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週六就要離開美索了,只剩不到一個星期的時間,還有很多的事想做,還有很多需要幫助的人…。

民國86年因部隊駐守在桃園林口,參與了大園空難第一時間的救難行動,讓我對人生在世的意義有了更深層領悟,從此期許自己在不可預知的生命中,一定要找機會去幫助有需要的人們。

今年初以來,不斷思考如何利用泰國國際學校暑假去參與公益活動。在網路上搜尋到台北海外和平服務團TOPS的資訊,感謝協會朱副秘書長給予機會,讓我想服務社會的心得以在海外延續。

泰緬邊境的美索鎮,猶如其它邊境城鎮是個多元族群文化的城市,但不同的是占半數以上的住民並沒有根。美索鎮有六成以上的人口來自於緬甸,由於連年兵禍不斷及經濟蕭條,許多人攜家帶眷越過邊境逃亡到泰國。這些人有些成為了難民,有些成為了游工(移工),除了要承受家破人亡的哀痛,更要承受寄人籬下,有家歸不得的悲哀。

由於沒有身份證,他們無時無刻要提高警覺,以防被警察逮捕遭到遣返。他們要面對條件惡劣的工作環境,並做著高勞動低薪資的工作。他們只能居住在沒水沒電沒廁所的竹草棚或鐵皮屋裡,並被週遭的人歧視。難道這就是他們的命嗎?

這三個月來,藉由無數次下鄉進營的服務活動,讓我更深一層的去了解他們、並分享他們的喜怒哀樂。並不覺得自己優於他們,今天我所擁有的是來自於環境,來自於我的父母的給予。我覺得藉由幫助他們的行為,促使自己瞭解生命的價值,體會了國父 孫中山先生追求立足點平等的真義,甚至願更加珍惜目前所擁有的一切。或許自己能為他們做的仍非常有限,但他們回饋給我的感動卻將讓我一生受用不盡。

目前有將近二十個來自世界各國的非政府組織(NGO)在美索鎮這一帶從事著各方面的難民救助,TOPS是其中一個致力於兒童教育發展的NGO。教育是百年大計,唯有提高下一代的識字率及教育水平,未來他們才有能力幫助自己的族人。

很多時候在向外國朋友自我介紹時,說我來自台灣(Taiwan),然後他們的反應都是:喔~ 泰國(Thailand)。雖然台灣曾是亞洲四小龍,但面對中共的打壓,在許多國際舞台卻只有缺席的份。然而來到美索鎮,許多人都知道TOPS來自台灣。因為我們和其它國際組織一樣,不遺餘力投入於人道援助工作,台灣不僅創造出經濟奇蹟,更願意主動參與國際事務,付出無國界濟弱扶貧的行動。

希望未來會有更多台灣青年投入海外服務行列,透過身體力行去理解不同的文化,去培養更完整的國際觀,去讓更多的人認識台灣。很喜歡前美國總統甘乃迪說過一段話:『志工的日子是艱難的,但因為其艱難而會變得豐富且有收穫。對每個參與志工服務,在海外工作的青年。他們將瞭解,他們正在參與一項偉大的工程-讓人們過更好的生活-而這是自由的基礎和和平的條件。』

自己能有機會參與海外服務活動,感謝在這三個月中曾經一起努力的工作夥伴,因為您們無私的奉獻與投入,讓這些活動更加地有意義及持久。此外,感謝朱副秘書長、駐泰領隊樹盛及志工婷鈺的照顧,讓我很快適應泰緬邊境的生活,並能夠對所有任務全心的付出。

心中有個聲音始終告訴著自己:在未來日子裡,我一定會多次再來到泰緬邊境,與這群認真可愛的夥伴一起打拼,協助這些有需要幫助的人們。

編按:
義超是位來自台北縣的30出頭優秀年輕人。因緣際會來到泰國工作和進修,目前就讀於泰國國際大學的企管碩士班,有感於泰國城鄉發展差距,以及偏遠地區資源有限。在得知台北海外和平服務團長期於泰國推展服務計畫之後,毅然決定利用今年暑假6-8月份期間,至泰緬邊境擔任TOPS志工,協助推動各項服務工作。由於義超已具備泰語溝通能力,並瞭解泰國文化民情,加上個性善良風趣,不僅與所有工作夥伴相處愉快,且對於參與服務計畫貢獻助益許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