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前總統水扁涉嫌貪污、洗錢案件偵審過程中,檢辯明暗過招,高潮迭起。特別是偵訊光碟的公開,掀起媒體競相登載,也引發人權議題的探討。最引人注目的是,中國時報大幅刊登中信金辜仲諒在特偵組偵訊的光碟錄音內容,並揭露偵訊筆錄去頭末為據實記載辜某描述「吳淑珍就是總統」的見聞,此種供証詞選擇性甚至扭曲性的處理,在司法實務上屢見不鮮,馬英九特別費及蘇建和強盜案件就是最明顯的案例。此涉及被告及証人供述證據能力之取捨問題,在法庭上已成為檢辯攻防的焦點。嚴格言之,更衍生公務員登載不實及偽造証據的刑責問題,不可等閒視之。

有鑒於檢警調辦案人員在偵訊筆錄會動手腳,徒憑已意制作足以坑害被告的供述證據,不但混淆事實,影響審判的公正,抑且有形成冤獄的事例。1997年12月19日立法院通過修正刑事訴訟法增訂第100條之1第1項規定:訊問被告應全程連續錄音,必要時,並應全程連續錄影;如筆錄內所載之被告之陳述與錄音或錄影之內容不符者,同條第2項規定其不符之部分不得作為證據,此對被告防禦權的行使與真實的發現,以及對辦案人員濫權違法的防範,確實發揮有效的釐清與嚇阻的效果。前轟動一時的陸正被綁架撕票案,法務部長王清峰前在監察員任內受理人民陳訴,於勘驗偵訊錄音帶時,赫然發現有被告苦苦哀求辦案人員不要再打的原音呈現,該案承辦刑警因觸犯妨害自由等罪已被判刑在案。

由於偵訊錄音或錄影的原音原影重現,足以還原檢、警、調偵訊的過程及手法,印証筆錄記載的真假,如將之揭露於報端,因案件起訴後卷證公開,雖無妨害秘密之問題,但因輿論的撻伐,讓辦案人員至為不堪,抑且有遭受追訴及懲戒的危險。故法務部為防微杜漸,維護檢警調整體形象,曾經引用日本、德國立法例,試圖在刑事訴訟法及律師法植入禁制條款,規定律師閱卷所得的筆錄及影音光碟不得作為「訴訟目的外」使用,否則將構成移送懲戒及刑責相加的事由。

由於禁制範圍、時段及效力較之日、德為嚴苛,不僅包括偵、審資料不得提供媒體報導,甚至連終局判決確定之後也不得提供學術研討或交付輿論公評,形成另類言論的箝制。在爆料文化充斥,以及檢警調人員違反偵查不公開原則操作之下,此將對被告正當防禦及辯護權之行使造成重大障礙,幾經律師、司改、人權團體的杯葛反對,最後在律師法修正研修會暫定規範為「不得作為不正當之使用」。未來正式立法是否更趨嚴格或放寬,值得觀察。

不過,訊問証人雖法無明文應全程錄音錄影的規定,但為保全証據及避免日後爭議,實務上亦比照訊問被告的程序辦理。但因涉及第三人的隱私,如有爭執宜先在訴訟法中要求在法庭公開勘驗確認,再透過媒體報導揭露,以免為保護被告而犧牲第三人的權益,而被指為「辯護權之濫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