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李永然(律師/中華人權協會理事長)
近來陸續發生政府徵用私人土地造成部份民怨事件,引發國人對於土地徵收的關注。如苗栗縣政府為竹南科學園區用地的徵收,請來怪手直接開入竹南大埔農田,將成熟稻穗連根挖起,透過電視畫面的傳送,引起社會各界爭議;其他諸如苗栗後龍、台中后里以及彰化二林相思寮等中科第三及第四期用地的徵收,也因為大埔事件影響,受到社會各界人士更為鉅細靡遺的檢視。
土地徵收是國家為公共需要或公共用途之目的,基於公權力之作用,強制取得私人土地,給予補償,而消滅其所有權,另支配使用。由於土地徵收嚴重剝奪人民在《憲法》中所保障之財產權及工作權,因此,一般先進民主國家皆不隨意啟動,若因國家發展與民眾利益衝突而必須啟動,則一定要符合非常嚴謹的前提要件,包括了須有法律之依據、須基於公益上的目的、須符合比例原則及必要性、須為最後不得已之手段,以及須給予合理補償等重要要件,而且是缺一不可。以上處理原則的要旨,便是要在不違反人權,以及不違背民主方式的前提下,在國家公利與私人權益之間,能有個合情合理的圓滿解決。
近期的土地徵收事件,最被提出來討論的地方,便是政府進行土地徵收的「必要性」。根據審計部報告指出,至民國98年底為止,全台各地科學園區的可設廠土地還有323公頃閒置;而工業局開發之工業區則有1608公頃土地尚待租售;另根據經濟部統計,目前苗栗縣內的竹科銅鑼園區,也還有274公頃的土地尚未開發。即使如此,台灣各地卻還是不斷進行土地徵收。土地徵收是否過於浮濫?頗值得政府相關部門進一步檢討。
此外,隨著全球高度工商業發展,可用耕地越來越少,糧食供應越趨緊縮,政府應該建立一套長遠的農業及糧食政策;在提高糧食自給率的前提之下,保護特定的「農業區」,做為健康的糧食生產來源,不應偏重工業建設而犧牲農地。我們建議,爾後政府核定重大公共建設,必須是在找不到其他適用土地的情況下,不得已才去徵收農地,且必須通過「環評」,認定不會對環境造成汙染,才能釋出開發。
中華民族受到傳統思想薰陶,向來安土重遷,斯土斯有財的觀念早已根深蒂固;尤其對於世代依賴著土地生存的農民而言,他們熱愛每天腳踏的土地,因為土地孕育了他們,是他們世代生活存續的根本,對於被強行與土地分開的農民,其生存方式將面臨極大威脅;再加上台灣地狹人稠的特性,優質的農業耕地更是需要亟力保護。希望政府能夠基於對人民財產、工作權利的尊重,以及對於農業用地的維護,在未來的土地徵收工作上,能夠更為謹慎,在工業與農業,以及經濟與環保之間,取得更為平衡的和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