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民黨立委潘維剛日前提案制定「宗教法」草案,除明確定義宗教團體,並將宗教捐獻與勸募納入管理外,更明定宗教人士偽造文書或詐欺、性侵者,將加重其刑二分之一,必要時可解散其宗教。此案已通過連署,將留待此會期內政委員會審議。
潘維剛表示,1929年制定公布的「監督寺廟條例」,僅以寺廟作為監督對象,與現實脫節,且立法精神顯然違反宗教平等及信仰宗教自由。而早在1980年代初期,政府便說要制定宗教法,但迄今近卅年,新興宗教團體不斷出現,但宗教法卻仍在只聞樓梯響階段。
近來有宗教團體及法界人士反映,不少打著宗教名義,實際上以怪力亂神之說混淆視聽,進行詐財、販售藥品、甚至騙色,反讓正統的宗教汙名化。她強調「宗教法草案能兼顧政教分離及信仰自由,符合民主憲政基本原則,且引領宗教團體正常發展」。
不過,熟悉宗教界的佛教學者卻不以為然,認為有心人一定還是會鑽法律漏洞,民智不開,訂再多法也沒用。
佛光大學佛教學院院長慧開法師說,立委想以宗教法界定宗教,但光學術界,宗教如何定義就有幾百種,法律恐難輕易規定。認為宗教問題極複雜,法律能規範的有限,多年前宋七力案,法官後來以「信者恆信、不信者恆不信」,判宋七力無罪,即是宗教難管的例子。他強調應設宗教法,但政府不能以為有宗教法就能解決問題,最關鍵應是做好教育。
(資料來源:2011年2月14日聯合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