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是我們的未來!

 
文/TOPS實習生 蔡欣迪
 
暖洋洋的陽光灑在竹屋地板上,木頭雕刻的風鈴緩緩的隨著風聲吟唱。坐在一間緬甸移工子女學校裡,一群孩子圍著我們帶去的照片細細低語,討論著照片上所看到的舊校舍。
 
今年初,這所學校才被泰國軍方勒令關閉,校舍遭到破壞,孩子們的住家也被摧毀。我們走到旁邊的學生宿舍,由竹片所搭蓋的茅草屋裡,孩子們正在用看起來已使用過多次的包裝紙,將餅乾包成禮物的模樣,原來是在為下個禮拜的節慶活動作準備。
 
中午,我們來到另一間規模稍大的移工子女學校,今天停課一天,原來是村裡正在舉辦婚禮,婚宴就在校舍裡展開,新郎熱情地招呼我們坐下用餐,一起分享新婚的喜悅。孩子們圍坐在電視機前,安靜地觀賞電視影片上播放的甲良族舞蹈,那是在緬甸「甲良邦(Karen State)」舉辦的慶典。這群小小年紀便隨著父母遷移到泰國邊境、甚至是在泰國出生的孩子,對於影帶中的活動大概是既親切又陌生吧。
 
這一天似乎是個輕鬆而溫馨的日子,然而稍早前,我們才在另外一間學校聽到一件悲劇。那是一座更靠近邊境的小學校,不到一個月前,幾個村人被對岸來的緬甸軍人殺害,校長告訴我們,他們的孩子在事情發生後便跟著親人搬走了,若是在村裡繼續居住,他們可能也會面臨安全上的問題。這樣的悲劇,從校長口中緩緩道出,平靜的話語之中,卻讓人深刻感受到他的無奈。
 
在大美索地區的眾多緬甸移工子女學校,孩子們的教育仍然受到許多威脅。簡陋的校舍裡,數十位孩童擠在同一間教室,老師們輪流至各個年級上課,旁邊班級自習的唸書聲,便成為上課的背景音樂。
 

▲緬甸移工家長們傾向讓孩子在農忙時在田裡幫忙,上學成了一個可有可無的選項。
移工子女學校裡學生的人數有著極大的起伏,尤其是位於較靠近邊境的地區,家長們傾向讓孩子在農忙時在田裡幫忙,上學成了一個可有可無的選項。學校也常因許多因素而處於不穩定的狀況,一間鎮上的移工子女幼稚園,常常因為交通接送問題而停課,有時是司機被抓,有時是車子損壞需要維修,曾有兩個禮拜內,學校只斷斷續續地開課四天。這樣看似滑稽又無奈的狀況,其實正反映出移工社區的狀況及經營學校的困境。而學校本身也常面臨各式物資的缺乏,甚至曾發生老師放著學生在教室自習,獨自跑去市場賣菜以換取幾支上課用的粉筆。文具物資的缺乏,最直接受害的便是孩子們的教育。
 
在泰國,緬甸人的生活其實是沒有任何保障,剛從對岸搬至美索不久的緬甸朋友問起我在泰國的生活如何,我回答這裡是個舒適的地方。朋友開玩笑的說:「對阿,因為你不會被警察抓。」這句玩笑話,其實離事實也很近,我們的會面總是必須在傍晚前結束,天黑之後,他們遇到臨檢的機會更大。
 

▲在資源缺乏的環境中,全班小朋友必須在同一張紙上描繪共同的故事。
相應於緬甸移工在泰國所遇到的各式困境,移工社區內的組織也形成了團結的力量。靠著在地社區中眾多的草根團體CBOs的努力,以及與國際組織NGOs合作或是其他個人、團體的支持之下,一點一滴地改善社區中的困境。我們曾在一間學校看到校長製作的學生成績單,根據月份、科目而設計,並用電腦文書處理印製。我們問校長如何製作,他說是到網咖店請店員根據他在紙上繪製的表格做成的。這樣的一份成績單,在我們的邏輯中,是習以為常至理所當然的事情,然而在資源不足、經驗有限的情況底下,這卻是跨出了一大步。
 
        任何的發展工作,從長遠的角度來看,都是要厚植草根,讓被服務者在未來,即使外來的支援撤走後,也能有獨立技能在肥沃的土壤上繼續耕耘。這群流移邊境、遠離家園的緬甸朋友,總是希望有一天能回到自己的土地,在自己的家園努力。外來組織從事發展工作的目的,便是要讓他們在回到家後,有能力播種、插秧,並將這樣技能傳遞給其他同胞。將目標稍微拉近一些思考,就算他們仍必須在異鄉打拼多年,也希望能夠以自己的力量改善現存的劣勢處境。
 

▲孩子們的快樂笑顏是所有父母親的希望所在。
        看著這群緬甸移民的生活,我常常因為他們的堅毅而驚訝及感動,充分感受到任何一粒小種子也有極大的可能性。移工學校裡充滿了孩子的笑顏,即使教室只是用竹子搭成、鋪著草蓆,一些學校沒有桌椅,一些學校沒有廁所,一些學校沒有乾淨的水源。雨季時,泥土地上泥濘難行,冬季時,冷風颼颼灌入。通常校長兼撞鐘,老師兼工友,總是撐的辛苦,他們還是努力在做。「孩子是我們的未來,教育永遠是好的。(Children are our future. Education is always good.)」他們是如此說的。
 
流離至美索的一位緬甸畫家,因為自己與同伴的熱忱,到移工子女小學帶領學生繪畫。在一所學校裡,畫家指著一個正在作畫的孩子告訴我這幅畫的故事:一位孩子在畫紙的左上角畫了一棵樹,不久之後,因為孩子父母在此地的工地工作結束,必須至別處找工作而帶著孩子離開學校。現在,這幅畫仍然在好朋友的手中繼續繪製著,述說著在邊境上緬甸移工的故事。畫家又告訴我,有一個孩子不論如何,都會在作品上畫上一幅緬甸地圖。我不知道孩子想要傳達什麼,我卻被他的畫鼓勵了。
 
在這裡,空氣流動的速度是緩慢而平和,安逸與困頓卻在相同的時空中一同出現。流離失所的緬甸朋友們,總是淺露微笑,靜靜地埋頭播種。
         有一天,希望的種子是否會發芽茁壯?我在他們眼中,看到的是無限的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