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四歲的蘇色該(Saw Hser Gay)一心向學,但緬甸政府軍焚燒了他的學校和村子,使得他們一家必須躲藏在叢林裡。然而,蘇色該求學的決心並未因此打擊而動搖。為了繼續讀書,在別無選擇的情況下,他必須離開父母到位於薩爾溫江(Salween River)岸邊緬甸境內的艾土塔(Ei Tu Hta)難民營。蘇色該表示這是個困難的決定。
「我想要完成中學教育並繼續在領袖學校(leadership school)進修,我想要唸法律與人權。」在艾土塔難民營,蘇色該談起了他的新生活。 蘇色該來自緬甸的東谷區(Taungoo district)的威羅村(Mwee Loh),他向「內幕季刊」(Inside News)透露去年*緬甸軍政府「國家和平暨發展委員會」(State Peace and Development Council, SPDC)軍隊攻擊威羅村的經過:士兵射殺村民、燒毀房舍、殘殺牲畜以及銷毀食物和農作物。
「政府軍只要看到村民,就不留活口,一個都不留!他們還射殺牲畜。沒有任何村民敢繼續留在村中,大家都分散逃難藏身於山丘和叢林中。」
那時蘇色該和父母走散了,一個禮拜之後才再度重逢。「我在叢林中奔跑躲藏,我找不到爸爸媽媽,我十分的害怕,擔心他們的安危。令人高興的是在叢林中躲了一個禮拜後,我終於見到了他們。」
蘇色該的學校被政府軍焚毀後,他的父母要他留在家裡幫忙農作,但是他想要繼續唸書,因此向父母徵求同意離開家裡到艾土塔難民營。
「因為學校沒有了,我的爸媽要我留在家裡幫忙。但是我告訴他們我還很年輕,我想要繼續求學,我要搬到一個有學校的村子在那邊唸書。我不想留在村子裡,被緬甸政府軍強迫勞役,作他們的挑夫。」幾經討論後,蘇色該的父母點頭了。他離開了故鄉,跟著他的叔叔和嬸嬸一起到了艾土塔難民營。「我很高興我可以繼續讀書。我在這裡遇到了一些老朋友,也認識了一些新朋友。」蘇色該如是說。
然而,蘇色該的求學險途並未就此結束。
他的叔叔和嬸嬸繼續逃往邊界另一邊泰國的美拉莫(Mae Ra Mo)難民營,留下蘇色該獨自一人在艾土塔。蘇色該自己蓋了一間小屋,並從難民營管理者那邊爭取到每月的食物配給。一心向學的蘇色該知道自己未來要走的路。
「當我擁有足夠的教育後,我要為緬甸人民服務。因為緬甸軍政府壓迫我的村民並迫使我的父母躲藏、生活在叢林,我將來想要往政治發展,我們必須想辦法阻止軍政府對人民的殘害。我想要幫助我的人民。」
譯註:「國家和平暨發展委員會」(State Peace and Development Council, SPDC)為緬甸軍政府的正式名稱,為緬甸最高政治權力機構。
(譯自”They can’t stop me learning…”Inside News Jan.-Mar. 2008 譯者:TOPS海外實習生 方智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