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賴樹盛(TOPS駐泰領隊)
坐在Honda機車後座的我,除了老舊引擎正嘶吼著往土坡上奮力邁進,還有換檔時的金屬齒輪摩擦聲外,沒想到耳邊竟傳來許多台灣人都熟悉的中文老歌。「梅花梅花滿天下,越冷它越開花……。」
發音雖顯得怪腔怪調,唱來唱去也就只有這兩句,但前座騎車的老兄依舊扯開了喉嚨唱著曲調,同時奮力握緊機車手把,想讓車輛在顛簸路面上儘量保持平衡。沿途兩旁多是剛收成的大豆和旱稻田,顯得有些荒涼空曠的丘陵地形,迎面風吹來不禁讓人感到陣陣涼意。
騎著一輛沒有油表和碼表的機車,戴著遮陽墨鏡,嚼著傳統檳榔。這位混合著鄉土味和摩登感的男子,是來自緬甸的酷酷守(Ko Ko Zaw)。數年前來到了泰國,在田野裡自力辦起了緬甸貧童學校,讓跟隨父母在泰國務農的孩子有接受教育的機會。 此刻,我們正前往他所任教的緬甸孩童學校——綠水小學(Green Water School)。沿途上,總會遇見孩子們跟著父母在田野勞動的身影,或者待在小茅屋裡兩眼無神發呆著,缺乏大人們的照顧和學習環境的引領。當看到一位背著小嬰孩,另一手再牽著弟妹的大孩子時,酷酷守便將機車停下,向著孩子和家長大聲喊著:明天要來學校上課喔!!
抵達學校前,摩托車在路上又停下了好幾回。在泰緬,每年10—12月份為農作收成期間,正是田野裡最忙碌且最需要人手的時候,年紀大點的孩童都得跟著父母到田裡幫忙趕工,加上住家分散且距離學校路途遠,年紀尚小的孩子沒有人照顧或接送,造成孩童缺課情況仍相當普遍而令人心酸。
我和酷酷守認識已有兩年多時間了,儘管我們只能用一點點英語,加上一點點泰語、緬語,外加一點點華語,還得再加上比手畫腳,但大多時候則仍是雞同鴨講,有意思的是我們卻仍可以一起閒聊談天。
酷酷守除了組織起社區家長創辦了學校,更招募同樣來自緬甸的知識青年擔任教師,然而,由於家長們幾乎都是在田野務農的臨時工,不僅身無積蓄且生活條件非常困苦。因此,他更得擔負起尋求贊助資源的任務,用以整修小茅屋教室、孩童學習文具、孩童接送交通,以及教師服務津貼等。
記得初次訪視時,對於綠水小學雖然克難仍堅持辦學的努力,深深感動著自己的內心深處。之後,TOPS持續到訪該校,提供文具用品、補助校舍整修、協助孩童健康檢查、以及簡易遊樂設施等,得以開始見到更多孩子在校學習和嬉戲的臉上笑容。這也是當地社區和服務團隊共同努力的目標。
事實上,酷酷守仍相當年輕,平時喜愛搞笑,待人親切和善,家長和學童們都很喜愛這位辦學認真的老師。並且,他更擁有漫畫插圖的藝術天份,除了自己繪圖製作教案和海報,平時更幫忙許多團體畫出一幅幅生動的插圖,作為愛滋病防治或勞工權益促進的宣導工具,他簡單的筆觸,讓即使不識字的成人們也容易明瞭。
去年,酷酷守來到我們工作隊的辦公室拜訪,在談話間的他突然有些靦腆了起來,之後他才從隨身背包裡拿出一份小冊子,紙本看來已經有些時日而顯得破舊皺痕。當我們仔細閱讀後才發現,原來這是他自己用著A4紙和細簽字筆,花費了近半年時間所親手繪製的小繪本,內容有著豐富的漫畫插圖和手寫的緬文圖說。這本小冊子的封面寫著《教育的重要性》。
他說:「當我來到泰國後,發現有許多緬甸孩子隨著父母在田野裡工作。雖然他們來到了異鄉,卻不該連接受教育的機會都失去了。後來,我一直希望能用自己的力量,讓家長們瞭解教育對於下一代未來的重要性。」 接著,他才談起自己有個願望,想將這手繪的冊子影印送給社區家長和其他學校教師閱讀參考,希望能對於邊境的緬甸孩童教育有所幫助。聽著同事的翻譯解釋後,我們當下就決定要贊助影印數百份,讓更多人分享酷酷守令人感動的努力,並且用這份小文宣來鼓勵更多仍失學的孩童們,在家長和社區的共同支持下,能順利至學校裡讀書求學。
酷酷守此次的來訪,讓我們不僅更瞭解這位笑口常開的緬甸朋友,感動著泰緬邊境基層教育工作者即使面對困苦環境,仍堅持著對推動教育的堅持和對孩童未來的關懷,更敬佩著他們對於對於教育服務所充滿的熱忱和執著。 然而,無數泰國境內緬甸貧童的未來,不能僅僅依靠興辦學校提供學習機會。更需要外界進一步對於學童學力證明的提供、辦學品質的提升、緬甸勞工人權的保障、家庭經濟狀況的改善,以及兒童醫療權利保護等,持續協力合作以達成目標。
綠水小學裡頭,這群在田野裡生活成長的孩子們,雖然無法身穿嶄新制服和擁有精美文具,每日只能在鋁板竹牆搭乘的簡陋教室裡學習;雖然父母和孩童的辛勤勞動,仍無法換取來足夠的溫飽以及患病時的良好治療,但我們願意和酷酷守老師一起相信——教育能夠改變孩子們的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