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前言:
勞動節的由來,起自於西元1884年10月7日,因美國工人感於每日工作時間過長,工作過於勞苦,想要改善待遇,於是發起「三八制」運動 ;就向僱主要求每日工作八小時、教育八小時、休息八小時。之後在芝加哥成立八小時協會,於西元1886年5月1日,舉行大罷工,參加示威運動者高達20萬人。雖不幸釀成流血慘案,然 「三八制」之運動,依然繼續發展。不久,美國資本家乃逐漸同意「三八制」之推行,之後英、法等國工人也先後為之響應。
西元1889年在法國巴黎召開第一次大會,我國也派代表參加, 那次大會通過「勞動法案」。並由於法國國際社會黨代表之提議,通過以每年五月一日為國際勞動紀念日。其後,每年五月一日,就成為勞動界「三八制」運動成功之紀念日,世稱「國際勞動節」,或「五一勞動節」,簡稱「勞動節」。我國之勞工運動,或稱五一運動,開始於民國8年,之後也用五月一日為「勞動節」。
二、金融海嘯對勞工權益的影響
近來受到全球性金融海嘯的衝擊,全球股、匯市連續重挫,金融機構產生流動性危機,信用市場幾近崩潰,部份仰賴高槓桿金融擴張的國家更瀕臨破產。在金融風暴的效應下,全球股市每日都在創造新低歷史,各國銀行倒閉的聲音此起彼落,廠商關廠裁員的消息也時有所聞,天天都有政府紓困新聞,全世界彷彿陷入永無止盡的夢魘。而一切的源頭都來自於由美國而起的金融海嘯,進而引發連鎖的金融事業倒閉風潮。此一連鎖事件衝擊之大,當然也波及到台灣(註一)。
受到金融海嘯的衝擊,我國近來紛紛傳出工廠倒閉、企業裁員的聲浪。主計處2009年2月26日公佈今[2009)年一月份失業率達5.31%,改寫歷年同月新高紀錄,「實際失業」人數高達57.8萬人,也是史上新高。在大環境不景氣的情況下,失業率實在難以回落,反而將持續增加。由於經濟不景氣、企業接不到訂單、導致國內勞工縮短工時、放無薪假,直接影響到薪資所得。主計處統計民國97年11月名目平均薪資年增率為負成長3.47%,已經連續四個月負成長;去年十一月名目經常性薪資較去年十月減少2.48%,等於平均每位受雇員工在短短一個月內薪水就縮水新台幣919元,創下近29年來同期最大跌幅。
「無薪假」就是一種變相減薪的方法,只是在《勞動基準法》上似乎產生灰色地帶,讓勞方無法有效爭取自己的權益。由於公司在薪資上已經無法給予當初的報酬,影響到很多人的工作意願與熱情。長久下來,將不僅影響企業聘請同數員工所應帶來的工作效能,也將間接影響到整個台灣的產業,另外在這次的經濟風暴中,另外一個創舉就是許多公司主動發函調查個別員工是否「同意減薪」;這樣的情況,也同樣大大打擊員工的工作士氣(註二)。
三、我國勞動人權的近期表現:
我國在民國97年的勞動人權的評估結果,從各項勞動人權指標的表現來看,表現為退步,總平均為2.91。整體而言,各項勞動人權指標,在法律規範層面,得到的評價平均而言是達到「普通」、甚至「普通傾向佳」的地步;但若換成是執行或落實層面的問題時,得到的是「普通傾向差」回答,這很清楚的指出,現階段台灣勞動人權的問題,主要出在執行層面,因此如何改善執行層面法律規章,使事業單位能依法落實,是主管機關需要特別努力之處。
其次,五大勞動人權指標項目上,仍持續是「結社自由、集體協商與爭議處理」,為這次受訪學者專家認為表現相對較差的勞動人權面向。相對而言,「弱勢勞工」的保障,在這次評估中持續去年的情況,獲得專家學者相對佳的評價,這個結果固然是對主管機關這些年來在弱勢勞工保護法制積極作為的肯定,然而同樣的挑戰是,弱勢勞工的法制規範面與執行實務面兩者間,落差相當大,這表示針對這些特定弱勢勞動族群的具體就業挑戰與困境,需要政府就執行實務面深入探究。
雖然「弱勢勞工」獲得較佳的肯定,但弱勢勞工族群中的「外籍勞工」與「身心障礙者」仍如去年一樣,被認為是弱勢勞工中的最弱勢者,在就業市場遭受的歧視仍不可忽視,這凸顯對於這兩類勞動族群的法制與執行面,都還有相當大改善的地方,例如這兩類較遭受就業歧視的勞動族群,如何改變外界對他們的成見與刻板印象;同時加強其就業能力或就業保護,還給這兩類弱勢勞工中的弱勢族群一個就業公道,讓台灣在勞動人權的表現上,能符合國際社會的水準,是目前勞工政策的當務之急。
至於「勞動條件與解僱保護」這項勞動人權指標,民國97年的退步或許與台灣近年來工作場所雇用關係正在瓦解有關,許多「非典型雇用型態」的盛行有關,因為此種雇用型態直接威脅到勞工的勞動條件,同時也讓弱勢勞工難以獲得相關法令的保障,勞政主管機關對此現象似亦缺乏積極作為,甚至政府部門在人力運用上也朝此方向,此種人力運用方式,是否真能帶來生產效率的提升,或人事成本的節省,行政服務品質的改善,在在都需要更多的檢視與評估,其中牽涉一些意識型態的迷思,也應嚴肅正視。
最後,「結社自由、集體協商與爭議處理」這項勞動人權指標,也仍持續是民國97年評價最不理想的項目。長期以來勞動三法引發的爭議一直不斷,如教師組織工會、工會幹部會務假、公用事業罷工的限制、爭議行為的限制、權利事項與調整事項的劃分、單一工會、強制入會及雇主不當勞動行為等等,這些爭議在在凸顯了勞動三法修訂的迫切性。事實上,企業對工會仍普遍懷有敵意,且社會對勞工集體行動仍舊缺乏基本認識與接受,以及政府對勞動三法之修訂態度仍嫌保守,因而勞方權利難以透過集體行動獲得提升,然而弔詭的是,勞動三法越是受到壓抑,勞資自治的目標就越是難以達成,政府介入就難以避免,勞方也就愈依賴政府的介入,這種惡性循環將妨礙勞資關係的健全發展。
西元1998年國際勞工組織所頒訂的四項國際核心勞動基準中,勞工團結權、協商權及爭議權等勞動三權,是居於核心基準的首位,由此可知其重要性。勞動三權是資本主義社會經濟體制下,勞方得以取得與資方對等談判協商力量的根本關鍵,也是勞資自治的前提要件,期待不久未來,行政及立法機關能在勞動三權上展現出積極的態度與作為,讓台灣勞資關係能有突破的進展與合理的發展(註三)。
四、結語:
綜上所述,美國的次貸風暴所引發的金融海嘯,已對台灣經濟產生明顯的衝擊,尤其更造成失業率攀升。造成高失業率的原因來自於企業面臨經營危機,為協助中小企業度過景氣寒冬,政府應有效落實企業紓困政策,對存在籌措財源問題的中小企業進行實質面的幫助,並協助企業轉型,對抗這波國際經濟不景氣。此外,有鑑於全球金融風暴的衝擊已由中小企業擴大至中大型企業,並可能進一步引發更加龐大的失業潮,政府應創造就業機會,降低當前攀升的失業率,並適時修正勞資法規,保障勞工權益,維護勞動人權。在金融海嘯期間,政府官員、全國公務員、國營企業等員工等應共體時艱,不應在此時還高喊加薪,及發高額年終獎金,才能得民心。政府應大有為的推動政策,降低這波金融海嘯所帶來的衝擊,挽救不斷攀升的失業率,保障勞工權益,正視勞動人權(本文作者均任職於永然聯合法律事務所)。

資料來源:
註一:摘自吳孟道所撰「當前金融危機對台灣經濟發展之影響與因應之道」,載自2008年11月12日,中央日報網路報。
註二:摘自劉明德所撰「金融海嘯之下的國家經濟戰略」,載自2009年3月3日,中央日報網路報。
註三:摘自劉梅君所撰「2008台灣勞工人權指標調查報告-評論人分析報告乙文」,中國人權協會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