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冠英偏激言論讓國內朝野展現難得共識,藍綠皆批其言行不當,要求新聞局處置。新聞局起初由於證據不足,只好先將郭冠英移送公懲會調查,而在其坦承「范蘭欽」身分後,立即以考績法重懲,將其免職。
馬總統除肯定新聞局懲處明快恰當外,也重話譴責郭冠英「言論偏激、歧視,身為公務員,言詞反覆、欺瞞長官,已有虧職守,確實不適任」,並強調任何人都應拿言論自由作為不當行為的保護傘,來挑動敏感的群族對立問題。
行政院長劉兆玄已責成內政部研擬「族群平等法」,他表示政府歧視所有偏激歧視種族的言論,我國已是多元社會,近年來更增加不少外來、弱勢族群,政府會致力於族群融合。
不過,各族群間難解的認同情緒與複雜的歷史背景,是透過立法規範即可消弭的嗎?最後恐落入徒具形式的窘境。欲訴求族群平等,化解認同衝突,唯有同理心了解彼此、尊重彼此差異,從教育扎根便是關鍵,教導下一代有著正確的人格與族群觀,而政治人物更需以身作則,這絕非法律強行規定可及的。
(資料來源:2009年3月25日中時)
蔡幸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