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楊曼芬針對死刑議題,於99年5月6日中國時報a2版發表「靈魂的禁錮更可怕」一文,指法務部執行四死囚槍決引發正反兩面的議論,接著又有死刑犯嗆法官只求一死的消息傳出,似乎無盡等待死刑的絕望煎熬,比加諸身體執行死刑更為殘忍。

文中指出,西方文明國家從中古世紀的酷刑逐漸演變至今日99國家暨區域廢除死刑,經過了幾百年的漫長歲月,決定生死的問題,又豈是我們現在三言兩語就可說清的?

在對身體施加的酷刑逐漸消失的過程中,決定犯行的人成為法官、陪審團、監獄看守、精神醫師、牧師、心理學家、教育學家等等,而方式偏向更少的殘忍、痛苦,卻有更多的仁愛、尊重,以及更多的「人道」執行,進入被懲罰者的心靈、思想、意志和欲求。

但是,相較於肉體的結束,沒有明天的絕望等待成了心靈的長期禁錮,比執行死刑更為殘忍,在猶豫是否簽署執行死刑判決的同時,看似帶了仁慈寬憫,其實正以權力來控制了死刑犯的身體和心智。

(資料來源:2010年5月6日中時)蔡幸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