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來的台灣,套句副總統呂秀蓮的話「風不調、雨不順、國不泰、民不安」。有時乾旱不雨、有時風雨成災。有時「橘子變綠」、有時「藍綠烽火連天」受苦的永遠是無辜的老姓。
自從高雄泰勞抗爭事件爆發以來,綠營「雙陳」下台一鞠躬。接著台北市民政局長「請辭自清」,前後任高雄市長在立法院公開唇槍舌劍。台北市議會也不遑多讓,拒絕馬市長上台報告,引發議員頻頻肢體動作,宛如立法院阻擋謝長廷報告的翻版。
立法院空轉一天浪費千萬民脂民膏。監察院「放空」七個月積案如山,竟然無人聞問,如此憲政奇蹟,放眼世界,台灣堪謂獨步全球。災難連連、弊案叢生、司法風紀亮起紅燈、政黨惡鬥不止、政治馬屁成風、特權橫行,人民儘管憤怒也無可奈何。
台灣何以淪落至此不堪境地?令人不禁要問,這是民主的進步還是墮落?希臘大儒柏拉圖為其理想國的實現而奮鬥,但目睹當時希臘許多城邦國家的墮落與毀滅,而感慨萬千,認為國家之墮落乃肇始於人類情慾戰勝理性。他把國家墮落的過程分為四個階段。第一階段「功名政治必然產生功名主義者,失去理性而被氣力和名譽慾所矇蔽成為刮財家」。第二階段「寡頭政治及寡頭主義者,參政不依據知識或能力,而決定於財產的多寡,貧富懸殊,國民團結力量遭受破壞。」第三階段「民主政治及民主主義者,承認其絕對的平等及自由,其結果各人隨其慾之所欲而生活,國家變成毫無定型的國家,沒有真平等只有假平等」。墮落的最後階段是「暴君政治及暴君主義者,過度追求自由,終把民主攻治趨入暴君政治,貧富階段互相抗爭而發生憎惡,從此發展的黨爭成為暴君政治的溫床,人民的奴隸狀態益加慘重」。
台灣民主政治現況,是否出現墮落的過程?我沒給答案,相信答案在人民的心中,讓人民冷靜下來自行作答。

張學海(中國人權協會理事、台灣法治促進會會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