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網路、科技與人權發展」議題上,我將從「兒童及青少年性交易防治條例」衍生的問題及「網路時代著作權侵犯」的問題來探討,兩者的論點大異其趣,值得討論。

「兒童及青少年性交易防治條例」衍生的問題

在網路的時代,許多人卻將網路作為溝通的工具,但在一些規定下,讓原本的好意,卻成為大家心驚膽跳的新發明,網路人權也因此被產生爭議。

網路時代開始之後,許多問題也將現出來,隱私的問題是相當嚴重的,尤其是八卦風流行的年代,加上不尊重個人權益的新聞報導方式,都在在影響了網路活動,甚至已成為法律的「灰色地帶」,讓網路使用者戰戰兢兢,與法治精神行程一個相互矛盾的荒謬狀態。

除了政治社會方面的人權外,我將人權放在性別方面,可以用「兒童及青少年性交易防治條例」造成的風聲鶴立的情形來探討。

「兒童及青少年性交易防治條例」原本是為了消除皺妓現象,保護兒童及少年遭到不肖成年人控制賣淫,但「兒童及青少年性交易防治條例」的刑責比例相當不對等,裡面的條例有時過於擴張,有時過於氾濫解釋,已嚴重影響到網路性方面言論及網友交友上的自由。

「兒童及青少年性交易防治條例」在社會的關照下已成為警方辦案的重點,尤其是以釣魚誘捕的辦案手法曾出不窮,各種網路使用者在網路上感到風聲鶴唳;司法警察及系統使用者的言論檢查,讓想在網路上交流的誠心網友,互相交往的可能性也大大降低。

最近警察更積極向網路單位直接索取有嫌疑的使用者的基本資料,這嚴重侵害網路使用者的隱私權和基本人權。不論性別、性取向或有任何意圖的網路使用者,都宣佈網路言論自由,除非已觸犯到法律層面,不然任何人都不確定任何意圖侵犯別人的自由權利。

基於「兒童及青少年性交易防治條例」的相關規定及相關單位人員的委託性行為,網路人權定位是一個該重新省思的問題。

「網路時代著作權侵犯」的問題

網路技術上的進步,為法律和政策帶來了兩方面的衝突,且直到最近才被視為個別議題,那便是著作權執行和隱私。正當政策制訂者和公眾對著作權,以及隱私(例如線上監視、使用者側錄、和身分竊盜)的意識日益增高時,大眾對這兩者間的網路連結卻不慎注意,這兩方面的合法性考量平衡,也沒有廣受大眾接受的政策標準。因此,矛盾法規和法庭判決的混亂使得著作權-隱私政策中看不中用,不僅阻礙未來網際網路成為經濟和社交創造力的工具,更危及民主政權本身的活力和合法性。

著作權如何與隱私發生關連? 線上資訊和娛樂產品的數位整合代表著所有的事物都以1和0的形態,在相同的電信路徑上移動。由於電腦無法辨別受著作權保護和公共領域的數位位元,所以對著作權所有人來說,要控制他們作品的傳播也就變的更加困難,就如同音樂業界和其他業界所證明的。因此,著作權所有人(音樂出版者)要取得他們產品收入的權利,以及使用者(樂迷)在網路上免費收集和使用資訊(點對點分享音樂和其它檔案)的權利似乎逐漸背道而馳。在這個知覺零和關係中,當網路變得更普遍且任何事物網路化時,受著作權保護的作品遭受未經授權使用和散播(如剽竊)的機會也相對提高。

著作權執行的技術性手段進步,相對的使用者監視、使用者側錄和身分竊盜也將增加。在此同時,可以讓使用者從網際網路上收集有著作權保護和無著作權保護之資訊的網路化,也能讓網際網路服務提供者、資料數據庫、信用調查機構,和官方機構等有意瞭解是誰取得及使用不同線上服務和產品的人,得以提高對使用者線上行為的監視。當然,這同時包括了受著作權保護的資訊以及其如何被使用。正當使用者受易於進入與間諜軟體這把雙面刃的線上商務要求更便利和透明的處理而遭受擺佈時,使用者側錄和監視已經成為一個價值數億元的產業。進到了身分竊盜、唱片工業協會訴訟,以及電腦病毒這可怕弔詭之中,政策制訂者和法庭也漸漸被要求在著作權和隱私權兩者間作出選擇。由於到目前為止,尚未有被廣泛接受的標準使這些利害關係保持平衡,造成政策混淆、法律抵觸,和使用者側錄的機會被大量濫用,使得身分竊盜成為國家政治議程上最優先的問題之一。

在大學觀點方面,很明顯的是,學生對智慧財產權(和其學術伙伴-剽竊行為)的態度已有很大的改變,不論是否在校園中,反映出社會看待資訊、新聞業和媒體的方式有較大的改變。文化最終將決定什麼是可實施的,並藉此理解什麼是“合法的”。很清楚的是,大學環境的商業化將會繼續,如同缺乏現金的研究單位和學術計劃,尋求較大的組織贊助。要鑑定合法的使用和使用者將需要技術阻礙,例如,進入出版者線上內容的密碼。同時,大學的角色正逐漸朝社交者前進,且離開其傳統身為資訊提供者的角色。換言之,大學將繼續被社會權力所“容忍”,然而並不是政權上的資訊檢查手段,而是對抗社會過度商業化的最後堡壘。大學任務的真正風險並非來自企圖遏止學生下載音樂的過度熱心的政府,而是像另一種娛樂媒體般威脅商業化學術自由的社團主義。

隱私將成為著作權執行的定義符號。越過結果制度的邊界,兩者都將不存在;合法性將視執行非常分權卻聚集的數位網路規則而定。當對於身分竊盜的爭論和考量進入公共議程中,著作權執行將使高價值的媒體產品改變,成為運作上匿名且不引人注目的嵌入式技術。但是大量的資料將通過著作權和隱私條款,強迫司法和文化的方法進入非常需要的數位化社會契約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