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文學巨人結褵卅年的詩人張香華,在去年柏楊封筆時寫下《酒店打烊,我就走》一文,除道盡對身體孱弱的柏楊種種不捨心情外,對於後起之秀更有著深深的期許,「把空白的紙和筆鋪在年經一代的桌上,把手中的麥克風交給年輕的一代去試你們的新聲。

此文讓柏楊的好友們,藝術工作者徐榮昌、英國倫敦市立大學音樂博士翁志鴻,興起要替柏楊打造一個永不打烊的藝文酒店念頭。在這「柏楊人權酒店」中,將提供與人權議題相關的書籍文獻、可暢所欲言或辯論的肥皂箱、用作音樂藝術展演的空間,以及柏楊最愛的牛排。

至於酒店該開設於何處?目前尚無定論,因為發起者均無雄厚財力,仍仰賴外界提供。希望酒店能延續柏楊直言不諱、捍衛人權真理的精神,成為一個可吐真言、凝聚知識力量的據點。蔡幸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