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來數則與女性有關的新聞事件,引起社會大眾的關注及探討:a.某女性歌手和外遇男子偷情,被分居丈夫捉姦在床,鬧上警局;b.某對銀色夫妻,疑因丈夫外遇,妻子下定決心暫時分居;c.某女星與男士牽手被狗仔隊跟拍,導致九年婚姻以離婚收場;d.某女性立委傳介入副縣長婚姻,造成副縣長辭官下台;e.裁員潮影響家庭收入,女性求職人數增五成;f.中年婦女墮胎人數大幅上升;g.外籍配偶生育率下滑三成;h.「家務費」極有可能在立法院院會獲得通過;I.「育嬰假」規劃可領六個月六成薪水;j. 行政院主計處統計,全台離婚率從2004年的5.47%逐年上升,去年(2008)已高達6.63%,將近每100人就有7人離婚;k.今年國際婦女節,美國國務卿希拉蕊強調女性潛力無窮,但也喟嘆「全球至今還沒有一個國家真正做到兩性平權」;l.行政院長劉兆玄要求各機關,把促進婦女權益當作施政重點,並且融入每一個部會的施政觀念當中。雖然每則新聞均引人注目,但顯然社會焦點停留在名人八卦與緋聞之上,女性團體雖大聲疾呼台灣社會對女性權益的重視,卻在媒體五分鐘熱度的報導後,再度歸於平靜,似乎女性權益僅止於政府的施政方向與女性主義者的使命而已,與一般大眾無關,這塊長期似重還輕的領域,需要我們全體國人的持續關注與改善。

以上新聞的曝光,引發女性團體的重視,再度提出「通姦除罪化」等議題,但這依舊是社會禁忌,大部分民眾認知不足,在社會壓力下也不願表達看法。根據報載,台大法律系助理教授陳昭如表示:「抓姦還要有警察介入,是浪費國家資源的做法。事實上,婚姻是民事契約,如果沒有對方的同意而與他人發生性行為,最多是違背婚姻契約中的守貞約定,不應由國家運用刑罰來加以確保。」婦女新知基金會尤美女律師強調:「同樣是抓姦,男女大不同,男人被抓姦的定罪率非常低,女人被抓姦的比例不高,被判罪的比率卻很高。」結果造成男人外遇沒事,女性卻成為最大輸家,為保障女性不致成為犧牲品,修法確有其必要性,但社會的觀念如果不先重新調整,修法將遙遙無期。

此外,女性團體認為民法「裁判離婚」的條件不易達成,使婦女求助無門,民法1052條第一項規定:1)重婚者。2)與人通姦者。3)夫妻之一方受他方不堪同居之虐待者。4)夫妻之一方對於他方之直系尊親屬為虐待,或受他方之直系尊親屬之虐待,致不堪為共同生活者。5)夫妻之一方以惡意遺棄他方在繼續狀態者。6)夫妻之一方意圖殺害他方者。7)有不治之惡疾者。8)有重大不治之精神病者。9)生死不明已逾三年者。10)被處三年以上徒刑或因犯不名譽之罪被處徒刑者。第二項概括性原因:有前項以外之「重大事由」,難以維持婚姻者,夫妻之一方得請求離婚。但若該重大事由是自己造成的,就無法以此請求離婚。近年根據第一項而離婚者情形漸少,「重大事由」已成為判決離婚最主要的理由,卻須視法官裁定何謂「重大事由」的自由心證而定。如此規範已不能滿足時代需求,有許多狀況是無法符合這些條件或是法官的認知,造成怨偶難以離異,很可能導致更大悲劇的發生,而往往最大受害者都是女性。

台灣女性的地位與權利,雖然近年已有相當多的進步與提升,兩性平權(性別平等)也已廣為社會所知曉,但不可否認,實際上仍有許多議題應被社會重新檢驗與修正;近來金融風暴造成的經濟不景氣,亦造成女性地位的下滑,中年婦女墮胎與女性大量投身勞務市場都是明證,只怕短期之內不會好轉,甚至越來越嚴重,女性權益將越來越低落。兩性平權的宣導,不能只是口號,更不能只是針對女性,男性更需要被教育,兩性問題往往出在男性,偏偏男性通常不願意接觸兩性平權的教育,硬要男性接受,反而引起兩性的對立與衝突,確實困難。我們一方面必須自幼即開始教育全體民眾兩性平權的觀念,一方面應全面推動「賦權」意識,「賦權」(empowerment)或稱為「增強權能」是現代最新的觀點,以正向積極的態度,釐清服務對象的無力感,增加其自我認知,助其主動創造自己的能量,超越環境的困難。目前距離女性與男性平起平坐的理想仍有很大的落差,不可能單靠少數團體或個人代為爭取權益,勢必要女性能充分認知自我是有權力為自己創造能量與地位的個體,自信而尊嚴的為自己爭取適當權益,不能再等待「他人的善意」與「社會的同情」,否則就永遠達不到兩性平權的目標與理想。

現任美國總統歐巴馬的白宮經濟委員會主席桑默斯,曾於2006年擔任哈佛大學校長任內,發表有歧視婦女的失言,引發軒然大波,導致黯然下台;想到同樣兩年多前,身為「總統府國策顧問」的某男性公然宣稱:「穿裙子的人不能擔任三軍統帥」的荒謬言論,在社會上只引起小小議論,台灣公眾人物及大眾傳媒,經常有類似歧視女性的言論或舉動,卻往往都是船過水無痕,沒有引起深刻檢討與反應,台灣女性的包容與自制能力實在令人不可思議,看來兩性平權還有很長的路要走下去,各個團體與個人只有持續努力不懈,直到有一天再也沒有類似新聞出現才是功成身退之日。查重傳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