邁入21世紀,使世界地球村的理念,經由網際網路的流通,成為可能。隨著網際網路的蓬勃發展,國內的網路使用人口也越來越多 。而網際網路的誕生,固然帶給人類許多便捷,但也衍生出一些難以避免的問題。尤其是在網路上日益嚴重地違法或不當的資訊傳播問題,已對人民生活與社會安全構成極大的威脅 。因此,國家經由法律的「網路管制」,也逐漸成為網路社會的重要課題。

這種網路上違法或不當的資訊傳播問題,雖然值得重視。但是,相對地,假如過於強調維護網路的使用安全性,而以嚴格預防網路犯罪行為的態度,課予過度非屬網路社會自治常態的規範控制,忽視網路社會透過經驗累積所逐漸形成的特有共識與自律規範,將會破壞到網際網路設計之初 - 所謂「開放無國界」的自由理念,也可能導致網路世界發展的萎縮與荒蕪 。也就是說,在網際網路文化中,存在所謂「無政府社會」的理想,網路公民秉持自由開放無國界的信念,推廣電腦網際網路的發展,使網路使用普及於社會之中。這些網路使用者可享受的自由,可說是「網路人權」的保障。然而,誠如前述,最近因為在虛擬網路空間中,網路犯罪問題的氾濫與嚴重,已造成網路使用者及政府當局開始重視與思考:對網際網路管制的規範必要性 。

這樣的思考趨勢,意謂著網路過去「烏托邦」的規範模式,已經受到嚴酷的現實挑戰。取而代之的,可能是更多國際政治、法律、社會、文化與教育因素的滲入,如此應運而生的網路統轄管理機制的重整過程,也被稱為「網路制憲」。也就是說,在網路上放縱個人自由過度,容易導致網路犯罪的發生;而過於強調社會安全,也將箝制網路世界應有的自由及正常使用 。如何在兼顧個人自由與社會安全的前提下,正視當前網路上違法或不當資訊的問題,而在充分享受網際網路所帶來自由與便利的同時,從法規範的角度釐清國家公權力介入管制的界限,是我國未來網際網路發展的最重要課題之一 。這也是「網路管制」與「網路人權」對立的必然面,在國家進行「網路管制」的同時,必須要兼顧「網路人權」的保障。

事實上,隨著網際網路的蓬勃發展,其所衍生的龐雜法律問題,是否可由現行法規範完全加以處理與解決,還是必須在未來研究與制定一套完整的網路法規範,目前仍有相當大的爭議 。一般而言,網際網路的相關法律問題可大致分為兩部分。第一為「基礎網路」部分:對於Cable、衛星、Telcom、Modem等事務加以規範。另一部分則為「網路應用」部分:牽涉範圍廣泛,又可分為五大類目,包括電子化政府(如資訊公開法)、電子商務(如數位簽章法)、電子媒體出版(如著作權法)、電信服務(如電信法)及網路犯罪(如刑法)等 。以德國為例,已首開先例在1997年8月1日以包裹立法方式通過一部聯邦的網路基本法,名為「資訊服務與通訊服務法」 (IUKDZ),其中也包括刑法和危害青少年書籍與資訊傳播法相關條文的修正 。面對國內網路上違法或不當資訊傳播日益猖獗的今日,是否應制定網路基本法、網路管理法或網路使用者管理辦法等相關網路法規,是值得探討與研究的。亦即,如何在維持「網路人權」的保障前提下,對於網路上違法或不當資訊傳播,在網路社會的自律管理面與國家的法律管制面上權衡考量,而審慎研訂「網路管制」的相關法規 。

以下嘗試舉兩個近年來著名的「網路管制」案例,分別檢討網路使用者的言論與學術自由問題,提供各位參考:
一、網路使用者的言論自由問題:大法官解釋釋字623號
到底國家公權力可否介入管制網路上違法或不當的資訊,首先最有可能涉及到的是網路使用者言論自由的限制問題。我國憲法第11條規定,人民的言論自由應予保障。鑑於言論自由有實現自我、溝通意見、追求真理、滿足人民知的權利、形成公意、促進各種合理的政治及社會活動的功能,其乃維持民主多元社會正常發展不可或缺的機制,國家應給予最大限度的保障。惟為保護其他人民的人格發展與個人名譽、隱私等法益以及維護公共利益,國家對網路使用者的言論自由,尚非不得依其傳播方式為適當的限制,尤其是當國家為了保護青少年的人格開展時,典型的爭議像釋字623號解釋的案例,分析如下:
(一)案例事實
聲請人蕭○煒涉嫌於2001年3月18日下午,在其台北縣中○路○巷○號○樓住處,以家中的電腦,在奇摩網站 http://tngs.hypermart.net//friend/friend.cgi?action=click&number=2683 刊出台灣新世紀同志交友站,化名小明,刊登「173/62/18y 援助我、住新店、短髮、內雙眼、無誠勿試 0919954526 」之足以促使人為性交易的訊息,試圖引誘上網瀏覽的不特定人,以前開訊息內所登載的電話與其聯繫進行性交易,嗣於同年3月23日下午4時許,被警察在○○縣○○市○○路○段○○○號前查獲,並扣得其所有的行動電話 0919954526 號晶片卡乙張。案經台北縣警察局樹林分局報請台灣板橋地方法院檢察署檢察官偵查起訴,依違反兒童及少年性交易防制條例第29條罪嫌,向台灣板橋地方法院聲請簡易處刑判決(台灣板橋地方法院檢察署90年度偵字第6401號),經台灣板橋地方法院審理認聲請人觸犯系爭條文,判處聲請人有期徒刑3個月(93年度訴字第235號)。案經上訴,台灣板橋地方法院審理後亦為相同的認定,駁回聲請人的上訴(90年度簡上字第153號),聲請人遂因違反系爭條文而遭判處有期徒刑3個月確定。
(二)解釋要旨
憲法第11條保障人民的言論自由,乃在保障意見的自由流通,使人民有取得充分資訊及自我實現的機會。商業言論所提供的訊息,內容為真實,無誤導性,以合法交易為目的而有助於消費大眾作出經濟上的合理抉擇者,應受憲法言論自由的保障。惟憲法的保障並非絕對,立法者於符合憲法第23條規定意旨的範圍內,得以法律予以適當的限制。促使人為性交易的訊息,固為商業言論的一種,惟係促使非法交易活動,因此立法者基於維護公益的必要,自可為合理的限制。1999年6月2日修正公布的兒童及少年性交易防制條例第29條規定:「以廣告物、出版品、廣播、電視、電子訊號、電腦網路或其他媒體,散布、播送或刊登足以引誘、媒介、暗示或其他促使人為性交易的訊息者,處5年以下有期徒刑,得併科新臺幣100萬元以下罰金」,乃以科處刑罰的方式,限制人民傳布任何以兒童少年性交易或促使其為性交易為內容的訊息,或向兒童少年或不特定年齡的多數人,傳布足以促使一般人為性交易的訊息。因此,行為人所傳布的訊息如非以兒童少年性交易或促使其為性交易為內容,且已採取必要的隔絕措施,使其訊息的接收人僅限於十八歲以上之人者,即不屬該條規定規範的範圍。上開規定乃為達成防制、消弭以兒童少年為性交易對象事件的國家重大公益目的,所採取的合理與必要手段,與憲法第23條規定的比例原則,尚無牴觸。惟電子訊號、電腦網路與廣告物、出版品、廣播、電視等其他媒體的資訊取得方式尚有不同,如衡酌科技的發展可嚴格區分其閱聽對象,應由主管機關建立分級管理制度,以符比例原則的要求。
二、網路使用者的學術自由問題:何春蕤的動物戀網頁案
其次,也有可能涉及到網路使用者學術自由的限制問題。但是,這只有限於當網路使用者本身從事學術研究工作,而國家在管制網路上某種違法或不當資訊時,卻又正巧為其研究內容的一部分。此時,國家也有可能侵犯網路使用者學術自由中的研究自由,例如:社會學者從事性文化的研究,可能因為國家在管制網路上某種不當的資訊,而無法獲得相關資訊,並且在研究後可能也無法傳布其研究成果,典型的爭議像是中央大學性/別研究室的動物戀網頁案,分析如下:
(一)案例事實
2003年4月10日,經由媒體的報導,進入中央大學的性/別研究室網站,可聯結到一個名為「性解放」的網頁。在此性解放網頁,不但介紹討論「動物戀」,並張貼動物戀相片集,其中呈現許多人獸交的畫面。在「動物戀」的實務討論中,還刊載如何和大型馬類、豬、貓的完全獸交手冊。在該性解放網頁的頁面,註明有所發表的任何圖文言論、影片及聲音不代表該站立場,並註明「動物另類性愛圖片不喜勿進」的文字 。隨後,婦女團體譴責性解放網頁戕害青少年及兒童身心,於是向新聞局、教育部提出檢舉,部分家長也要求解聘上載聯結點的何春蕤教授。中央大學表示,校方將尊重司法調查及司法判決後,經三級教評會討論決定何春蕤是否適任 。這個原本只是一個社會文化爭議問題,經立委曾蔡美佐提出性/別研究室網站的人獸交圖片資訊都未設防,大人小孩都可自由進入觀賞,認為這個網站的內容勢必造成兒童與青少年不良的影響,並依據兒童及少年福利法第26條規定 主張其涉有違法之嫌,且在2003年6月23日偕同勵馨基金會等婦幼、宗教等10餘個團體,向台北地檢署控告何春蕤公然散布猥褻品,觸犯刑法猥褻等罪嫌,要求檢方徹查 。經過一段時間的偵查,檢察官在2003年11月28日,依刑法第235條第1項規定的散布猥褻圖片罪,將何春蕤提起公訴 。
(二)案例分析
雖然,青少年保護,一直是國家進行「網路管制」,而同時限制「網路人權」的最佳理由。但在本案的合憲性檢驗上,無論是研究自由或多元文化國的保障,都特別強調少數保護的特質,故在本案的合憲性判斷上應嚴格檢驗公益理由的「必要性」,尤其是必須著眼在「自我決定」的前提上。在本案上,何春蕤將其從事性學領域的研究成果,置於其性解放的網站上,其目的應在建立與他人溝通其研究成果的管道,而所謂的「動物戀」網頁只是何春蕤提供研究討論的資訊之一,因此該「動物戀」網頁須經多方聯結才可獲得。青少年除非是對「動物戀」領域的研究有興趣,否則相對於網際網路簡便提供色情資訊的系統,這樣麻煩的多方聯結,應出於青少年主動積極的自我決定所主導。既然何春蕤只是意圖傳布其性研究的成果 ,而且青少年只有在自我決定下才能獲得此性研究資訊。在本案是針對維護善良風俗與青少年身心健康的正當性探討。當「維護善良風俗」與「維護青少年身心健康」的公益理由,遇到少數保護特質的研究自由個案時,除非已經具體造成某青少年身心的傷害,否則本來就應該主動退讓;加上在此涉及青少年本身的自我決定,這兩項公益理由在自我決定作為多元文化國的保護前提下,更是缺乏憲法的正當性。因此,國家對本案色情管制的公權力干涉,因不符合憲法正當性的公益理由必要性而違憲 。
最後要強調的是,對於同樣作為媒體或媒介之一的網際網路,政府若沒有把握在維持網路秩序之際,亦不犧牲網路的特質與人民的基本人權,則不如捨棄統一立法的可能過度干預,而參酌釋字第623號解釋所提的分級方法,對網際網路上的資訊加以分級管理。因此,網路資訊內容分級制度的建構,一方面可能是國家有效管制網路上不當資訊的手段,另一方面也是提供一個維護網路人權的合理使用環境,以合於憲法保障並實現基本人權的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