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Generator: eWebEditor */
p.MsoNormal, li.MsoNormal, div.MsoNormal {margin:0cm;margin-bottom:.0001pt;font-size:12.0pt;font-family:”Times New Roman”;}
div.Section1 {page:Section1;}

/* Generator: eWebEditor */
p.MsoNormal, li.MsoNormal, div.MsoNormal {margin:0cm;margin-bottom:.0001pt;font-size:12.0pt;font-family:”Times New Roman”;}
div.Section1 {page:Section1;}

江國慶血淚悲劇陰暗的角落
-蘇友辰-
江國慶因被刑求逼供而被錯判冤殺,已經由包括特偵組檢察官組成的專案小組調查確認屬實(被起訴被告許榮洲是否即為真兇另當別論)。雖然涉嫌刑求逼供的軍方辦案人員所涉及相關刑責被認定追訴時效已經超過,而倖獲不起訴處分引起很大的適法爭議,但江國慶的清白無辜應無可置疑(公道部分,國家應速謀補救賠償)。
當國人關注及輿論批判的焦點集中在冤案形成的單一原因之上,以及包括時任空軍作戰司令陳肇敏處置不當應否担負共犯結構刑責問題之探討時,令人震撼是,法務部法醫研究所長李俊億教授就在日前由其主導規劃召開的「2011年亞太國際法醫病理暨鑑識研討會」上,面對包括美國、新加坡、菲律賓、智利、大陸、香港、台灣等各國法醫鑑識界的學者專家及眾多與會者面前,公開針對江國慶被錯判冤殺案件鄭重宣示說:「今天(25日)是台灣法醫鑑識界最黑暗的一天!」
這是國內首屈一指法醫鑑識單位龍頭最具良心與深刻反省的由衷之言。如同與會李昌鈺博士特別叮嚀在場法醫鑑識界朋友要能本於專業與良心勇於認錯,以免悲劇繼續重演,可以說是振聾發聵,有如暮鼓晨鐘。
究竟江國慶錯判冤殺的形成與當時相關的法醫鑑識工作有何關聯?在此筆者必須嚴肅指出,該案負責解剖鑑定的國防部法醫中心的成員有國內知名的方中民、蕭開平、李偉華法醫師大老,以及負責現場血跡重建的台北市警察局鑑識中心謝松善主任,很明顯的他們結論均對江國慶不利,而且法醫解剖謝女血淋淋的錄影帶還被辦案人員拿來展示,逼迫江國慶觀看,以為脅制取供,可說是無所不用其極。特別是,謝松善主任的鑑識更明確指出「由血跡型態重建情形,印証嫌犯(指江國慶)自白與表演殺害女童的過程與姿態的真實性…」等情,等於為江國慶被屈打成招的不實自白作了補強,而且此項重大鑑識經驗,謝主任還在警察《日新》季刊* 發表專文自我標榜當作成功的案例典範。不特如此,他在蘇建和案為法醫研究所另件鑑定報告的交互詰問程序,還拿來引用作為其具有專業能力的証明。筆者很担心,如果不是江國慶冤案的揭發,這種為不實自白背書的公職專家,在最高法院不願面對真相的駝鳥心態籠罩之下(否定台灣高等法院認定蘇案有刑求逼供),是否還會讓江國慶的悲劇再繼續上演更悲慘的下集?
值得一提的是,台灣司法界最知名且令人敬重的檢察官張熙懷先生,在研討會担任主講人,他以《從冤假錯案談鑑定地圖》為題,發表在朝法律人獨特另類的論文報告,而且特別介紹黑人羅伯特.麥克蘭登其人,他因強姦罪被判終身監禁,服刑17年後被平反照雪。可敬的是,他在獄中創作了《哈囉 真相》的詩歌,其中一段云:「哈囉,真相/他們跟你和証據玩捉迷藏/但你被謊言和欺騙包圍/難怪找你的路那麼漫長。」聞之令人動容。張檢察官在最後結論提出沉重的呼籲:回顧過往,刑求逼供為冤假錯案的「肇因」;莫讓未來,鑑定的違失為冤假錯案的「源頭」,尤發人深省,也不可或忘!
   衷心期望,江國慶血淚交織的悲劇不會再重演,吾等更不能忽視那陰暗的角落正在繼續釀造的罪惡。
(本文刊登於2011/05/30自由時報 A15自由廣場 )
* 參閱謝松善,由案例探討當事人蒞庭及交互詰問制度 刑案現場勘察應有之認知與作為,2004年8月,頁76:「…本案由案發現場蒐證所得與重建結果,如衛生紙上的精液檢驗結果,可連結證明嫌犯之犯行,並由血跡型態重建情形,印證嫌犯自白與表演殺害女童的過程與姿勢之真實性。此外,由傷痕的檢視與屍體的解剖結果,依據法醫專業的解釋說明,釐清家屬對作案兇器與女童傷口不符及案發時間與自白時間不符之疑慮,更加強了江嫌有罪之心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