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現階段是否有引進國民參與審判之需要及條件?
二、 若肯定有引進國民參與審判之需要,則應採用陪審或參審之型態?是民、刑事訴訟都可讓國民參與審判,抑或限於其中一種訴訟?是否要限於特定之案件類型才讓國民參與審判?
三、 若引進國民參審,則無論是採用陪審或參審,都必須解決始能真正實施之技術問題:
(一) 必須先釐清,就對象案件之當事人而言,由國民參與審判是否係其權利?亦即,當事人可否放棄國民參審?
(二) 參與審判之國民(以下不分日後係採用陪審或參審制,均簡稱為裁判員)的來源與選任程序。
(三) 明訂裁判員參與之義務暨得拒卻之情形。
(四) 應如何確保裁判員不受職業法官之主導或干涉,而能獨立判斷,以免國民參審流於形式?這方面涉及以下事項:
1. 裁判員與職業法官之比例
2. 評議時法官與裁判員應採平等投票原則,並有恰當之多數決比例,以免職業法官只需爭取到一或二名裁判員即可獲得優勢。
3. 裁判員在審判過程中之權限,應兼及事實認定與量刑,抑或限於事實認定?
4. 裁判員在證據調查時,應有詢問證人及鑑定人,勘驗證物之權利。
5. 如何防止裁判員在審前即產生預斷?就社會矚目案件而言,無論是陪審制或參審制,似乎都很難避免陪審員或參審員因媒體報導而產生一定程度的預斷;但就一般未受廣泛報導之案件而言,裁判員是否會因缺乏無罪推定的認識及相關證據法的訓練,以致在閱覽檢方送院卷宗後產生預斷,則是應當注意的問題。若因此不允許裁判員閱覽卷宗,而職業法官卻可以看卷而可能形成預斷,進而以其預斷影響裁審員,是否合理?是否要配合採用起訴狀一本主義?
6. 若裁判員參與準備程序,尤其是證據排除事項的相關調查與決定,也有可能會形成預斷。
(五) 為了確保國民參與審判之意願,應盡量降低裁判員參與審判之成本及風險,這方面涉及以下事項:
1. 應採任期制或隨個案選任?
2. 力行集中審理。由於許多案件之準備程序終結後,為調取證物及等候鑑定結果,需花費相當時日,因此由此也可見得裁判員參與準備程序並不合適。
3. 合理之交通費與誤工工資補償(用現行之證人日旅費標準計算,顯不合理),並明訂參與審判期間雇主應給予公假,且不得予以解雇。
4. 裁判員參與審判期間,除其姓名、住居所及電話號碼等個人資料應予保密外,更重要的是,如何確保其與家人之人身安全不受威脅?如何避免裁判員與案件當事人有程序外之接觸?若因此而將裁判員與外界隔離至審判結束,則不但裁判員之人身自由等基本權利受限制,而且國家還需負擔其食宿,因此參與審判之期間更須縮短。
5. 為了避免更新審理,是否應選任候補裁判員,並自始即旁聽審判?
6. 是否應課予參與評議者審判結束後不得公開評議內容之守密義務?
(六) 在二審改為事後審前,二審有無使用國民參審之可能?在改為事後審後,二審發回一審之案件,應重新選任裁判員。
四、 為了解決以上之技術問題,建議司法院在研擬相關法案之前,宜先針對以下事項進行實證調查,而不宜僅參考國外立法例即著手研擬草案,以免日後窒礙難行:
(一) 民眾可忍受之因為參審而無法工作,甚至被隔離之日數。
(二) 民眾可以接受之交通費及合理誤工工資補償數額。
(三) 民眾願冒自己及家人人身安全參與審判之意願強度。
尤伯祥律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