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年的元月11日為我國的司法節,由於在滿清時代我國與外國簽訂了許多「不平等條約」,直到民國32年1月11日,我國與美、英等國訂立「平等條約」,廢除治外法權,使我國司法權獲得完全獨立,所以就將這一天定為「司法節」,以紀念我國司法獨立的開始。每一年的司法節,司法院、法務部及各地法院均會展開各種慶祝活動,許多司法相關議題也會在此時被提出,如司法改革、司法獨立、司法人權…等等,雖然司法獨立審判早已於民國35年即列入《憲法》條文中,然經過數十年,隨著民智的開化及社會、經濟的進步,司法是否完全獨立及行使司法時對人權的保障是否周全,仍不時受到部分民眾之質疑;尤以去年(97年)一年中發生了許多社會上矚目的案件,更使得許多相關議題於媒體及社會上均討論得沸沸揚揚。是值聯合國發布《世界人權宣言》屆滿60週年之際,就我國對「司法人權」的保障及缺失,在慶祝今年司法節之虞,實值吾人加以探討及關注。
就司法程度對於人權的威脅,以相關人員行使公權力並使用強制手段的刑事程序,情形最為嚴重,無論是在警察調查、檢察官偵查、法官審判、監獄執行等程序,犯罪嫌疑人、被告或受刑人皆有可能受到不該有或不公平的待遇,此皆將直接侵蝕司法人權的核心價值(註一)。我國《憲法》於第8條第1項即明文規定對人身自由之保障,即「人民身體之自由應予保障。除現行犯之逮捕由法律另定外,非經司法或警察機關依法定程序,不得逮捕拘禁。非由法院依法定程序,不得審問處罰。非依法定程序之逮捕,拘禁,審問,處罰,得拒絕之。」,而《刑事訴訟法》第88條也規定:「現行犯,不問何人得逕行逮捕之。犯罪在實施中或實施後即時發覺者,為現行犯。有左列情形之一者,以現行犯論:一、被追呼為犯罪人者。二、因持有兇器、贓物或其他物件、或於身體、衣服等處露有犯罪痕跡,顯可疑為犯罪人者。」。故我國係以法律明文規定,除被追呼為犯罪人者或顯可疑為犯罪人者的現行犯外,任何人(包括執法人員)不得逕憑個人認定而逕行逮捕或拘禁,此為我國對人身自由的基本保障,故執法人員應嚴守此份際,不得隨意侵犯民眾的人身自由。茲舉去年(97年)11月間中國大陸海協會會長陳雲林來台時,抗議民眾包圍座車、聚眾圍城遊行乙事為例,有一大學生路過遊行現場,看到警民衝突,因好奇驅前觀看,未曾呼叫任何口號,也未有高舉任何旗幟、標語,卻遭警方誤認而誤抓,除立即帶到警局偵訊外,並以違反《刑法》第149條「在場助勢」為由移送台灣台北地檢署訊問。
按《警察職權行使法》第3條第1項規定:「警察行使職權,不得逾越所欲達成執行目的之必要限度,且應以對人民權益侵害最少之適當方法為之。」也就是規範了警察人員在行使職權時必須遵守「比例原則」,就可行及適當的方法中選擇對個人或公眾損害最小者,並不得逾越必要限度。針對上述事件,該名大學生既未被追呼為犯罪人,亦未持有兇器、贓物或其他物件、或於身體、衣服等處露有犯罪痕跡,警方竟可於未有任何證據下,將其視為「現行犯」,違法逮補移送,造成該名大學生手腳受傷,甚至於警局訊問要求有律師陪同時,警察竟回覆「請律師也沒用!」等語,以致該名被錯抓的大學生於未獲正當法律程序保障下做完筆錄,被剝奪「防禦權」,其後又得忍受漫長之偵訊過程及媒體之追問。這整起事件,充分突顯我國在強調人權法制社會的同時,雖有《警察職權行使法》明定警察人員行使強制行為的限制,但事實上警察人員於執法時仍有部分不合「比例原則」或是不依法律程序的事件存在。
而在2008台灣司法人權指標調查報告(註二)中,有將司法人權指標分為5大項探討,並整理出各項指標中值得稱許及需要改善的部分,值吾人參考:
1.警察調查階段
[1) 值得稱許部分:「警察人員於執行拘提、逮捕或搜索、扣押時,能出示相關令狀或者相關證件的程度。」。
[2) 顯需改進部分:本階段評分最差的是「警察人員於偵訊嫌犯時,沒有用強暴、脅迫[包括刑求)、利誘、詐欺等不正當方法逼供的程度。」。
2.檢察官偵查階段
[1) 值得稱許部分:「辯護人欲會見在押被告時,均能如願獲准會見或聽取參考意見的程度。」。
[2) 顯需改進部分:本階段評分最差的是「目前檢察官起訴裁量權的行使公正合理,並能符合刑事政策及刑事法規的程度。」。
3.法官審判階段:
[1) 值得稱許部分:「對於重要證人,法官能於審判時傳喚其到庭作證、接受詰問或聽取相關意見的程度。」。
[2) 顯需改進部分:本階段評分最低的是「目前法官受理案件均能迅速調查審理,不會拖延不判的程度。」。
4.監獄執行部份
[1) 值得稱許部分:「受刑人在監獄的通信、閱讀、寫作、持有物品及宗教信仰等自由,不會受到過分壓抑的程度。」。
[2) 顯需改進部分:「我國目前監獄行刑制度,有助於受刑人『再社會化』的程度。」。
5.被害人部分
[1) 值得稱許部分:「檢察官能重視被害人的陳述,並積極調查被害人要求調查的證人與證據的程度。」。
[2) 顯需改進部分:「警察人員能妥適保持犯罪現場,不致讓犯罪現場遭受過份破壞的程度。」。
從上述各項指標可大致了解一般民眾對於我國司法現況的認知及想法,而該調查報告亦針對司法人權的保障方面做出綜觀性的調查,就民國97年度司法人權的保障方面,有近3成3的民眾抱持正面評價(表示其人權保障程度「非常好」與「好」),但有4成左右的民眾抱持負面評價(表示其人權保障程度「非常不好」與「不好」)。而與民國96年度相較,有近2成6的民眾抱持正面評價(表示其人權保障程度「非常好」與「好」),但有4成8左右的民眾抱持負面評價(表示其人權保障程度「非常不好」與「不好」);顯見一般民眾對97年度司法人權的評價略有上升,但負面評價仍占多數。而97年的調查也顯示,29.2%的民眾表示比96年的司法人權有進步(含「進步很多」與「有進步」),比去年的信心度增加了9.4%,但有39.7%的民眾表示有退步(含「退步很多」與「有退步」),其中有高達26.40%的民眾表示「退步很多」,似乎呈現出兩極化的評價,值得注意(註三)。
在去年(97年)一整年當中,國內發生許多重大之司法案件,更有許多前任政府官員因涉嫌貪污案件而被逮捕、羈押,導致媒體終日圍繞這些司法案件為報導,民眾因而於不熟悉司法程序下對我國司法產生各種意見,而不時有「抗議司法不公」、「司法已死」等偏激性之詞語出現。事實上,檢察官與法官受有專業的法學教育,在行使法律程序時自應於尊重人民權利下依法行事,尊重人民權利,此無庸置疑。然對於往往是站在第一線與民眾直接接觸的警察人員,「比例原則」的拿捏往往容易失衡,尤其在大型活動有數萬民眾遊行的場合,要求警察百分之百的正確執法,實屬過苛也無可能;且警察常常都是聽命於上級長官,許多行動往往不是現場執法的警察可以決定的,體認到警方正確執法的困境,實不宜太過對其苛責(註四)。然警察人員在個人能力可控制之範圍內,仍應嚴守其職務行使之份際,將誤抓及誤辦之機率減到最低,否則只是一再侵害及踐踏人民的人權,徒增人民對政府的不信任感。
我國雖一再強調為崇尚民主法制及人權社會的國家,然實際上對於人權的保障上仍欠周延。於2008年總統改選後,新政府更誓言將全面檢討國內相關法令,徹底落實我國對國際人權憲章的承諾,使台灣成為人權保障的國際楷模(註五)。雖然在前總統陳水扁先生涉及貪污弊案被起訴後,不時有質疑司法的聲音出現,然各層之司法人員仍應謹守份際,依法行事,才能提升台灣的司法人權,使民眾相信司法、尊重司法,讓台灣不僅有民主的外貌,更具備人權的內涵,創造和諧及安祥的社會(本文作者均任職於永然聯合法律事務所)!
《註釋》
註一:引自社團法人中國人權協會研究報告,「2007台灣司法人權指標調查報告」,陳榮傳教授編撰。
註二:引自社團法人中國人權協會研究報告,「2008台灣司法人權指標調查報告」,陳榮傳教授編撰。
註三:同註二。
註四:參見蘇友辰律師撰,「對集會遊行暴力事件的處理-如何避免誤抓、誤辦及誤判的發生」乙文,載司法人權手冊 警察執法與人權保障篇,。
註五:引自「馬英九、蕭萬長人權政策」http://2008.ma19.net/policy4you/humanri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