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前言
  法務部為宣示對監所收容人權維護的決心,秉持著監所透明化的政策。日前,邀請社會人權組織,參訪台中女子監獄、台中監獄及台中看守所。本協會請人權律師黃隆豐擔任領隊,帶同王副主委雪瞧、楊副主委永方、何委員政治、黃委員玲娥及吳委員啟東共六人,與廢除死刑推動聯盟執行委員高涌誠律師所率領之律師及各人權團體代表等共十七人,由法務部保護司朱副司長坤茂、矯正司廖副司長德富及黃科長啟發、陳科長宏銘領同前往。協會除對法務部及台中女子監獄、台中監獄、台中看守所等機關工作人員致上萬分謝忱外,參訪團謹將本次參訪活動後之見聞及感言,略述為文。
二、台中女子監獄
  法務部於民國87年7月1日,繼高雄女子監獄之後,在台中市成立第二所女子專業監獄,目前典獄長是國內第一位女性典獄長──劉梅仙女士。受刑人收容核定員額是1,040名(含毒品戒治所、外役分監),到民國95年8月31日止,共有收容受刑人及受戒治人共1,087人,其中以毒品罪最多,共684人,占68.2%。今年9月1日,我們實地參訪這所專業監獄的各項設施及教化、戒護、作業等實際狀況。我們發現這所監獄給予每位收容人獨立的床舖,雖然是上、下舖,但與其他各監所內,收容必須席地而臥,每人只有約70公分寬的位置相較,誠屬難能可貴。識字班的設立,讓不識字的收容人利用這段時間充實學習的動能,更令人感動。而完整猶如中型醫院的醫療設立,竟有傳統之心電圖機、牙科療床、耳鼻喉科療器外,更有昂貴的隧道式血壓機、婦科檢驗台、血球分析計數台,使得這所監所的生活功能,與一全功能性的社區生活無異。
  劉典獄長注重社會功能化的生活管理,處處可見。所以,除監所基本的戒護外,這家監所的各式加工、經營、技能訓練作業,多元化的再教育展現,活潑而活力充滿的藝文活動等等現象。我們看到劉典獄長帶領下的各級員工幹部,他們正奮力創造下一波遏止犯罪的社會溫暖動力。監所很難令國人驕傲,但這群默默工作,盡其一生為台灣消彌犯罪泉源的人,他們無私的奉獻,非但令人敬佩,更值得國人驕傲。
三、台中監獄
  民國81年1月24日,在全國人民幾乎沒有察覺的情況下,法務部興建設立的新台中監獄成立了,這所占地20公頃(可建設27洞的大型高爾夫球場),戒護區9.88公頃,建築樓板面積高達21,819坪,號稱全東南亞最大的監獄。其中共分為忠、孝、仁、愛、信、義、和、平八座建築群,除前棟行政中心外,次分為全國,也是世界赫赫有名醫療中心──培德醫院,而在戒護中心後,沿著中央通道,左右兩側各有三個獨立教區,其間隔之先進,令人稱奇。
  這所超大型監獄,現由吳正博典獄長領導,核定收容員額為4,076人,目前收容5,500人,超收達33%,情狀較為嚴重。但台中監獄最壯觀的設施就是這所比美地區醫院的醫療中心──培德醫院,這家全國最大的監所醫院,於91年4月1日起由中國醫藥學院附設醫院經營,除一般地區醫院應有醫療科別外,更有24小時急診,外科手術室、血液透析(洗腎)、精神病科等病房。而診療系統全部使用電腦網際網路傳輸,及自動包藥等全電腦化作業。看護方面,除有合格護士外,更訓練一批具有看護技能的收容人擔任。培德醫院的創舉,非但使監所收容人的醫療問題獲得解決,每年為法務部節省醫療戒護人力費用,光洗腎部份即達15,672,300元(民國94年),民國95年1月至7月為10,621,800元,總計在94年度因培德醫院的設立,有形效益達63,255,948元,95年度預估可達7千萬元以上。雖然這家大型醫院每年支出高達105,656,839元之數,但在戒護上的成效,及保障人權上的表彰,這些價值則是無法估算,而我國矯正執行實因有培德醫院而足以傲視全球。
四、台中看守所
  台中看守所為羈押被告之機關,附設有台中監獄分監,係屬較大型的二審所(即有高等法院羈押的被告),該所核定收容員額為1,453人,現收容人數為1,939人,超收額度達33%,房舍十分擁擠。
  由於是屬於二審所,因此這次同往的廢除死刑推廣聯盟的同道們,便對死刑犯的羈押,倍感關懷。目前,該所仍收容已宣告死刑之被告14人,死刑犯較令人關切的問題,主要是克服對死亡恐懼的心理輔導,死刑犯因情緒上的不穩定,往往有自戕或攻擊的現象。因此,使用戒具便成為防止死刑犯自殺或擾亂秩序的利器,但使用戒具,包括手銬、腳鐐等。戒具固然有其特定的效益,而減輕戒護人員的壓力。但在人權考量上,這二者應有比例性的平衡點。法務部在民國95年6月便下達指示,飭令各二審所對死刑犯使用戒具應徹底依法執行,不得漫無標準。因此,解除了大多數死刑犯的戒具。此後,亦將朝著這個政策施行,死刑犯的戒具問題,終能解決。
  對於死刑的存廢問題,向來見仁見智,全世界目前已有111個國家正式廢除死刑或實際上不執行死刑,另有84個國家仍存有死刑。而我國自民國88年至90年,共槍決100人,另民國87年槍決22人,為全球第7位,而從民國39年至94年止,共槍決690人(等於一個加強營的兵力),其中以民國79年槍決78人為最。至民國91年歐洲會議通過敦請日本、韓國及我國廢除死刑,法務部亦早在91年即著手因應及推動,並作民調工作,但全國國民贊成維持死刑的人數仍屬多數,其中一點也不贊成的竟高達58.6%,顯示國人仍偏向於「應報主義」,認為重罰可以嚇阻犯罪。
五、參訪後感
  (一)在參訪台中女子監獄、台中監獄及台中看守所後,我們還要再對法務部一再宣示維護監所收容人(含受刑人、羈押被告、受戒治人、受感化人等)人權的決心,表示高度的肯定及感佩。監所透明化、社會化、制度化、人性化,應該是施部長智慧的結晶與決心,而我們民間社會團體對於這種人權維護的宣示及執行,除表示敬佩,也願盡一份子的力量,全力支持、關懷與協助。
  本協會自李永然律師擔任理事長以來,即對監所收容人的人權倍感關心,自民國94年至95年,已配合法務部提倡落實監所法律教育的政策,獲准贈送法律圖書給基隆、台北、桃園、高雄、台東等監獄,及東成技能訓練所等矯正執行機關,致贈書籍達3,500冊以上,並由人權律師黃隆豐以自費方式,親至各監所任課,擔任法律宣導志工(該律師致力於監所輔導志工已逾八年,擔任施教之監所達六所之多),復提供監所收容人乃至工作人員及機關之免費法律諮詢及輔導,以及接受收容人申訴及協助之工作。將來,人權協會並將致力於做好執行機關與立法機關、學界、社會各階層間之協調溝通橋樑,以致力於我國監所矯正執行的提昇。
  (二)對於目前實際上已獲得相當高評價的監所行政,其實改善空間並非絕無僅有,例如:
  1.收容人超收已形十分嚴重,至今年全國突破六萬人,各監所多呈超收之局,這對安定囚情,實屬相當考驗。
  2.戒護、教化人員與收容人不成正當比例,一般戒護已至13:1,而台中監獄的戒護甚至形成33:1的奇蹟,還能安定囚情,更屬罕例。
  3.醫療資源的不足:培德醫院的設立,固然了不起,但至今因經費問題,仍無法全力施展效能,加上,北部、南部均無類似醫療中心,再加上愛滋病犯的增加,使得醫療問題已成監所最頭痛的事。因此,除了增加南北醫療中心,以補充醫療資源外,修正全民健康保險法中禁止監所收容人投保的規定,似成必要之勢。
  4.作業落後的問題,長久以來,監所作業均以手工為主,其經濟效益較低,近年來,各監所紛紛提升作業規格,以致許多監所的製品均頗富名氣,例如桃園監獄的手工馬達、陶器;台中監獄的漆器;高雄監獄的制服縫製;屏東監獄的醬油……等等,所以,如何提升監所作業,實與矯正政策的經濟及教化層面息息相關。
  此外,實際上待解決的問題尚多,惟囿於篇幅,也無法一一提及,只是略而說之而已。
  (三)死刑存廢問題,固與民情不可分離,但應報主義下的報應,除了稍能疏解被害人憤怒的情緒外,於事無補,再加上司法的公平性,及探究實在的能力問題,是無法確證的謎題。而嚇阻犯罪,絕非在重刑,反是在犯罪黑數的降低。治亂世用重典,人人均能朗朗上口。但歷史上,並無成功之例。相反的,解決酷刑、與民休息,得致富國強兵,政治清明之例,倒還不少。而最主要的,應報主義是污染人心的亂源,宗教上教導寬恕,絕非無道理。憤怒與報復,是相乘效果,而非相抵。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終究自己還是成彼人之道。
六、結語
  人權主要是人心,維護人權是關懷他人的起步;尊重他人,並非須以批判他人為根基,相反地,以自己的關懷啟發別人相互尊重,才算是提昇吧,因此,人權協會關懷及協助人權維護,但不評論、不干預,在相對論的範疇內,任何意見都值得尊重,然而關懷與協助,應該才是消彌歧見的圓滿之道。
黃隆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