元以上1萬5千元以下。經再通知仍不接受者,得按次連續處罰,至其參加為止。然而有關家庭處遇計畫之內涵及執行策略仍存在疑義,各縣市現有專業人力及資源差異甚大,使得家庭處遇計畫之執行仍與理想有相當落差,至於親職教育之實施不易,且成效仍有待評估。在政策面強調以家庭為處遇重點之時,相關服務的輸送與評核機制仍有待建立。

三、建置一個整合式的兒童保護服務網絡

兒童保護工作為一跨專業、跨機構的專業服務,根據「兒童及少年福利法」的規劃,相關的服務網絡包括社政單位、教育單位、警政單位、衛生醫療單位、民政單位及司法單位等,雖然目前網絡建置完整,然而實務運作面仍存在專業間的差異性以及溝通互動上的障礙,不同專業間對於兒童保護觀念的共識與認知仍有差異,專業或機構本位仍時有所聞,未來仍須持續透過相關會議或正式、非正式活動增進專業間的服務整合。

四、持續兒童保護的專業教育與訓練

如上述,專業整合的多元化模式已是兒童救援體系的趨勢,但此模式的推動實有賴各個專業體系,如社會福利體系、教育體系、警政體系、及醫療體系等專業,站在案主的最佳利益為考量,然而在實際的推動上,往往可看到各個專業領域仍有對於兒童保護觀念不正確、處置不適當的情形,對於兒童保護工作常常不是有意的忽視,就是認為事不關己。針對現職之專業人員,應從制度的建立及在職者之職前、在職訓練著手。然而,為長遠建立專業合作的共識,在專業教育的培育過程,建立專業人員對兒童保護處理的正確態度與作法十分重要。

專業教育始自專業的培訓過程,即學校教育著手。建議未來在學校專業教育應加入有關兒童保護的課程,課程內容應包括澄清對兒童施虐是犯罪行為而非單純的管教、舉報受虐兒童的責任、釐清兒童保護之各種迷思或錯誤意識、面對受虐兒童的專業處理態度與方式等,同時應瞭解整個受虐兒童防治網絡中各個不同專業團體的職掌,未來自己於此專業體系中的角色與任務等,如此專業間的共識方能逐漸建立,真正的專業合作方能達成。

五、宣導並落實兒童保護的觀念與作法
「孩子不打不成器」等管教的迷思的確常常阻礙了一般人對於兒童受虐的正確認知,更不要說提供積極性的協助。由於大部分兒童施虐者為主要照顧者,尤其是父母親,但社會大眾往往昧於父母的管教權而漠視兒童受虐的事實,而未能在受虐事件發生初始即警覺而能有具體回應措施,如通報。因此,除加強對專業人員兒童虐待之覺察知能與專業職責外,我們亦應將我們的預防層面擴及至一般社會大眾。
社區教育的推廣工作應教育民眾正確的兒童保護理念與做法、相關的法令規範、社會資源的運用等,教育民眾正視家庭暴力為一犯罪事件;其次,鼓勵社區居民積極投入社區服務工作,發掘緊閉家門後之兒虐事件,並提供必要之支援。社區教育應提昇大眾對家庭暴力議題的重視與正確認知,並能於行動中達到建立平等、公義、互相關懷的社會。

六、救援機制專業人力的擴充與品質的提昇

專業人力的配置與專業服務的品質是推動受虐兒童防治工作的重要環節之一。就社工人力而言,社工負荷壓力一直是存在的問題。縣市政府兒童保護社工員大部分從事第一線的救援工作,而將第二線的輔導或處遇工作委託民間機構。第一線救援工作壓力大、人力普遍不足,而民間機構由於用人成本的考量,也常常未能聘僱足額社工員,也因此,基層社工人力常在工作耗竭之下轉換跑道,兒保或家暴系統常常淪為社工新兵訓練營,經驗與知識難以累積,影響所及,有關家庭處遇計畫之執行、家庭重整及結束安置兒童之追蹤輔導等工作未能真正落實。未來在專業人力的增加仍是需要突破的。

專業素質是專業人力另一重要的議題。如上述,工作人員常常因高流動率而資歷有限。工作人員的有限資歷更需要輔以良好的督導體制及在職訓練。在督導制度欠缺與在職訓練有限的情形下,受虐兒童保護工作的推動實面臨經驗傳承與人力培訓上的困擾,尤其是一些資源較缺乏縣市,更缺乏適合之專業督導,或者不太容易聘任適當的外聘督導協助專業品質的提昇,這些均有待改善。

七、救援機制家外安置量的擴充與品質的提昇

寄養家庭及機構安置為兒童保護體系家外安置的系統,由於家外安置數量的有限,社工員常面臨「寧濫毋缺」的抉擇困境,而在照顧品質上,又常面臨「寧缺毋濫」的壓力(彭淑華,2005)。有學者自安置於長期寄養照顧 (long-term foster care)的兒童特質來分析發現,在長期寄養照顧環境超過三個月的兒童通常在進入此系統前即帶有心理創傷以及外顯行為問題,這些內外在問題導致兒童安置的困難,進而形成不斷轉安置的現象。即使兒童原先的問題是相當微小,但也會在轉換安置環境或遊盪(drift)於不同寄養照顧系統中而使其問題加劇(余漢儀,1997;Berliner & Fine, 2001),安置兒童的特質加上長期寄養照顧的型態使得寄養照顧的長遠效益一直備受質疑。未來在家外安置量的擴充是必須的,但安置量的增加必須以質的提昇為前提。

過去,台灣的兒童保護是在蹣跚學步中逐漸成長(余漢儀,1996),未來,仍須更多的資源、更多的共識以堅穩的踏出每一步。

參考書目:

余漢儀(1990)。兒童福利專業人員之培育,兒童福利法規研討會實錄。台北市政府社會局。
余漢儀(1996)。兒童虐待:現象檢視與問題反思。台北:巨流圖書。
林水波、張世賢(1991)。 公共政策。臺北:五南圖書。陳武雄(2003)。社會立法析論。台北:揚智文化。
彭淑華(1995)。我國兒童福利法政策取向之評析。社區發展季刊72期,頁25-40。
彭淑華等著(2004)。兒童福利:理論與實務。台北:偉華書局。
彭淑華(2005)。「寧缺毋濫」?「寧濫毋缺」?–兒童少年保護工作人員安置機構抉擇困境之研究。發表於94年6月3日「兒童少年之社會工作危機問題與處遇」學術研討會,實踐大學主辦。
Berliner, L., and Fine, D. (2001). Children in long-term foster care in Washington: Preliminary findings. Olympia, WA: Washington State Institute for Public Policy.
DiNitto, D.M. (2000). Social welfare: Politics and public policy. Englewood Cliffs, NJ: Prentice Hall.
Doran, L., & Berliner, L. (2001). Placement decisions for children in long-term care: Innovative practices and literature review. Olympia, WA: Washington State Institute for Public Policy.
Harding, L. F. (1997). Perspectives in child care policy. London: Longman.

彭淑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