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Generator: eWebEditor */
p.MsoNormal, li.MsoNormal, div.MsoNormal {margin:0cm;margin-bottom:.0001pt;font-size:12.0pt;font-family:”Times New Roman”;}
div.Section1 {page:Section1;}

/* Generator: eWebEditor */
p.MsoNormal, li.MsoNormal, div.MsoNormal {margin:0cm;margin-bottom:.0001pt;font-size:12.0pt;font-family:”Times New Roman”;}
div.Section1 {page:Section1;}

/* Generator: eWebEditor */
p.MsoNormal, li.MsoNormal, div.MsoNormal {margin:0cm;margin-bottom:.0001pt;font-size:12.0pt;font-family:”Times New Roman”;}
div.Section1 {page:Section1;}

文‧圖/李榮源(TOPS駐泰領隊)

 
 山區甲良部落的破曉,讓我想起了台東的大武部落,
清晨時刻總是瀰漫著霧氣…飄散著炊煙裊裊……
 
泰緬邊境深山裡的朝陽初探而寒意仍未散去,驅著我圍在柴火堆邊烤火取暖,克倫(Karen)人家正忙著為我們準備早飯,我的意識仍因昨夜村長與村民們自釀的小米酒(克倫人稱此為Happy Water)而陶醉著,本就酒力甚差的我在盛情的酒過數巡後,不知是如何地回到枕邊,然後遁入夢鄉。
 
用過早飯,謝過村人,趨車前往Mae Song Noi部落小學,這所部落小學位於美索(Mae Sot)北方的「踏松楊(Tha Song Yang)」縣,旅途雖不至於風塵僕僕,但也少不了該有的沙塵飛揚。這樣的一趟路,總讓人有種快要昏厥之感,縱使不會暈車的我,頓時間也開始有些天玄地轉,一路上都在努力著自我調整其中的不平衡與暈眩。
 
長達三個多小時的車程抵達了目的地Mae Song Noi部落小學,群山圍繞中的小盆地,就像是個有護城牆的村落,學童人數不足五十的部落小學,由兩位克倫青年擔任部落教師,一句彼此的問候「哇拉給(早安)」,接著是克倫孩童三三兩兩走過,禮貌性地用泰語問候著。
 
村長得知我們到來,特地跑來學校招呼我們,村長的盛情讓我很不好意思,畢竟我們每次的計畫訪視總是不希望驚動太多人。學校老師引領著孩子們排隊升旗,孩子們扯開喉嚨大聲地唱著泰國國歌,還不時地回頭打量我這個外來客,好奇著如你如我,同他們一般,我也對著學校內的一切四處張望。校園中成排我叫不出名字的植物,山坡上正抽著新芽的梯田,還有抽著水煙袋徒步走過的克倫長者們,一切都是那麼地寧靜自然、與世無爭。
 
   ▲ 群山圍繞的Mae Song Noi部落小學,就像是個有護城牆的村落。
 
飄雨的校園顯得迷霧濛濛,伴著孩子們此起彼落的朗讀聲,我走下新整修好的階梯,坐在學校空蕩蕩的鞦韆上,孩子們的讀書聲仍輕輕地在校園裡頭迴盪著,還有隨著風飄散而來溼潤的泥土味。泰緬邊境偏遠部落山區,基礎教育的路程走來如此艱辛,在部落居民的共同努力之下,這所部落小學創立後仍在緩緩地進步著,猶如孩子們一筆一劃地在練習本上緩慢地前進著。十二年了,部落小學成立之初就入學的孩子,現在也已經中等畢業或已成家立業了,就像村民說的:「好快呢!我的孩子畢業之後,去了外地求學,現在已經在工作了。」
 
或許在求學與離家之間,總有些令人難以抉擇,那就是處在離與散之中,嘗試著追求更美好的未來,無論是對自己、對部落,還是對關心著自己的家人與朋友們;對於這樣的情懷,我很是感同身受,也希冀著教育的種子撒下,看著發芽、茁壯,然後收成孕育出接續的力量。唯有親身經歷才知道箇中滋味,知道得來不易、知道必須珍惜,這是教育的最基本目的,不是嗎?還是教育只是要培育高知識份子,但卻忘記了初衷與原本的自己?或許不是忘記,而是迷失了,迷失在「現代與傳統」之間的拉扯,就像當我們仍是青少年的時候,也曾經徬徨過究竟該遵從什麼樣的價值觀。
 
部落小學廚房飄出陣陣的飯菜香,相信孩子們同我一樣,肚子開始咕嚕咕嚕叫了,起身聞香而去,見著部落教師和村民家長忙碌地攪拌著大鍋內的食物,我禮貌性地問聲好後便湊上前去觀看,今日料理「辣咖哩豬肉湯」,通常孩子們都是捧著白飯淋上這樣的湯汁當作午餐;或許看在外人的眼裡,這樣的食物營養不甚均衡,但偏遠山區的食物來源及種類,相較於平地而言向來短缺,如此的菜色已稱得上是難得的美食了,外加色、香、味一應俱全,令在旁觀看的我也忍不住食指大動;TOPS會視各校與季節的狀況,酌量補助各個部落小學食材與米糧,或許TOPS能做的不是那麼足夠,但外來協助加上部落自助,才是我們期待部落小學發展的方向。
 
   ▲ 在資源缺乏的泰緬邊境,所有食物都彌足珍貴。
 
克倫孩子們帶領著我走向學校後方的山坡,說是要看什麼東西來著,我自恃輕盈的腳步仍然跟不上孩子們的草上飛,原來孩子們要秀給我看的是,老師和學生們一同耕種的菜園,我只認得出空心菜,看著孩子們如數家珍地一一唸著對我來說完全不知名的野菜,對於「自然」我似乎顯得相當陌生,我不禁要向這些小老師們致上最敬禮。
 
望著孩子們輕盈的腳步,讓我想起早些年在柬埔寨那段和孩子們在田埂上行走的情景,還記得自己心裡對孩子們的承諾,時經多年仍沒有機會再次回到那塊土地,輾轉而至來到了泰緬邊境,當我面對偏遠山區的克倫部落小學卻有著同樣的心情,於是,我想起了第一年去柬埔寨的時候,當地同事阿詹(Ajan)跟我說:「二十年了,我看著偏遠地區正式教育體系(Formal education)與非正式教育體系(Non-formal education)的發展,一路走來,仍是如此艱辛!」我能體會,當TOPS走過更多的村莊與部落,雖然能做的不多,但該做的還是要繼續下去。每一步都有讓人辛酸的理由,那是沒有身在其中的人所無法體會的,這就是教育,一場需要長時間資源投入的戰鬥。
   ▲ 克倫部落孩子們在崎嶇山路中仍然健步如飛。
 
除了TOPS的資源進入、來自曼谷某大學的學生志工團,也協助Mae Song Noi部落小學整建原有的校舍與建築,大學生帶著孩子們共同進行創意彩繪與教室佈置,見著外來的大哥哥大姊姊,也讓孩子們格外地興奮,總是睜大著澄澈的雙眼注意觀察著,深怕漏掉任何重要的細節,當然這是絕對不能和上課相提並論的。
 
我不禁想著,泰國偏遠山區克倫部落,以及柬埔寨的遼闊農村,雖然面臨不同的生存方式,但是卻同樣窘困的,在此地、在彼地,相互呼應著。無論如何,需要大夥盡上你我幾分微薄的力量,共同協助他們從貧困中站起。
 
部落小學,居高但不孤寂,因為教育紮根的工作,除了有部落村民們的支持,還有TOPS與眾多善心大眾,也都將與你們同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