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統先生閣下:
今年3月27日上午十時在介壽公園舉行「白色恐怖政治受難者紀念碑」揭幕典禮儀式上,本人側身建碑委員之列,得以利用與 總統先生握手致意的機會,當面大敢向您請命:「請大赦特別費所有涉案人員,為司法解套……」您乍聞之下有點錯愕,並沒有作任何表示。其實,如有足夠的時間,本人陳情的下一句是準備這麼說的:「為蒼生立命,也為自己留下讓國人懷思的德政。」

特別費是一種長年習焉不察的行政陋習,在會計出納部門便宜作業縱容默許之下所形成的歷史共業,似已成為國人的共識。因此,絕大部分受領者自認為一種薪水外加的實質補貼,本身並無違法認識,當然欠缺主觀的犯罪故意。然而,在朝野對抗彼此互控之下,檢察官被迫以「事後之明」作出選擇性的解讀與處理,最後限縮在以第三人消費的發票核銷者,作為認定有罪之依據;而那幾位不幸被起訴者,又都是素有清譽,並著有政績者,就在幾位特立獨行的「檢座」偏狹的邏輯演繹下,成為司法正義錯亂的代罪羔羊。

其實,包括現任特偵組檢察總長陳聰明先生、副總統當選人蕭萬長先生、前副總統連戰先生已經繫案偵查中就有兩百多人;而未來可能涉案被追訴的現任或已退休公務員也高達六千多人,如再把會計出納人員算入,那將倍於此數。果為一視同仁,不管是否成罪一一分案偵辦,而耗盡所有司法資源,那將是一場司法災難,國家的浩劫,也是另類白色恐怖的重演。 總統先生,難道我們還要坐視其漫延擴大,讓司法失衡不義之劍揮舞亂砍,繼續荼毒蒼生致「血流成河」(引用陳瑞仁檢察官警示的用語)?

每一思及您昔日患難與共的伙伴、戰友及貼身幕僚如呂副總統秀蓮、陳秘書長唐山、游前主席錫堃與總統府眾多被牽連的部屬等人,未來還要在司法程序中遭受無盡的羞辱,媒體無情的追擊,再回顧本人為救援蘇案親身體驗的酸楚與痛苦,那將是刻骨銘心的折磨。 總統先生,難道您對他們的遭遇完全無動於衷,而僅汲汲於政權移交,而忽視他們目前「楚囚相對」的困境嗎?

您在揭碑紀念儀式莊嚴的講詞中提到,長達38年的白色恐怖是統治者濫用公權力所造成的冤孽、禁錮及錯殺;而今天特別費的偵查審判也將是司法不當使用公權力所形成的另類白色恐怖。 總統先生,請不要提前繳械,在您移交下台之前,您仍擁有憲法所賦與您救苦救難的尚方寶劍-赦免權。如果您能夠站在全民總統的高度,以悲天憫人的胸懷,善加運用大赦的權力(附註:大赦的效力,尚未繫案者,不能再追訴;在偵查中者,應予停止為不起訴處分;審判中的案件應為免訴之判決;已經判決有罪確定者,其宣告歸於無效。)不僅可以避免一場司法浩劫,也可以為眾多無端受累的人解套,德澤普及藍綠,那將是一件急難救贖及消除共業朝野邁向和解共生劃時代的美事,也會留下令人懷思的德業義舉!

古人說:「大道如浮雲,隨風各消散」。面對潮起潮落,您將會忍辱負重,勇於承擔。但請回頭瞻顧一下,那些落難的故友袍澤正需要您伸出援手,千萬不要因憂讒畏譏而棄之不顧,留下千古憾事!耑此 奉陳 敬頌
大安
蘇友辰副理事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