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工生殖技術一直以來就備受爭議,「生命權該由誰做主?」,涉及之倫理問題似乎無法有著確切的認定。

人工生殖技術對床前(體外)的胚胎做基因檢測,再決定其是否回到母體發展成胎兒,此舉有違生命的本意嗎?而又該如何處理未被植回母體的胚胎?科技不斷地挑戰倫理問題。台大醫院基因醫學部細胞暨分子遺傳研究室主持人蘇怡寧表示,生命權在現代,應由病人作主。

蘇怡寧指出,世界衛生組織1998年制訂《產前檢測規範》,強調醫師須對病人充分告知、尊重病人自主權、不得對病人做出「引導性」遺傳諮詢等三倫理原則。她針對日前人工生殖「救命寶寶」的案例表示,醫生以非引導的方式,告知病人人工生殖的優缺點及風險,再由父母決定是否進行,並不能說是違反倫理。若尊重病人的意願,將多餘不用的胚胎凍存或銷毀,亦是出於病人的自主意願。

政大哲學系、中央研究院倫理委員會委員戴華分析「救命寶寶」受爭議點指出,父母未取得寶寶同意,就決定將她生出來幫罹患地中海型貧血的哥哥治病,即是人們可能犧牲一個倫理,去成就另一個倫理。還好此案例僅是抽取臍帶血,若是抽骨隨等繁複的手術,讓寶寶被迫承受痛苦,爭議將會更大。

(資料來源:2008年2月21日中國時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