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天色微亮, 美索的街上已經可見熙熙嚷嚷的人群在為了生計辛勤地工作著,在這個泰緬邊境的小城,雖然是位於泰國境內,但泰國人占不到五成,隨處可見緬甸的移工,甲良人的小孩。和泰國人比起來,他們的生活是很艱苦的,很多移工做著當地人不願做的勞動力工作,而其它的也是每日在工廠裡工作長達十二小時,卻只領不到泰國人一半的薪資(每月約1500塊台幣),想想在台灣不也是這種情形嗎?差別只是把泰國雇主換成台灣雇主,而緬甸勞工再換成泰國勞工。面對這種不平等待遇,人們似乎早已經視為理所當然。

清晨,天色微亮,台北海外和平服務團(TOPS)的辦公室,一群工作人員也已為了四天的訓練計劃作最後的行程與裝備確認。這次的受訓人員是來自Mae Tuan村和四週衛星部落的少數民族甲良村民。雨季的美索,上山是一件非常艱苦的挑戰,隨著四輪傳動車引擎不斷傳來震耳欲聾的加力聲,輪胎在泥濘的山路上不停地打滑而緩慢前行,數個小時之後我們終於到了目的地。

有鑑於泰國許多偏遠地區村落仍無電力供給,為提供這些家庭能享有電力所帶來的生活便利和改善,泰國政府在2004年中通過一項200萬美金的建設補助專案,開始對部份偏遠山村設置家用式太陽能發電系統。至2005年底專案結束,已建置20萬套系統,提供用戶於夜間能有一盞20瓦日光燈照明。

但這項”德政”受到許多人的批評,認為是泰國執政黨為了勝選,博取弱勢族群的歡心,以人民的公帑換選票。大選結束,現任總理由於基層的支持也順利獲得了連任,家用式太陽能發電系統亦裝設完成後,卻沒有後續的維護等配套措施,以致於至今不到二年的時間內,已有二成的系統因使用不當,或因設備瑕疵而廢置。想想在台灣島上,許多的政治人物在競選期間為了勝選,而大開選舉支票或政策買票,都將造成公共資源的濫用和浪費。

太陽能發電教育訓練計劃是由台北海外和平服務團協同”邊境綠色能源小組”( Border Green Energy Team-BGET)舉辦的一項任務,由綠色能源組織提供專業技術,而台北海外和平服務團提供一切後勤支援。

太陽能訓練活動的目的是冀望藉由巡迴教育訓練(一年時間內,工作團隊已於9個鄉鎮舉辦此活動),使偏遠地區的村民能了解太陽能發電系統的基本原理,再經由現場實作教育能對系統有進一步的認識。日後可自行做基本的維修保養,減低發電系統故障的發生,並瞭解如何向公部門申請更換損毀零件。

在第一天的訓練活動,部分學員珊珊來遲,經私下詢問方知,大多數的學員均來自外圍衛星村落,他們一大早五點就出發來訓練場所了,因雨季造成許多道路癱渙,繞道而行的結果就是花超過一倍的時間方能到達,另有學員於第一天來的路上摔車失事,到訓練場地時傷口仍淌著血。即使是遲到、受傷,學員們還是不改豁達開朗的個性,不一會即嬉嬉笑笑,高談闊論了起來。

教育訓練的五位講師,一位來自瑞典,一位來自台灣,一位來自泰國南部,另外兩位TOPS在地工作人員,上課時阿斗仔先說英文,再由泰藉志工翻譯為泰文,部分聽不懂泰文的學員再經由當地工作人員將泰文翻成甲良文。訓練結束後,我的心得是學員們覺得外來的和尚會唸經,即使聽不懂,回家也可以向村裡的人炫耀。在阿斗仔(包含我)上課的時候,學員們比較會乖乖的坐在位置上聽課。其實許多學員國小都沒畢業,真難為他們了,一連三天整天的課程外加結訓測驗,紛紛抱怨吃不消並表示從小沒看過那麼多頁的書(其實才一本20頁左右的教材,而且有一大堆的圖片)。

我開玩笑的說,那就別考了,先回家吧!結果他們面色凝重的回答:「不行,測驗沒過回家會被老婆罵、不給進家門,會被村裡的長輩罵,若是沒過就不敢回村子裡了」。哈,山村居民的純樸個性可見一般。

子路曰:有酒食先生饌,有事(倒酒)弟子服其勞,寂靜的夜晚,一夥人圍在一盞10瓦的日光灯下,我這個外來的和尚和瑞典志工,席間不斷的被熱情的村民們頻頻勸酒,酒是村民們自己釀的,酒過三巡早已醉眼微薰,矇矓間只見一只倒滿酒的杯子依然在大家手上輪流喝著。今朝有酒今朝醉,莫使金樽空對月。

山上的生活有著與山下截然不同的感受,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自給自足的生活,有著都市人嚮往的恬然自得。少了一些物質的享受,卻多了親子間,夫妻間的互動,亦多了一些享受生命的體驗。想到一首白居易的詩:”天平山上白雲泉,雲自無心水自閒。何必奔沖山下去,更添波浪向人間。”

訓練課程轉眼間已至最後一天,絕大多數的學員們也順利通過了期末測驗。由衷的祝福他們,可以藉由在課堂上所學得的知識,能讓他們更有效地使用的家用式太陽能發電系統。同時,我們也持續遊說泰國政府研擬出一套完整的配套服務計劃並監督其確實執行,讓這一群的系統使用者有管道可以諮詢,以及及時更換瑕疵設備與毀損零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