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前言:
  我國監所法規,散見於《刑法》、《刑事訴訟法》、《監獄行刑法》、《行刑累進處遇條例》、《羈押法》、《保安處分執行法》及《更生保護法》等法律。由檢察官指揮監所已經刑事判決判處自由刑確定的犯罪行為人,以執行無期徒刑、有期徒刑及拘役等刑罰。按「明刑弼教」、「刑期無刑」是刑事法律政策的目標,自由刑更被法學者認為是一種教育刑或矯正處分,藉以對受刑人,施以再教育,以期消除其反社會的思想,而再溶入社會,為社會奉獻愈己力。
但二十世紀末期後的刑罰思想,因對教育刑或矯正處分中教化層面的質疑,以及「應報」主義的再度抬頭,對某些犯罪行為人,已從教育刑或矯正處分的觀念,逐漸轉向為社會安全著想的「隔離」策略,也就是說對某些犯罪行為人或再犯者,認為對彼等的再教化,已無矯正的意義了。因此,為了社會安全起見,應將這些人與社會完全或永久隔離。所以,像四十年的長刑期,甚至終身監禁不得假釋的三振條款,就為民國九十五年七月一日即將施行的新《刑法》所採納;但姑不論這項刑事策略的優缺點或對人權侵害的種種問題,光就長刑期的實施,就將加重全民及社會負擔,更將考驗矯正機關公務員的智慧。所以,在新《刑法》即將施行之際,筆者不遺淺陋,就個人對監所執行所了解的各項問題,及可以解決各項問題,而值得考量的方案,從人權角度觀察,提列如下,以就教於高明。
二、監所收容人超收的問題
(一) 依據法務部統計資料,二00五年1至9月矯正機關收容人數,已突破6萬人,為60,099人,較法務部所核定的收容人數52,232人,超出7867人,超收比例為15.1%。且較去年同期收容人數56,870人,多出3,229人,即6.2%。我國全國25個監獄有15個超收,13個看守所,除連江看守所外,皆超額收容。技能訓練所也有岩灣技訓所存在超收的問題,由此可見超收情形之嚴重。而收容人超收之狀況下,各監所便易有各種「不足」的情形。其中除房舍不足外,戒護人員、教化人員、醫療設備等均普遍出現不敷使用之情形。況於二00六年7月1日新《刑法》施行後,刑期加長、假釋門檻增高,則監所所容人數,恐怕還會逐年提昇。所以,監所收容人超收問題,政府相關部門如不及時解決,日後我國監所發生擠爆的問題恐不堪設想。
(二) 對監所收容人超收問題解決的期待
減少監所收容人,固然是解決監所超收最直接的方法;但這個方法,卻不能老是期盼法院對被告多諭知「緩刑」及「易科罰金」來化解,也不能希望增加監所以多核准「假釋」的方式來達成;而監所本身,即應有自行解決之方式。例如,全國25個監獄中,超收之監所,均在西部,而東部監所,甚至有閒置房舍,其中以「外役監獄」為最(例如,自強外設監法定收容人數為350人,至95年1月統計才153人,明德外役監同時期收容人數亦僅164人)。所以,「移監」往往是目前各擁擠監所,降低擁擠程度常用的方法;但是,各監所將收容人移來移去,非但加重戒護負擔,更增加經費的支出。因此,便有「新收監獄」概念的產生,亦即將一個地區的收容人,先集中於新收監獄進行調查後,再分發至適當的監所服刑。如此,非但可因應專業監獄的概念(例如:重刑監、輕刑監、病監、戒治所、技訓所),而突破專以地域服刑作為分配的基礎。此外,也可節制各監所超收的狀況,及配合各檢察署檢察官執行的步驟。所以,「新收監獄」概念的發展,可能是解決目前監所收容人超收問題較有效的方法。
三、矯正預算增加的問題
國家歲收的減少,直接影響政府支出預算;矯正預算,自然在刪減之列;但在收容人數逐年增加的壓力下,監所矯正費用的困窘,是可想而知。所以矯正預算,如果端賴政府編列及撥付,則阮囊羞澀的窘況,是永遠不會消除的。對這項問題日本矯正機關,早就以「自力更生」的方式來解決。因此,「自力更生」是可以努力的指標。我國監所,自始便有「作業科」、「作業成績」的機制,也是受刑人累處遇進級的成績依據,法務部更有所謂的「作業基金」,累積至今也超過新台幣數十億元。而各監所中的作業,也有頗富名聲者,例如:屏東監獄的醬油、高雄監獄的制服縫製、桃園監獄的馬達及陶器、東成能訓練所的陶磁作品、綠島監獄的海沙畫、自強外役監獄的石器等,都屬膾炙人口的作品。95年7月1日後,「長刑期」受刑人將會漸漸上場,對一個必須待在監所40年,乃至一輩子的受刑人而言,教化已派不上用場,但如何令他們就範,不至於以「死」相逼,而癱瘓監所戒護的功能,就考驗者我國矯正機關的智慧;但監所要養一個須服刑40年的受刑人,所費不貲,是可以想像的。因此,矯正費用逐年高漲,日後根本是無可避免的問題;而讓監所能「自力更生」,更迫在眉睫。
所謂「自力更生」,就是讓監所以收容人的人力生產,供應自己的生活所需。一方面自給自足,甚至變成生產單位。他方面訓練收容人的謀生技能,並讓他也擔負部份的社會責任,使監所不完全自絕於社會。我國監所近年來已有長足的進步,但「手工」仍為作業重點。然而,以簡易的手工,要換取自給自足,誠屬不易。因此,桃園監獄及東成技訓所,便以陶藝等高經濟效益作品,藉以謀取增加收益,而事實上也真的產生了效果;但相關法規的缺乏,專業的技術指導及經管人才的欠缺、工具設備購置不易,乃至於稅賦、工廠法規及電力的供應等問題,都是造成監所作業昇級的重大障礙。
古諺云:「留給子女萬貫家產,不如留給子女一技之長」。犯罪行為的產生因素,十分複雜;但犯罪行為人對自己生存的缺乏信心,卻是公認的推力。矯正機關首長,必須能突破傳統的教化觀念,及戒護隔離的窒礙策略,才能洞悉提昇監所作業能力;這非但是解決監所經費短缺的利器,更能達成教化現代化。也唯有如此,才會極力解決作業障礙,而提昇監所作業能力;監所自力更生的時代,自能開啟。
四、矯正機關專業化的問題
目前,全國各監所,除執行「流氓檢肅」、「強制工作處分的技能訓練所」、「外役監獄」、「女子監獄」及「少年監獄」外,均以地區分置監獄,並冠上區域名稱,例如台北監獄…等是。但各監所均有相同之收容問題,亟須解決,例如:疾病、長刑期受刑人、特別犯罪的矯正等。因此,法務部曾就相同問題,編列專業監所,例如:曾將基隆監獄編為「疾病監」,將雲林監獄編為「煙毒監」,將台北及高雄監獄,編為「長刑監」等。不過,因成效不彰而未完全落實。可見,監獄專業化是有其特別的需要。法務部為因應新《刑法》,曾計劃將新店國防監獄,改為「新收監獄」,專門收容新收之受刑人,但因經費及坪林戒治所改換至新店而取消。由此可見,法務部對此問題,並非全無共識,但只因經費及法令限制,而未能有進一步的推動力量。
目前,各監所共同問題,乃是「疾病」,收人的疾病耗費掉監所相當的經費,且外醫的戒護問題,層出不窮。因此,具有醫療功能的疾病監獄,是矯正機關刻不容緩的問題。疾病監獄可專收一般監獄無法克服的疾病犯人,例如:洗腎、癌症、愛滋病(AIDS)、痲瘋病、精神病及其他重大難治疾病。其次是為因應新《刑法》及教化而應予專業化的監所,例如:煙毒戒治所、新收監獄、長刑監、短刑監、特別犯罪矯正監(例如:妨害性自主犯罪)等,非但可分類教化,阻隔犯罪傳播研習,更可全面性統一規劃矯正人員配屬問題,不致於用100個工作人員去管理不到200人甚至人數更少的監所,而形成專業人員的浪費及勞逸不均的情形。
五、矯正人員的問題
我國矯正機關工作人員,除基層人員及少數3等公務人員考試及格任用外,所有幹部(包括科員、教誨師、專員、科長、祕書及正副首長)幾乎來自於警察大學的畢業生。這些幹部經過4年正規教育,並經考試及格及實習後任用,是矯正機關重要成員;但警察大學矯正系畢業生並經監獄官考試及格者,每年都供不應求,且流動率亦不在少數,而能終生奉獻於監所者,更是寥寥可數;致監所在基本戒護需求外,實難以兼顧教化及作業問題。故法務部乃有要求各矯正機關,應廣招社會資源,藉以彌補教化員額短缺的問題。中國人權協會於民國九十四年也響應法務部的政策,而分別致贈法律圖書給基隆監獄、台東監獄、高雄監獄及東成技能訓練所,民國九十五年也將會繼續執行贈書計劃。因此,諸多社會熱心公益人士,無不慷慨解囊,出錢出力,並人監擔任榮譽教誨師或輔導志工,這些人士多有其熱誠及專業,不求名利,只想為收容人服務,實令人欽佩;但社會資源,畢竟是輔助性功能,最重要的還是專業的矯正人員。因此,適度提高矯正人員官等之專業加給金額,確有其必要。
其次,監所超收受刑人主要是矯正機關面對檢察官執行指揮書,即應接受人犯,而不得拒絕;但日本監獄在執行相對刑之餘,法律賦予矯正機關首長得視收容情形,建議檢察機關暫不執行自由刑的權力。我國監所的首長則無此一權限,因此筆者建議透過修法,賦予監所首長有調配監所容額的權限。如此一來,才可將有限的監所容額,優先給予迫切需要的重刑犯或具高度危險性的犯罪行為人,進行戒護及矯正。至於短刑期及低度危險或無危險性的犯罪行為人,則待有容額空缺時,依次遞補。這並非是延滯正義,因為正義並非僅止於應報;而是有效地執行及展現矯正功能,而不致將龐大矯正經費,僅用來報復犯罪行為人,而製造日後更多仇恨而已。
因此,適度地提高官等、加給、賦予監所首長符合刑罪政策的權限,是留住優秀專業人員必需考量的因素,也是解決矯正人員短缺問題的變通方法。
六、更生保護及被害人家屬身心彌補問題
更生保護功能的低落,造成「再犯罪率」的增加,而促使假釋門檻被要求提高、監所收容人爆量超收,降低教化效果等惡性循環。大家都知道,大病初癒的人,必須好好調養,定期回醫院觀察及接受延續性的治療,才能慢慢痊癒。而今,出獄人員猶如大病初癒,如果讓他步出監所大門,即任令自生自滅;則在社會及家庭,均不願接受這些人的情況下,這些人將返回原來的犯罪環境及人群,往往是這些人常見的選擇,如此怎可能會降低再犯率呢?因此,強化更生保護,自是極為重要的一環。
但觀之我國目前法務部雖設有保護司,各地方也有更生保護協會,但「觀護人」員額不足,「榮譽觀護人」及「假日輔導志工」良莠不齊,自難收更生保護之效。而基本上又欠缺整體性的更生保護政策,致使此項工作何去何從,難有定向,更是更生保護無力的主因。目前,出獄人員依例向觀護人報到,觀護人依法執行觀察及登記工作,但對出獄人員的生活、活動環境及經濟狀況,雖予關懷,但實際上常常愛莫能助。所以,筆者建議國家應有全面性的更生保護政策,藉以強化更生保護的功能。
筆者認為「中途之家」是個有效解決的方法,「中途之家」專門對某些特定犯罪的假釋人員,或志願的出獄人員,提供保護及輔導的服務。假釋人員須於中途之家留置一段時間,方可完全回返社會。「中途之家」除對假釋人員從事觀察及保護,更輔導其就業、提供膳宿、心理諮商、技能訓練等多項功能的服務。收容人假釋或志願之出獄人員,應遵守中途之家的規則,否則除可能延長對假釋人之留置期間外,嚴重的尚有被撤銷假釋之可能性。留置之人員,按規定出外工作及返舍休息,這段留置觀察期間,除有必要之通訊檢查外,對通訊接見毫無限制,中途之家內部膳宿、休閒通訊及教育設備齊全。對外則運用稅制優惠企業,使其願提供就業機會給留置人員,薪資除給付些許之膳宿費外,餘均歸留置人員所有。待觀護人認為留置人員可以回家或至工作地方安居,過正常人的生活時,才讓他們完全溶入社會。
如此,以中途之家容納出獄人員,不致被其家庭及社會排斥,並且完全隔離其原來沾染犯罪的生活環境,讓他斷絕從事不法行為的管道,再加上心理重建教育,讓他們選擇合法正常的生活及行為模式,根絕其再犯的誘因、驅力,而使其不致再犯。「中途之家」是對出獄人員於甫出獄後短期的收容機關,也是一個全面性轉導及保護的制度,或許將耗費更多的預算,但這項經費與加蓋監所相較,來得便宜而且更有效果及意義。
對犯罪行為人的重建外,其實對被害人及被害人家屬的心理重建,更屬重要。金錢的賠償,僅能滿部份被害人,及部份被害人內心的創傷;但更多的慰撫及專業的心理治療,直至期待被害人內心傷痛的平復,甚至對行為人的諒宥,才是刑罰策略的最終目的。正義的顯現,無非在恢復迫害前的原狀。而行為人的應報,應達到不再犯的境界。此外,被害人的補償,也應能致對行為人的諒宥,才算圓滿。
七、結語
監所執行一向不是熱門的話題,甚至為國人所漠視的邊陲行政事務,但它畢竟是社會的一環,漠視及將之邊陲化,只會使得問題更形嚴重,而無法解決已存在的問題。二00六年七月一日,新《刑法》即將施行,由於刑期增長、假釋門檻大幅提高及採用三振條款,三年後監所收容人員必將直線上昇。因此,法務部如無相當配套方式,則非但矯正預算必然節節高漲,監所人員的工作負荷也將倍增。教化效果及再犯率,可預見將更形嚴重,致使社會付出更大的代價,筆者特藉本文提出呼籲,盼政府、民意代表及社會各界均能加以重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