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報導高雄縣長在一場生活輔導會議中詢問與會三百多位校長和教官對「鞭刑」的看法,其中二百多位贊成仿效新加坡實施鞭刑。但此舉引起部份教育團體和家長的強烈抨擊,認為鞭刑進入校園與體罰無異,楊縣長則澄清,是針對校外滋擾校園不良份子,並非針對校內學生與中輟生。教育部長則表示,想要解決校園治安與中輟生問題,光靠鞭刑並不可行。從治標來看,各學校校長要和警政機關建立聯繫管道,教育部也設置校安中心和各級通報系統,還有0800的免付費電話,可及時提供學校協助;治本方面,則需各校老師發揮教育功能,挽回這些迷途羔羊。
  中國人權協會理事長李永然律師表示,因為鞭刑涉及人權問題,會影響國際對我們的觀感,像新加坡實施鞭刑在國際社會上仍有爭議,目前有些人士主張仿效新加坡實施鞭刑,政府對此政策不得不慎。針對校園中輟生的問題,需要各校老師的關心、學校的努力,以愛心加以輔導,了解學生真正的問題所在,改善就學環境,體罰並不能真正解決中輟的問題。另外,校園治安則有賴學校與警察機關共同合作,杜絕黑幫進入校園,給學生一個安心求學的環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