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政院版本的《原住民族自治法》草案引起諸多討論,但最大爭議點在於,原住民族未來若真能成立自治區,對於土地和財政、政治自決的權限並不符合族人期待。也有人認為,當前提出的自治法並非真的自治,只不過是為了換取選票和政績的一種口號。

在自治下的民族教育自治權部分,政院版本建議原住民族教育自治可先行試辦。不過到目前為止,討論以原住民為主體的教育自治較少、政治權力爭議較多,焦點還是擺在「未來自治後,權力如何劃分」。對於以原物民族為主體思考的教育制度是否可以在《原住民族自治法》之前先行開始,學者有不同看法。

師大地理系副教授汪明輝認為,原住民的孩子「像是從小學開始就留學」。因為從國小開始進入教育體系中,所學習的都是以漢人為主體思考的知識;即使目前有原住民專班成立,但課程內容也是教授主流社會所需要的科目,那對於「成為一個原住民」沒有幫助。他也反問,為何家長會期待孩子好好念書、考上好大學、考取公職?「這都是主流社會的價值觀,原住民家長也是在這樣的環境下成長、受教育,當然也期待孩子走這樣的路。」汪明輝認為,原住民社會一再複製這種思考,只是不斷地被殖民,無法真正覺醒。

汪明輝說,若要有民族教育,得先培育原住民師資,建立一套原住民體系的教育制度;這並不能獨立於「自治政策」之外單獨進行。

政大民族系副教授王雅萍認為,民族教育或許可以先行試辦,脫離政治紛爭,讓學生享有「以部落為出發點」的教育,不見得非得要等政治上的水到渠成。她舉都蘭部落的例子,部落中有母語自覺的人比例較高時,就會創造全母語環境,下一代會自然地開始學習語言。

王雅萍認為,目前政治焦點都放在自治的權力與資源如何被分配,但自治之後的各種實質事項如何落實,討論卻不多。「如何用生活化的角度思考自治?自治到底要做什麼?可以做什麼?」

但王雅萍也說,目前推動民族學校的困難度仍然很高,例如長榮百合國小想要聘用部落耆老擔任教師卻難以實行、原住民族有教育法卻等同虛設,都是問題所在。
資料來源:2011/04/20 臺灣立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