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Generator: eWebEditor */
p.MsoNormal, li.MsoNormal, div.MsoNormal {margin:0cm;margin-bottom:.0001pt;font-size:12.0pt;font-family:”Calibri”,”sans-serif”;}
.MsoChpDefault {font-size:10.0pt;}
div.Section1 {page:Section1;}

泰國偏遠鄉村發展計畫
 
Mor Tee Ta與Mor Kor Kee部落小學初訪

文‧圖/白宜君(TOPS駐泰專員)
 

年底將近,令人期待的聖誕連假,是許多在外地工作的山區遊子,好不容易能返家的短促時光。最後一個工作天結束,美索辦公室同事紛紛告辭,喜悅之情溢於言表,準備返鄉去。賴樹盛領隊Sam則安排三天的行程,拜訪「踏松陽」縣(Tha Song Yang)的部落小學。
 

▲Nook和小女兒,要回外婆家啦。
踏松陽,是距離美索鎮外約四小時車程的山地縣城,兩間小學Mor Tee Ta和Mor Kor Kee中,各有TOPS所贊助聘請的兩位老師。泰國工作隊同事Nook的故鄉正位於踏松陽,只是自從懷孕後就不曾回家,這一趟隨著工作人員視察學校,也是剛滿五個月大,珠圓玉潤的小孫女要與眾親朋好友見面的第一次。
 
沿著公路駛出美索,高高低低的起伏山路綿延不休,「已經進入山區啦?」在四輪傳動車裡被拋上拋下,我不自覺的脫口而出,「我們不會叫這個是山路」,微揚嘴角,Sam露出一抹「你等一下就會知道」的意味深長。
毫無預警的,車子突地猛轉陡上,進入一道窄小崎嶇的黃土路,隨之顛簸、熄火、急停、急彎,公務車跳躍在怪石嶙峋的快板節奏上;而滿目黃沙撲天蓋地而來,灑下一身風沙浴,即令坐在車內,也難逃灰頭土臉。有意思的是,小嬰兒不哭不鬧的在睡覺,Sam好端端的卻直擔心會暈車;而我一向自恃勇健,反倒忍不住胃酸,嘔了一次又一次…
抵達村落時,天色已大暗。由於山區通訊不易,回家這一趟,Nook的親人事前一無所知,乍見愛女,紛紛奔相走告,驚喜,又難掩開心。爸爸升起灶火,好友穿梭家中,小水壺擱上橘紅的炭火,敬客一口驅寒的熱水;女眷端出了盤盤山菜、弟弟則跑去叫醒已經熟睡的鄰居,帶回一瓶婆婆自釀的米酒。席木板而坐,山區的低溫陣陣襲來,但吉他和弦、歌曲唱和,暖和的營火與炙心的烈酒,夜色更深而人心更近,醉在滿室溫馨,人人悠然入夢。
 
隔日一早,一位老師隨行我們拜訪位於山巔的Mor Tee Ta小學,校區師生已大部分返家過節,但我們巧遇一位留守的老先生。他說,他是從緬甸過來的克倫軍人,來到山區已經好幾十年,就落地生根在這片山林娶妻成家、教育下一代的克倫孩子。在竹子搭建的簡陋校舍,他即興彈奏一段禮讚歌曲,滄桑撒啞的嗓音既是祝福的吟唱,又難掩閱盡無常的離合悲歡。   

▲山谷Mor Kor Kee小學,粉紅彩繪的牆壁。
有粉紅色牆壁的Mor Kor Kee小學位於山谷,牆上美麗的塗鴉,是年前台灣的志工團跟TOPS一起完成的作品。一個纖瘦的赤腳小男孩獨自留在宿舍裡,Sam很溫柔的與他用泰語聊天,可以想見老師教得很好啊,孩子的泰語很流利。可是,「為什麼不回家過節呢?」Sam問小男孩。「因為學校只放假三天,天亮從學校走,天黑才會到」,男孩也想家,但是家在遠遠的山頭外。
 
拜訪學校後,馬上要接著趕一天的山路回美索。克倫人總是靦靦話不多,但親人匆匆的返家,更匆匆的離去,祖父沈默地緊抱小孫女,誰都捨不得。交通不易,下一個相見的日子繼期待,又難以期待。而Nook的弟弟因為要到曼谷找工作,也將隨車離家,這片山林裡,又多一個久久才能夠回家一趟的孩子,讓父母牽掛思念了。
 

▲部落資源缺乏,麵粉袋都拿來製作成課椅。
這裡,是泰國公民世代居住的家園,卻不管是接受教育或是傳遞知識都不容易。可是即使沒有足夠的經費與人力投入,從求學,到辦學,都沒有人願意放棄。麵粉袋製作的課椅、綠意盎然的矮小菜棚,教室簡樸,而明亮几淨;黑板上寫著知識,牆上貼滿了教材、美術作品、與小裝飾。即使營養不足,孩子也待客有禮,不曾失去溫善的本質與求知的慾望,村落內的清貧人家樂於分享,總要確定客人都吃飽了,才願意上桌…這是他們日常的溫情。
 
 
 
薄暮中,天色暗下來,車疾路難。在快要伸手不見五指的山景裡,美索還在很遠的地方,而千頭萬緒在腦海裡奔馳。離家返家的迢迢路程,如何兼顧天倫與生活?什麼是富足,什麼是體貼,什麼是面對生活難關的堅毅與承擔? 「TOPS,有種!」,同行的實習生突然冒出這麼一句話。這句話並不大聲,卻讓我驚醒。這聲讚賞既是榮譽的桂冠,也必須要回歸到誠懇踏實的用心;對困難的現況只有堅持下去,才會離美好又近一些,即使我們不會知道,晨曦何時能劃破黑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