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國偏遠鄉村發展計畫
甲良族青年的自信——彭Pong

 
文/賴樹盛(TOPS駐泰領隊)  圖/吳逸驊
 

 

 
「從小學一年級開始,我就住在學校宿舍裡頭了。國中也住校,高中也住校,一直到現在24歲了,還是住在學生宿舍裡,過著團體生活。」接受獎助計畫的TOPS實習生——彭(Pong),緩緩地說著,有如這是最自然不過的事情了。
 
彭是位來自山區部落的泰籍甲良族青年,個性溫文,笑容迷人,對於新鮮有趣的事物總充滿著好奇,以及對於美好未來的憧憬。其實,彭的想望和台灣許多青年並沒有太大差別,即便生命際遇如此截然不同。
 
聽彭說起,因為村落中沒有學校,從七歲起便得寄宿鄰鄉小學宿舍裡,開始了他將近15年的宿舍團體生涯。年幼的他早早離家,和父母家人聚少離多,小小年紀必須學會照顧好自己的本領,雖說這是泰緬邊境許多山區孩童的共同成長經歷,但聽來仍不免心中感到一份酸楚。

 
 
四年前,彭申請了TOPS獎助計畫,順利成為工作隊實習生,食宿起居都在用竹片搭建的學生宿舍。平時,至工作隊辦公室協助處理事務,並且隨同工作人員前往偏遠山區或緬甸社區,學習服務計畫的推展事務。周末時間,則在美索鎮上的社區大學,修習兩年制社區發展工作的課程。
 
 
雖然彭自幼便得遠赴百公里外的省城就學,但是相對於村落中其他失學孩童和四處打零工青年,他仍算是幸運些的。部落中生活困頓的情景幾乎成為了常態;彭的父母雖然不識泰文,也從未曾上過學,只能依靠雨季時期在山坡上種植旱稻,以及採集野菜以填飽肚子,但仍希望彭能去讀書,不用再過吃不飽的苦日子。
 
「在村落裡的父母,常得走上數公里山路才能找到一塊適合種植的山坡地,雖然種植大片的旱稻,但始終比不上水稻的豐收產量。陡峭的山坡,登上爬下地種苗除草,更是勞累無比的辛勤。」彭訴說起在山上的生活。甚至,泰國政府以林地保護的法律條款,嚴格地限制了甲良族傳統焚耕輪作的生活型態,卻始終未能針對山地部族給予適當的協助。
 
在求學過程中,彭是學校裡少數的甲良族學生,而深峻的臉孔,帶著濃厚口音的泰語,讓他很容易地被區分為其他同學口中的--山地人。「無論是日常相處或課堂報告,總會被同學們嘲笑我的泰語說不標準,當時我常會感到自卑。希望別人不要發現我是甲良族人。」彭回憶起在中學時期的窘境。
 
來到了城鎮裡的生活,讓彭產生了物質的慾望。他坦承自己也曾羨慕起,泰族同學們使用著炫麗手機,甚至有父母購買給子女的摩登機車等,希望自己有朝一日也能努力賺錢,擁有現代化的便利,享受的生活。
 
因此,彭希望能夠再繼續升學,找到一份穩定的工作,幫助家人,也開創自己的人生。經過申請通過審核,他來到了TOPS的獎助宿舍,和其他相同來自山區村落的甲良青年,分工種菜煮食,一起溫習課業。

▲彭透過參與TOPS在地服務方案,逐漸體會厚植社區能量的意義。
 
 
 
 
TOPS獎助計畫雖然提供了免費的食宿,以及就學費用的補助,但是日常生活仍得依靠自己的力量,學習彼此照顧。課餘之外,皆安排有技藝學習、團體分享、生活討論的活動,以及參與協助甲良村落傳統節慶和公共事務等。
 
 
 
彭兩年多來在TOPS工作隊辦公室裡實習,在其他同樣也為甲良族的資深同仁引領下,逐步提升自己的電腦文書技能和外語能力。同時,透過參與TOPS教育服務計畫的推展,協助教師培訓研習活動和社區發展方案等,逐漸體會厚植社區能量的意義。
 
尤其,當彭隨著工作隊督導前往山區部落,看到了各村落困境的同時,也看到了村長、教師、TOPS夥伴們為了改善困境的努力。一群同樣身為甲良族的人們,在學習新知、運用新技術的同時,更要傳承族群的文化和意涵,為了維護群族的尊嚴,並創立族群的未來。即便這條道路依舊坎坷遙遠,但始終是眾人努力的方向。
 
2008年底,彭隨著TOPS工作團隊一同前往馬來西亞進行參訪學習之旅。第一次搭飛機出國的經驗,讓他在行前興奮地難以入眠。而在吉隆坡的研習課程中,他看到許多來自不同國家和族群的人們,願意用著對等的方式,彼此學習和交流,讓他的視野也因而更為開闊。

藉由參與TOPS教育服務計畫,彭逐漸累積起如何引領活動進行的經驗。
 
藉由多次參與TOPS舉辦師資訓練研習營,彭逐漸累積起如何引領活動進行的經驗,並學習如何設計在地文化教案、幼兒發展遊戲、多元教學方法等活動,最可貴的是建立起作為一個教育工作者和族群發展者的自信。
 
「來到TOPS實習後,我願意主動穿上甲良傳統服飾,戴著甲良編織背包,有機會便學習更多知識,提升自己的技能。我不知道,將來我是否真的能夠為部落做些什麼事情?但我知道,我永遠願意為山區部落付出自己的一份心力。」彭以充滿信心的話語,這麼說著。
 
 
「現在,我能夠堅定地對別人說出,我是甲良族人,我來自山林裡的甲良部落。這不再讓我感到自卑,不再覺得自己比人家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