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刊於2007年12月21日Taipei Times

譯者:TOPS海外志工 Wesley

辛西雅醫生表示緬甸人流離在外缺的不只是一個家國,他們也需要更多食物、健康照護服務與教育。

辛西雅醫生上週(2007/12/13)持泰國政府與我駐泰代表處同時批准的臨時觀光簽證前來台灣,因為她獲頒2007年亞洲民主人權獎來表彰她長年對緬甸人權的貢獻。

如同1988年因民主浪潮遭鎮壓而逃往泰緬邊境的成千上萬難民,這位醫生自從緬甸軍政府改變身分證後即失去國籍,如今她仍用舊名「Burma」稱呼緬甸,而非緬甸軍政府改用的「Myanmar」。身為少數民族甲良族的一員,辛西雅醫生在1988年逃往泰國且再也沒回過緬甸,從此也與留在那裡的家人斷了音訊。

在上週五Taipei Times進行的專訪中,辛西雅醫生為失去家國的在泰緬甸人與台灣的國家認同議題進行比較,她表示:「緬甸的主要問題是軍事獨裁政權掌控了國家。」而「我所看到台灣很有趣的一點是,台灣也面臨類似的挑戰。台灣至今未被聯合國承認為一個國家……但因為自由與民主,台灣創下許多成就。」她表示。

她補充道:「緬甸與台灣的不同點在於你們擁有自己的土地以及民主的領導體制……但緬甸人必須非法且無國可歸地生活在其他國家,我們得持續面對逮捕與遣返的威脅。」家國不是流離在外的緬甸人唯一欠缺的事物,她說如同緬甸裡的「境內流民」,他們也短缺食物、健康照護與教育。

辛西雅醫生表示她目睹「緬甸在軍事獨裁下壓迫與緊張與日俱增,青年沒有就學機會,社群也得不到健康照護」後,在邊境投入1988年興起的民主運動。她說:「我相信在邊境很有機會強化國際組織的網絡來提供健康照護。這就是我為什麼會離開緬甸來為流離的人群建立緊急醫療中心。」

美索位於在泰國近緬甸的邊境,1989年12月建立於此的梅道診所只是間開在傾頹棚舍且欠缺供給品與資金的權宜診所。辛西雅醫生與她的同伴診治與日俱增的病人,他們前來診所的原因包括瘧疾、呼吸道疾病、腹瀉、槍傷與地雷的傷害,其中瘧疾是診所最常見的疾病之一。

這間滿19歲的診所已成為一間擁有120個床位、數個部門、五位醫生、140位健康工作者及100位支援職員的醫院,一天約為200名病患提供廣泛的健康照護。它診治住院病人與門診病人、提供基本外科服務、幼兒照護、融入捐血服務的志願諮詢與篩檢服務、愛滋病與性病的檢測與治療、視力保健與實驗室服務,全部免費。

辛西雅醫生表示隨著越過邊境的人民數目一年顯著多過一年,他們治療的病人每年約增加20%至30%。她說:「我們資源增進的速度跟不上需求的增加。我們需要增加人力與醫療設備,這每年對我們都是項挑戰。」

辛西雅醫生也說目前診所服務的對象包括約150,000名在泰國的移工、近50,000名在邊境的難民、延伸計畫中的36個健康中心以及涵蓋緬甸境內的76個背包醫療隊。 這36個稱為「衛星診所」的健康中心設在軍政府禁止國際非政府組織提供醫療服務的偏遠地區,每個中心以服務4,000至8,000名的流離人群為目標,因為他們除此之外別無其他醫療管道可循。

辛西雅醫生不只以診療病人而聞名,她除了提供醫藥照顧外還訓練新的健康工作者,並執行兒童保護、教育及社區建設活動。

梅道診所從當地社區甄選健康工作者。她說:「健康工作者若不是你從當地社區選拔出來,他們不會長時間回去那個區域,因為那是戰區、衝突區。」

「與健康工作者共事的人都扎扎實實地吃過內戰殘暴的苦,因此健康工作者需要了解這些人的問題與心理。」她補充道:「只有從當地社區出身的人才能了解這種語言與文化。」

基於「教育是緬甸發展的關鍵」的堅強信念,辛西雅醫生表示診所支持邊境超過80間學校合計8,000名兒童,但這數目仍遠低於30,000名沒有父母獨自在泰國生活與工作的學齡兒童。她表示:「(這30,000名學齡兒童中)部份在工廠工作,部份在農田工作,很少能接受教育。」

梅道診所一開始僅提供醫療服務,但現在辛西雅醫生希望改善緬甸人的生活品質。她說:「我們與國際及當地組織合作以突顯流離兒童的問題,以提供他們更佳的保護。」

她表示國際社群應該更緊密地合作並支持民主勢力。 「當地社區組織需要向上提升,支持才可長可久,當地社群也才能投入更多的參與。」

梅道診所接受約20個國際組織的支持,它們提供食物、醫藥與後勤裝備,診所60%的預算由三至五個多年合約長期捐贈。 但是診所財務仍然告窘。去年它收到52,000,000泰銖(1,600,000美元)的捐款,但支出達54,000,000泰銖。

辛西雅醫生表示:「梅道診所的病患數目年年增加。人們持續逃離緬甸,兒童依舊中輟學業……但是長期資助者無法增加預算,因此我們需要尋求單筆捐贈者以支應40%的預算。」

儘管有財務危機,辛西雅醫生表示她絕不考慮關閉診所。她說:「當從一開始我們資源就很少。我們只有六名工作人員,沒有固定捐助者,我們所獲的捐贈也只是些從當地非政府組織來的米和藥品,但我們從未放棄改善健康照護的努力。」

辛西雅醫師強調:「我們若關閉診所,人們就要吃苦了。健康照護是一個社群最基本的需求。」她表示:「除了健康照護,我們任務之一是提供年輕人學習社區健康與醫藥的機會,如此一來終有一天他們能回去並服務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