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2月10日是聯合國人權宣言公布六十周年的紀念日,適值台灣第一次政黨輪替所選出的陳水扁總統,因涉及洗錢、貪污於11月11日被收押偵辦,中外矚目;而在12月12日起訴移審時獲得無保釋放後,又在歲末被重行羈押,其中曲折更迭更引起眾多人權議題的探討。如果人權宣言第5條所宣示的「任何人不得加以酷刑,或施以殘忍的、不人道的或侮辱性的待遇或刑罰」應為各國政府保障人身自由及維護人性尊嚴的重要原則規範,而對於侵害家庭安全及居家祕密隱私的公權力強制行為,亦應遵守人權宣言第12條所宣示「不得任意干涉」的原則,否則如恣意為之,亦應接受司法審查,對受害者尤應予以救濟補償。為此,特就我國司法機關所施的強制處分,略抒個人所見,資為紀念人權宣言走過一甲子的反省,以及本次研討會獻曝附驥尾之作。
最高法院檢察署特偵組為了廣掘及深挖扁家洗錢、貪污等項的罪証,在阿扁驚天動地羈押前後,迄今一共發動了史無前例規模龐大的九次搜索行動,並獲得了地院法官令狀的背書。如果未來起訴的事証,真如特偵組以前聯合記者會信誓旦旦所宣稱「辦出來」的結果,不但符合正當法律程序,而且不違背「比例原則」,那將是我國偵查司法史經典之作,可喜可賀。不過,「辦出來」不等於「辦成了」,萬一經過嚴格証明審判程序,無法經得起考驗,或成罪與手段不成比例,則九次天翻地覆的搜索將自始欠缺正當性與必要性,得不償失,屬於權力濫用的範圍,自應反躬自省設法補救。
猶記得,2008年9月間,聯電曹興誠先生為切身之痛,不惜花費巨資,在各大平面媒體刊登「法律的外衣,黑道的行徑」之聳人聽聞的廣告,震撼了社會及司法各界。由於不見受陳訴單位有所反應,於事隔半月之後,又以「經濟是一時的 法治是永遠的」為題,繼續刊登大幅補充陳訴廣告,具體指摘某地檢署所屬少數檢調人員三度行粗暴的搜索,無據的起訴,厚顏的纏訟,藉此摧毀個人,重傷企業,最後提出質問「而國家的制衡何在?」 面對此種嚴厲的指控,或許受陳訴的單位包括法務部、監察院、行政院、馬總統深知「苦民所苦」,已成立專案著手調查,但必需踐行一定公務程序才有結果出來,並非一蹴可即,曹先生似宜耐心等待。不過,為了避免最後淪為「依法辦理」官官相護的下場,個人累積39年從事司法檢察、審判、辯護及參與推動立法工作的經驗,提出下列標本兼治的獻策,以供各界深思籌謀的參考:
[一) 立法院應重新檢討刑事訴訟法第11章搜索相關規定,嚴訂法官核發令狀要件,包括搜索時間的限制,避免「流刺網型」的搜索;另依照同法第100條之一規定,增訂搜索須全程錄音、錄影,以保程序之公正。
[二) 案件已經起訴繫屬法院審理中,應禁止原承辦或實行公訴的檢察官另自行「任意偵查」[包括庭外詢問証人或被告),更不容許不經審理庭別立名目發動搜索,其違反正當法律程序取得的証據概以排除,以防範檢察官不按牌理出牌,展現權力的傲慢。
[三) 監察院既已開張恢復運作,在前屆新創的「人權保障委員會」機制下設-審查小組,專門針對二、三審無罪定讞的案件,如曾發動搜索而無所獲者,應追究申請發動者的責任[如有無登載不實或違法搜索等),被告與當時遭池魚之殃連帶被限制行動自由之第三人即成為不當或違法搜索之被害人,應修訂國家賠償法,容許請求國家賠償。
[四) 為避免礙於顏面或偏見,死纏賴打,折磨人民,浪費司法資源,立法院應重新考慮提案增訂刑事訴訟法第376條第2項規定「檢察官提起的公訴案件,經第一、二審判決無罪者,不得上訴於第三審法院」。此項由筆者發動委員提案的立法草案,上屆因故未能過關,至為可惜!
日本檢察官的徽章標記為「秋霜烈日」,它的制訂背景是,有一位公正檢察官曾經告誡辦案刑警說:「警察手中握有大權,就像一輪烈日一樣;如果不謹慎節制,就會傷害到像秋霜般脆弱的平民百姓。」筆者認為,打擊大奸巨惡的犯罪,維護社會治安,伸張公理正義,保障人權,檢察官不必手軟,但如何本於「毋枉毋縱」原則自我節制,妥善行使手中正義之劍,理應念茲在茲,否則因權力的「傲慢與偏見」或「邪惡的動機」而累及無辜,且不知反省認錯,如曹先生所言濫權追訴,引起人神共憤,那將有負廣大人民的殷殷期待與信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