勞工階級在職場上最關心的幾件事,除了能不能加薪、年終有多少,也包括每年的冬天時,過年假期可以放幾天。放假時間如何安排、幾號返鄉車潮最多,或者哪天高速公路不收費,都是新聞報導的話題;幾乎所有媒體也都會安排「過年去哪玩」這樣的報導讓觀眾參考。

但是,如果放假天數太少,不少人都會選擇乾脆別出遠門,甚至不回老家過年了。返鄉一趟舟車勞頓,回來之後立刻要上班,完全沒有過年的感覺。但心中難免遺憾,不能和親朋好友團聚在一起。

近來花東的阿美族部落陸續展開年祭,有官方版的聯合豐年祭,也有各部落自行舉辦的正式傳統祭典。原住民各族年祭相當於漢族的過年,在傳統意義上,都是歡慶豐收的節日,需要族人共同參與,尤其是年輕的世代,必須要在祭典過程中學習許多事情,這是文化傳承的重要場合。

民國100年初時,行政院按照紀念日及節日實施辦法施行原住民族歲時祭儀放假日,各族可以按照所選時節放假一天,雇主不得扣薪。若雇主藉故扣薪水或要求補假,原住民勞工可向各地勞工局申訴,雇主會遭罰款。

阿美族守護聯盟高潞˙以用說,不少部落的做法都是彈性調整祭典時間,讓放假選在周五,配合周六、日,才能有足夠的時間舉辦連續3天的祭典。但3天的時間只夠辦個很濃縮的祭典:「族人找朋友一起回部落,有種回去玩的感覺,不能算是真正參加,也沒有真正在文化中學習。」

高潞˙以用說,阿美族男性在祭典中的要承擔的事務很繁重,尤其是在年齡階層裡較年輕的幾級,要幫忙準備祭典所需,還要負起教導年紀最小階層的責任,從捕魚訓練到採集知識,還要通知其他部落祭典時間,這些都是男性的工作,不能交給長輩,也不能由女性代勞。如果沒有充足的時間讓原住民過年,文化無法真正傳承。

東華大學民社所學生施宇凌認為,原住民族歲時祭儀放假日有象徵性意義,但實質幫助不大,因為只有一天假期,放假時間實在太短。

從日曆上來看,中秋、清明、過年,台灣的假日就是單一文化、單一族群獨大的表現。關於「原住民的過年沒有放年假、也不是國定假日」這件事,她說,主流社會可能有不少人會想到,原住民的年祭就像是漢人過年的意思,但很少人會去聯想為何漢人的年假才是國定假日。

至於「原住民族日」,施宇凌說,這個日子知道的人也不多;許多原住民族人都說,雖然有此紀念日,但該日並無放假、政府也無慶祝反省,「原住民沒因此過得比較好。」

紀錄片導演馬躍˙比吼認為,歲時祭儀放假日,是在考驗看族人敢不敢跟老闆請假。有良心的私人企業也許願意讓員工請假不扣薪水,但會不會施加無形壓力,這對於許多家計較為困難的族人來說,是個玩不起的賭局。既然要尊重多元文族群與發展多元文化,本來就該讓各族都有機會過自己的年,不是讓各族都去過漢人的年。

馬躍˙比吼也表示,政府所辦的聯合豐年祭都是用公帑所買來的多元文化,若政策支持,應修法讓各族有充分時間準備自己的過年文化,如此所呈現的才會是真正精彩的多元社會。
(資料來源:2011/08/10 台灣立報)