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去「通訊監察書」(監聽票)是由檢察官核發,但因把關不嚴謹,造成監聽浮濫的狀況,民眾的隱私權及秘密通訊的自由權受到極大的挑戰。

《通訊保障及監察法》修正後,將核發監聽票的權利移交給法院,對於憲法所賦予人民的基本人權給予更大的保障。司法院秘書長謝文定表示,為因應線上監督的需要,已建置了台灣高等法院通訊監察系統,作為監督管理全部通訊監察案件的用途。而高院也由刑事庭長組成小組,在新監聽法施行的兩週內,協助解決各法院面臨的實際操作疑難及法律疑義。

(資料來源:2007年12月11日工商時報)蔡幸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