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曆年前,中國大陸頗為暢銷的「冰點」周刊遭到中共突然宣布停刊,使大陸人民政府箝制言論自由又多了一項罪證。起因為「冰點」刊載了廣州中山大學袁偉時教授一篇反省中國歷史文章,破壞了中國政府向來以修改歷史、仇化異族、加深民族意識的統治美夢。這一切,對生長於台灣的我們來說,其實並不陌生,口號式的教育在台灣同樣施行了幾十年,時至今日,對於已經爭取到高度言論自由的台灣人民而言,「冰點事件」不只是一般國際間的人權打壓事件,更重要的是,又再一次拉大了兩岸間的距離。
相隔台灣海峽與對岸相望,無時無刻不被統獨議題所圍繞的台灣人民,關心的不僅是大陸的經濟發展與市場開放,我們必須認真去思考,是否願意去過與對岸人民相同的生活,縱使我們心中都有把自己的尺,但是自由開放的生活空間,是所有人共同的願望,無關統獨。同樣的,言論自由的保障程度更是一個國家的開放指標,唯有解開人民言論的禁錮,才能使各方思想活躍,才可論及其他更多權利的保障。
回頭看「冰點事件」中的主角:袁偉時所寫的「現代化與中國的歷史教科書問題」。這篇文章並非勁爆、前衛的辛辣文章,而是嚐試以反省的角度來檢討中國的近代歷史,希望回覆歷史中立的一面。其中不僅提到了清朝引起多次戰爭的真正主因,更顛覆了中國向來對「義和團」是愛國團體的定位,以忠實的角度希望中國人對這段歷史加以反省,這篇文章不僅不該被禁絕,更應該讓只有機會知道「官方版」近代史的中國人民得有機會了解另一種真相。
對過去歷史的反省並不會傷及現在的政權,可想而知,制止從其他角度來詮釋歷史,和前些日子日本教科書事件的基調相同,都是中共以民族主義為統治利器的最佳例證。平心而論,民族主義並非絕無益處,甚至對國家的發展有一定的裨益,然而民族主義絕不可成為箝制言論自由的藉口,更何況自身的反省對國家發展來說,亦是利多於弊。
同樣涉及歷史詮釋角度問題的「日本教科書事件」,皆是歷史因民族主義影響而作調整,不用「竄改」一詞,乃因歷史不是考古學,本來就是故事加上傳說下的綜合物,縱使歷史學家致力於回覆真相,也常常抵擋不住一次政權更迭下的大肆改寫。然而「冰點事件」中國政府受譴責的並非民族主義的統治手段,而是踐踏人權的違憲行為。憲法學中,基本權利本來就是人民用來對抗國家的侵害,在國家違法限制人民的基本權利時,國家最高之法給予了人民對抗的武器。但現實面上,在政府缺乏制衡力量,政黨權力無限上綱的年代,法律用來管制社會十分管用,但說要用來制衡國家也未免太過可笑。
生活在自由社會的我們,回看現在對岸的人民爭取人權保障的努力,似乎走著和過去台灣相同的路,或者可以說是國家發展中的必經路程,然而促使政府態度予以轉變的,不外乎是輿論的壓力和國際間的關切。但唯一不同的是,中共政府擁有強大的資源和對抗國際的能力,對岸人民拓展民主開放的路程,想必只會更加艱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