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Generator: eWebEditor */
p.MsoNormal, li.MsoNormal, div.MsoNormal {margin:0cm;margin-bottom:.0001pt;font-size:12.0pt;font-family:”Times New Roman”;}
div.Section1 {page:Section1;}

侵害全民健康權的課罰與補救
 
◎溫啟仁(中華人權協會撰述委員)
 
DEHP、DINP等塑化劑毒化食品及健康食品事件愈演愈烈,受污染產品的品項每日劇增,已使民眾籠罩在長期攝入含塑化劑飲食品後可能導致危害健康的憂慮與恐懼中。我們不禁要問,此事件單純是黑心業者罔顧同胞健康、以具毒性但價廉的塑化劑取代起雲劑中脂肪酸成分以賺取不法利益,或者是國人的健康權,長期以來受到主管機關及立法機關的漠視或失職而遭犧牲?
健康權是一種人權的觀念,濫觴於世界衛生組織WHO的組織憲章中所宣示:「不分族群、宗教、政治意見、經濟或社會條件,享受最高標準的健康是基本人權之一」的明文。嗣後,國際間人權公約,亦陸續將健康權概念列入其中。諸如,《世界人權宣言》第廿五條明定「人人有權享受為維持其本人、家屬健康及福利所需的生活水準,包括食物、衣著、住房、醫療及必要的社會服務」;另在兩年前已內國法化的兩公約之一、《經濟社會文化權利國際公約》中第十二條第一項,明確宣示:「締約國確認人人有權享受可能達到最高標準之身體及精神健康」。我國憲法雖未明列健康權為基本權利之一,但健康權的概念不難自憲法第十五條所保障的「生存權」中獲得延伸,或由第廿二條關於概括性基本權利保障中推衍而出。由此可知,無論是國際公約或我國憲法,健康權的位階應處基本人權之層級。
在肯認健康權乃無庸置疑的基本人權後,緊接的課題是政府循此應有積極的作為義務,藉以保障人民的健康權。自塑化劑事件發生至今,所有行政、立法機關所提出的檢討聲浪與「千面條款」的修法雛議,不啻為彌補對健康權保障的不足與疏漏而採行亡羊補牢的舉措。回顧現行法令,諸如,在《食品衛生管理法》中,對於違法添加有毒物質於食品中的業者,僅處以六萬元以上三十萬元以下罰緩,相對於業者所獲暴利,恐不具嚇阻或懲罰效果;而添加毒物後如有致危害人體健康者,法定刑度及併科罰金額度是否具有怯阻效果,不無疑問。此外,對於食品技師配置制度是否週全;複方食品添加物如起雲劑等不需報備登錄配方作法是否妥適;《毒性化學物質管理法》中對於DEHP的毒物分類類別是否適宜;《刑法》公共危險罪罪章中的第一九一條,其構成要件中僅處罰故意製造、販賣或意圖販賣而陳列妨害衛生之飲食物品者,未列入半成品或原料等行為客體是否屬立法疏漏等議題,在在都因此次塑化劑事件而被動性聚焦,成為健康權權利體現的檢驗清單。
塑化劑事件不僅重創台灣國際形象,先前大力向國際推銷的MIT話題,如今看來反成諷刺。另一方面,此事件更重創人民對政府應保障健康權的信任感。即便事件尚未止歇,你我都不免擔憂,下回不知何時,還有哪種毒性物質會在某飲食品中被揭露。誠然,對健康權直接侵害者是黑心不法業者,並非政府,是法令再嚴峻、主管機關再厲行管理措施也無法杜絕違法或犯罪,但相信透過此次塑化劑事件的反省,能喚起政府對國人健康權的重視,並透過將來法令的修正,確保食品安全制度面的完備,增加潛在不法投機業者試法的風險及違法的成本,進而選擇捨棄黑心的動念。此外,在相關法令健全妥適後,食品安全衛生主管機關應落實對業者及產品的管理,在業者違法之始,即能立時發覺以防免災害的延續與擴大。
於此,筆者建議衛生署能突破萬難,在全民健保醫療給付項下,另設免費毒害健康檢查,對超過一定危險標準值者給予免費治療,這或許是政府失職之後亡羊補牢福國利民應有的積極作為。
 
(本文作者畢業於台灣大學生化科技系及微生物與生化學研究所(原農業化學系、研究所),現職為中華人權協會論述委員、執業律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