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教師節,也許社會大眾早已忘了。翻了一下各大報紙,沒有一篇社論以它為題,看一下內文,也絕少提到教師節,不由得讓人相信,大家真的忘記它的存在。

  教師節,應該是一個值得慶祝的重要節日,尤其號稱「禮儀之邦」「尊師重道」的國家,為何澎恰恰的光碟事件、國會的打架風波、精神科醫師的自殺,會特別吸引媒體的興趣,冷落了屬於勞苦功高老師的節日?

  難怪最近民調顯示,近六年來教師快樂指數和使命感指數急遽下降。更令人驚訝的是,有高達一半以上的國中小教師憂鬱指數偏高。台灣首善之區的台北市,有七成一的中小學老師不滿現有教育政策,甚至有四成六的老師,想把子女送國外就讀。教改讓老師惶恐不安,也讓家長、學生負擔更加沈重。令人憂心的是有六成一的老師對未來的教育環境感到悲觀。更有高達七成老師曾經想要轉行,主要原因是,家長與學生「太難搞」。

  據調查顯示,有四成一的老師被學生以言語、肢體衝突、惡意推擠摃過。老師說一句,學生頂一句,甚至每天還要忍受學生「問候祖宗八代」。老師沒有尊嚴,社會地位大不如前。「尊師重道」在人心不古、世風日下之際,成為政治人物作秀的樣板,也成為許多人遙遠的記憶。

  所幸還有六成的學生認為老師是「哆啦A夢」會幫忙解決問題。「像可魯一樣值得信任」。所以老師也不必太氣餒。由於社會及教育環境的巨變與趨勢,衝擊傳統老師的角色與功能,老師要有「教好每一位學生」的自信和「不放棄任何一位學生」的專業倫理。在教師節慨嘆之餘,也應該將危機視為轉機,開拓自己及學生美好的明天!
張學海(中國人權協會理事、台灣法治促進會會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