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權是一個概括性的概念,就其具體內容,並非人人均有共同之見解。網路人權是人權中的新興領域,其意涵究竟為何,更是值得探索。我國憲法第二章為規範我國國民基本人權與人民義務之專章。其中權利包括平等權[第七條) ,人身自由[第八條) ,人民不受軍事審判原則[第九條) ,居住遷徙自由[第十條) ,表現自由[第十一條) ,秘密通訊自由[第十二條) ,信教自由[第十三條) ,集會結社自由[第十四條) ,生存權、工作權及財產權[第十五條) ,請願、訴願及訴訟權[第十六條) ,參政權[第十七條) ,應考試、服公職之權[第十八條) ,受國民教育之權利[第二十一條) ,其他基本人權之保障[第二十二條) ,基本人權例外限制之比例原則與法定主義[第二十三條) 及公務員責任及國家賠償責任[第二十四條) ;有關人民義務之規定則為納稅義務[第十九條) ,兵役義務[第二十條) 及受國民教育之義務[第二十一條) 。從上述我國憲法所臚列之基本人權與人民義務之名目觀之,並非均能明顯地與網路人權發生關聯。

「人權」前冠以「網路」,表明「網路人權」係屬基本人權之子集合。唯網路使用之普及與深化仍屬近期之發展,致使網路使用者、提供者及規範者內部和相互間仍頗多爭議和衝突。此等爭議和衝突之解決如僅賴「無形之手」卽可實現,則大無政府或法律介入之必要。網路人權做為政策訴求之日益受人矚目,相當程度表示其具有政治面之重要性或經濟面之外部性。因此,如無適切之配套法律予以落實,網路人權或將淪於立意善良之空泛主張。然則,權利與義務為法律規範之一體兩面,故網路人權法律基建之完善又與網路使用者、提供者和規範者義務之確立息息相關。在資源有限和競爭使用之情形下,權利人之權利增加,勢必致義務人之福祉減少,是以政府之介入自宜在公平性上多所考量,而確保公平性之同時亦當選擇高效益、低成本之政策方案和手段。另一方面,網路活動畢竟亦屬經濟活動之一環,網路使用者之價值、認知、利益和行為對於經濟的效率和法規之遵循均有重大影響。忽視個體的微觀需求和觀點而以虛無的價值或高尚的道德為依歸的政策或法律,到頭來往往會不了了之或窒礙難行。因此,欲提倡網路人權並期望其保障得以建立在務實的法令上,網路使用者之意見自不能予以忽略。

有鑑於此,本文在撰寫之前特針對成功大學政治系一年級同學六十名進行開放性問卷調查,請其對網路人權表示看法。問卷回收五十份,每份字數約在二百字至六百字之間,經運用內容分析法後,將受訪者認為與網路人權相關之重要項目依其獲選項次之多寡順序分列如下:[1) 網路犯罪[48項次) :包括援交或性交易、誹謗、詐騙、盜用帳號或密碼、散發病毒、駭客入侵、假冒名義、性騷擾、販賣槍枝、賭博、脅廹、人口買賣、及裸露自拍等,[2) 表現自由[40項次) :包括言論自由、著作自由、新聞自由及平等接近和使用網路之權利,[3) 隱私權[30項次) :包括姓名、身份、外貌、住址、電話、資產、帳號及密碼等個人資料,[4) 網路使用權之限制與規範[27項次) :包括網路監控、網站管制及使用分級等 ,[5) 智慧財產權[25項次) :包括著作權、電腦軟體及影音檔案等 ,[6) 秘密通訊之自由[12項次) :如帳號加密和電子郵件 ,[7) 肖像權[10項次) :如未經當事人同意而盜貼或轉貼其影相於網站之上及 [8) 集會及結社自由[10項次) ;如網路社群或部落格之組成。

對應此八個與網路人權密切相關之調查面向,我國相關之規範依據散見於不同的法律之中。首先就網路犯罪之行為而言,在藉電腦網路散布訊息而促使人為援交或性交易者,可能有「兒童及少年性交易防制條例」或刑法妨害風化罪之適用,並遭有期徒刑和罰金之懲處[註一) ;有關網路上之裸露自拍、賭博、人口買賣、脅廹、誹謗及詐欺等,我國刑法亦已備具相關之規定[註二) ;網路使用時盜用帳號或密碼、散發病毒及駭客入侵等,則當適用刑法妨害電腦使用罪[註三) ;利用網路販賣槍枝將受「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之懲處;藉電腦網路傳播色情電郵或其他類似訊息導致性騷擾者之結果者,亦可依「性騷擾防治法」予以制裁[註四) ;至於假冒他人名義在網路上發表意見,如無涉及誹謗或其他刑責,應僅屬民事上有關姓名權之侵害,其受侵害人得請求法院除去其侵害,並得請求損害賠償[註五) 。

表現自由為我國憲法第十一條所保障之基本人權。網路人權被國際特赦組織視為是與訊息自由、表現自由、結社自由和隱私權息息相關的重要人權。國際特赦組織於其2006年在雅典召開之「網路治理大會」的大會宣言中卽指出:「人們有權在免於恐懼和干預的情形下,透過網路尋找及接受訊息並且表達他們和平性的信念[註六)。」相對地,在解釋我國憲法第十一條時,司法院大法官會議釋字三六四號解釋曾指出為保障言論自由,對於人民平等「接近使用傳播媒體」之權利應予以尊重 。如果我們將電腦網路視為傳播媒體之一種,則網路人權自亦應受憲法之保障,故除非有合乎憲法第二十三條所列之四種情形,不得以法律加以限制[註七) 。

隱私權在我國憲法雖未見諸明文,但可納入憲法第二十二條所保障之其他基本人權。針對儲存於電腦上之個人資料,我國自民國八十四年八月十三起卽已施行「電腦處理個人資料保護法」加以保護,對於違反法律規定者並明定民事賠償責任及刑事罰則。此外,刑法妨害秘密罪及妨害電腦使用罪兩章亦有相關條文保障網路使用時所涉及之隱私權。「性侵害犯罪防治法」更禁止電腦網路或其他媒體報導或記載被害人姓名或其他足資識別被害人身分之資訊[註八) 。對於藉電腦網路而侵害他人之智慧財產權,我國之「著作權法」及刑法之妨害電腦使用罪之專章均設有刑事罰責,在民事部分「著作權法」亦規定違反著作權人需負損害賠償之責[註九)。在秘密通訊自由方面,憲法第十二條之保障應及於透過電腦網路所為之私人通訊。依我國民國九十六年七月十一日修正公布之「通訊保障及監察法」,政府需在符合法定要件且依法經法官核發通訊監察書後,始得對人民進行通訊監察,違法之監察將使政府或違法之公務員負担民事或刑事責任[註十)。至於肖像權並非我國法律所明文列舉之權利,在憲法上可解釋為屬於憲法第二十二條所保障之其他基本人權,在民法上則被視為人格權之一種並享有人格法益。對他人之肖像權藉電腦網路加以侵害,在刑法上可能有妨害秘密罪及妨害電腦使用罪之適用,在民法上侵害情節重大者可能涉及損害賠償,如所侵害之肖像為他人之合法著作則會因著作權法之違反而承担相關的民、刑事責任[註十一) 。再者,網路社群、部落格、討論區等是否可歸屬於憲法第十四條所保障之集會結社自由,就此點雖可能因其為電腦網路上之虛擬團體而致有所疑義,但在不妨害社會秩序、公共利益下,均可視為符於憲法第二十二條所保障之其他基本人權。最後,就我國人民對於電腦網路之使用權利,依我國憲法第二十三條之規定,必需在為防止妨礙他人自由、避免緊急危難、維持社會秩序或增進公共利益所必要的情形下,始得以法律加以限制。如有認為限制人民使用電腦網路之法律違憲者,亦可依「司法院大法官審理案件法」之規定,聲請大法官會議釋憲,以資救濟[註十二) 。

電腦網路為現代人生活所必需工具之一,與人民之基本權益關係密切。近年來由於國際特赦組織有鑑於在中國大陸、突尼西亞及越南所發生因使用電腦網路傳輸資訊和表達意見而遭拘禁或逮捕之案例,以及在事件過程中竟然涉及雅虎、 微軟及谷歌等國際電腦網路提供者與當地政府之合作,故而大力倡導網路人權以確保人類所具有之訊息自由、表現自由、結社自由和隱私權[註十三) 。就網路人權之規範而言,我國憲法因制定於民國三十五年十二月二十五日,故其中第二章關於「人民之權利義務」的專章顯然並非針對網路人權而設計,唯在此一專章引導之下以及司法院大法官會議的善盡憲法解釋之職能,使得我國的法規制度得以與時俱進,發展出前述能兼顧電腦網路使用者權利與義務的規範體系。這樣的結論,從網路人權在充滿表現自由的台灣尚未成為熱門的話題,或可得到一定的佐證。由此可見,我國憲法之內容固然有因為時空轉移而需修正之部分,但其中亦不乏歷久彌新、愈陳愈香之經典條文,未來承担修憲使命之國家菁英,就此,實不宜有所忽略。

註 釋

註 一、請參考「兒童及少年性交易防制條例」第二十二條至第三十條及刑法第二百三十一條至第二百三十五條;此二法律發生競合時,前者優先適用。
註 二、請參考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條、第二百三十五條、第二百六十八條、第二百九十六條之一,第二百九十七條、第三百零四條、第三百一十條、第三百三十九條及第三百三十九條之三。
註 三、請參考刑法第三百五十八條至第三百六十三條;本部分之罪為告訴乃論。
註 四、請參考「性騷擾防治法」第二條、第二十條及第二十一條。
註 五、請參考民法第十九條。
註 六、請參考國際特赦組織[Amnesty International) 網址:
http://web.amnesty.org/library/Index/ENGPOL300542006。
註 七、我國憲法第二十三條規定:「以上各條列舉之自由權利,除為防止妨礙他人自由、避免緊急危難、維持社會秩序或增進公共利益所必要者外,不得以法律限制之。」
註 八、請參考刑法第三百十五條之一至第三百十九條、第三百五十八條至三百六十三條及「性侵害犯罪防治法」第十三條。
註 九、請參考「著作權法」第八十八條及第九十一條。
註 十、請參考「通訊保障及監察法」第五條、第十九條至第三十條及司法院大法官會議釋字第六三一號解釋。
註十一、請參考民法第十八條、第一九五條及「著作權法」第五條。
註十二、請參考「司法院大法官審理案件法」第五條及司法院大法官會議釋字三七一號及釋字四○七號解釋。
註十三、同註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