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年54歲的台灣人周玉龍,在福建莆田監獄關押了5年8個月,回憶起那段歲月,他控訴獄方給予受刑人非人待遇,同時對台灣政府、海基會從未給予任何協助,頗有微詞。
他表示,目前約有千餘名台籍囚犯在大陸遭監禁,其中莆田約有3百多位,很多人都希望能返台服刑,「在台灣你的刑期多長是非常明確的,但在對岸則是完全不知道何時能出來」,且假釋標準是以平常的勞動表現做評比,評比高的才有假釋機會。
至於當初遭公安逮捕的原因,周玉龍說,因為經濟有困難,他選擇幫人顧船,沒想到該船隻是進行人口偷渡的不法行為,讓他與另外4名聘僱人員遭到公安逮捕。他說,「在接受司法審判時,不論你說什麼,對方永遠是寫他自己的」,就這樣被判了7年徒刑,直到去年底才出獄。
周玉龍在服刑期間,只能與船老闆聘請的委任律師接觸,同時也是他與家人溝通的橋樑,家人曾前去探望他一次,但根本沒見到面。莆田監獄三餐都都只有一菜一湯,若要加菜,就要自掏腰包買罐頭,起初有拿到家人委託律師交付的2千元人民幣,但後來一毛也拿不到,周玉龍為此責怪妻子,因此離婚,後來才知道,家人寄去的錢,都被獄方沒收了。
(資料來源:2011年2月21日聯合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